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地母仁厚


□ 石舒清


旱海

这就是西海固。
多么像一个大海!
波涛汹涌,恶浪滚滚。
在这澎湃不已咆哮无休的海的世界里,一切似乎都是动荡不宁的,同时又有着一种恒久而又深广的寂寞。
在汹涌中寂寞自守,于寂寞中汹涌不已。
我的家乡,干脆就旱地惊雷那样崩出一个名字来:海原。
海原海原,海的原处,海的源头,原来的海。
然而只有到过这里的人,才会觉到这名字是何等的名实不副。
这是世界上最缺水的海了。
生活在这里的许多人,一生没有见过船是什么样子。
早就有人写文章称这里为“旱海”了,并且说“旱海无鱼”。
旱海里自然是没有鱼的。
岂止无鱼,纵目所及,这么辽阔而又动情的一片土地,竟连一棵树也不能看见。
有的只是这样只生绝望不生草木的光秃秃的群山,有的只是这样的一片旱海。
海而至于旱,几乎和火上浇油是同一意思,这名字使人焦焚,令人不安。
初到西海固的人,都会觉到一种强烈的不适应,似乎一时间自己身上的水分少了,自己像一片肥沃的土地转为瘠贫那样,突然间薄瘦了,枯干了,这体验有时候会让人觉到心悸,而且脸上的皮肤也干干的紧紧的,撒了胡椒面似的不舒服。有些惯见了绿色的人,会觉得西海固的土色太直倔太刺眼,简直是蜇得他眼睛痛。曾有过一个摄制组到西海固来拍电影,刚来的时候一个个还细皮嫩肉的,还气宇轩昂地优越着,不过一周,脸上就变了颜色了。那个美男子似的高个子导演一直用一块黑布遮了面部,只露出眯得很细的眼睛来。但是两个月下来,到走的时候,他们一个个灰头土脸,显得比西海固人还西海固人了,简直像是一伙落难的人。
我当时还在县委宣传部,受命陪同摄制组做一些协调联络工作,于是有幸听到两个女人的议论,一个说,有四五万元在这里就可以过一份好日子了。另一个却发狠一般说,莫说四万,就是一年白送她四十万,让她来这里生活,她也不来的。还说,她的什么什么化妆品已决定不用了,干脆就不用化妆品了,这样的地方,化妆个什么呀,回去了再重整山河,从头收拾吧。
这闲话我1997年听入耳里,直到现在还没出息地记着,似乎一旦听到,就不能再忘记了。
说来命运似乎真的对这块土地有着什么成见,一直施行着一种近于戏弄和惩戒的手段。苍天野土,自然,这里的人还是靠天吃饭的,但老百姓把种子播入土地里的一刻,心就悬了起来,有时候真是滴水贵如油,种子已经满怀着指望各就各位,埋入了土里,但却断了某种音信似的,不见一滴雨下来,种子就这样成批成批地死在了土里;有时候倒是破土出来了,一星星嫩芽,婴儿的手掌那样向了天宇张开......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