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报刊两戒


□ 赵鑫珊

  近日翻阅报刊,看到两种现象,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一是征文限订户。现在征文的报刊不少,而征文又大多有奖,这倒无可厚非。但不少征文启事中都限制随寄本刊某期之“征文标记”,否则无效。征文的目的,不外是繁荣写作,选拔优秀作品,发现优秀作者。既然如此,应征面应该是越大越好,作者与作品越多越好。我颇怀疑征文限订户之举是否有意将此作为推销报刊的手段,很象买新鲜西红柿得搭你一捆老韭菜一样。
  二是投书赞本刊。有些报刊登载的“读者来信”,内容几乎全是对“贵刊”的捧场,不约而同地大都有“是我们的良师益友”这样的话。这些来信大都又无实际内容,有的虽列举了例子,细读原文,也甚平庸,有的乃至连错别字与错句还保留在上面,远不象“来信”中吹得那样天花乱坠。我颇怀疑刊发这些“来信”的目的只在自壮声威,以事招徕。这与有的报刊在编后话中所说的“本刊自创刊以来,深受广大读者欢迎,已成为大家的良师益友”之类的话相映成趣。读后令人面热心跳,鸡栗布体。
  补白
  王同策
  一位进行哲学思考的伟大物理学家
  玻尔的传记和著作读后
  
  在物理学史上,我觉得大致有两类物理学家:平面型和立体型。比如伦琴、斯塔克和拉比就属于平面型。三人都是诺贝尔奖金获得者,伦琴的杰出贡献是发现X射线;斯塔克因发现隧道射线中多普勒效应和电场中谱线分裂而饮誉物理界;拉比因对原子核研究作出了贡献而获奖。尽管如此,他们仍然属于平面型,因为他们的气质和胸襟仅仅是就物理现象论及物理现象。而立体型则不然,这类物理学家以自然界的整个框架为念;他们的研究旨在发现自然界的隐蔽结构和基本作用,并尽可能地通过观察、实验和数学方法把它们归结为几条普遍的法则。在他们的心目中,物理学就其真正的意义上说是自然哲学。所以,他们的气质和抱负在于对物理世界进行哲学思考,并把这种思考最后推广到人类活动的其他方面,从而发生更大影响。爱因斯坦、玻尔和海森伯即属于立体型。对于文化界的一般读者来说,立体型的物理学家比平面型的自然要亲近得多,可爱得多,且更富有启发性。在我的心目中,爱因斯坦、玻尔和海森伯是物理领域的贝多芬、舒伯特和舒曼。在过去多年来“左”的思潮的压抑下,玻尔的生平和著作于我还是一大安慰。记得一九五九年寒假,当我在北大物理大楼图书馆读到玻尔的传略和他在一九二二年接受诺贝尔奖金时所发表的讲演《原子的结构》(The Atructureofthe Atom),我的内心顿时便充满了一种我先前从未体验过的生命之光、力和热。在笔记本上我曾引用了两句古诗来表述我当时的读后感:
  
  “何以慰吾怀?赖古多此贤。”
  
  近日读到美国R.穆耳撰写的传记《尼尔斯·玻尔》的中译本,这两句古诗又萦绕在我脑际。我觉得,立体型物理学家的生平和著作,对于我们来说,具有永恒的魅力,因为它们总是能在人生的每个阶段提出新的问题。玻尔认为:“解答是死的,问题却是活的,否则,哲学就不会有这么持久的生命力了。”(第14页)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