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桃花的念想


□ 张法德

  在那个晴和的春日,我又见到我所喜爱的桃花,心里依然没来由地燃起一片喜悦。
  时逢春分初至,窗外春意便愈发显得浓郁了。春风醉软之处,莺飞草长,雨丝片片,连每一串裸绿的柳芽儿,都仿佛含着一嘴的灵秀与馨香。于是,心绪便热络起来,想着去亲近我们久违的村野自然。也正在这时,荆门市文联党组书记、作家罗安梅先生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下乡采风的机会。
  我们来到一处野色灵秀、意境幽然的山乡屈家岭,寻访了被称为我国三大古文化遗址之一的屈家岭新石器文化遗址,亲眼目睹了我们祖先在草创人类文明时所留下来的一首首“遗作”。在历经五千年一无颓变的古老的青木荡河畔,我们聆听到有关我们祖先首创农耕文化的故事。我们在由一片群岭组成的梅花鹿驯养基地中,与拥有一千余只梅花鹿的庞大鹿群有过一次亲密的接触。夜晚,更是难得在一声声原始而稚嫩的鹿鸣声中,甜思蜜想直至酣然入梦。而最令人心旂摇荡的是,我们在屈家岭万亩黄桃基地见到了那大片大片迎春怒放的桃花。
  荆门屈家岭是江汉平原上一处兀自凸起的群岭,群岭四周是一望无垠的平坦的田野,田野上覆盖着一层稠密的油茶花与紫云英。而桃花林绚烂的色彩,正好从岭上缓缓流动而来,似朝霞,似红裳,似融岩,似火焰,迎着阳光望去,委实令人欣喜若狂而又头晕目眩。此时此刻,你会感受到我国西域边陲大草原的那般空旷与雄浑,且又能真实地体味到我国江南早春的这般灵秀与柔美。间或,你甚至会隐隐约约察觉到,一种纯美而圣洁的音乐,如水一般在你周身流淌。
  一条曲折起伏的小路上,渐渐汇集了一股熙熙攘攘的赏花人流。在春风吹拂与光波闪灼之间,我们已拾级于岭上。这时的桃花,才真正呈现出她的天生丽质,并以那少女般袅娜的体态展露在我们的面前。
  恰是这湛蓝的天空,碧绿的山坡,株株桃树更显得舒展翩翩,风情万种。在那茁实而温润的枝条上,缀满了一捧一捧色泽不一的花朵与花蕾。粉红的,深红的,淡紫的,疏疏密密,蓬蓬絮絮,如云似烟,生动且又香软。被花的波浪所掩藏的,反倒是那些姗姗来迟的绿叶芽儿。那叶芽儿躲在花的姐妹们的裙裾之间,不时暴露出那少男般的生涩与腼腆。在一群蜜蜂的挑逗与牵引下,人们不时把目光久久落在某一个花枝上不忍挪动,似乎在贪婪地吸吮这花瓣的柔润,花房的宁馨与花枝的香酥。
  四野是这般的宁静,春光是这般的温煦。我不禁想起了杜甫的那首《江上独步寻花》:“黄师塔前江水东,春光懒困倚微风;桃花一簇开无主,可爱深红间浅红”。何等美好的意境,何等深情的叹喟!不同的是,眼下桃花也再不会寂寞了,因为她的美好,可能谁都想成为她的主人。说起来,好像国人大都偏爱桃花。四海之内,古往今来,种桃、护桃、喜桃、赏桃、赞桃、恋桃,这似乎已成为国人的一种特有。由此,我想到一个简单而又费解的命题:人们为何这般偏爱桃花呢?
  思来想去,心底忽然跳出一个不爽的字眼:好色。若不是好色,为何总把艳遇比作桃花运?桃花不仅暗示了艳遇,而且还常常是与美人凑成一对加以联想的,如“目如星斗、面若桃花”、“人面桃花相映红”之类。至于男女之间偷情,更是被冠之以“桃色新闻”了。然而,我很快否定了上述结论。其理由之一,即男人爱桃,似可作如此推断,而女人爱桃,这一推断便不可成立。国人好色,非特指女色之色,应是对某一美的色彩与形态的喜爱吧?
  一阵暗忖,我心底里又跳出一个字眼:风雅。一个人有了优越的生活环境,有了闲钱与闲心,就难免去附庸一下风雅。企业家附庸风雅,可以一掷千金,来捧捧某位节目主持人或者歌星。社会名流附庸风雅,到演播厅去当评委,发奖杯,机会还是有的。政治家附庸风雅,可以作点诗,题题词;地方长官附庸风雅,可以弄弄墨,写点字。而一般的有闲阶层附庸风雅,到野外走走,赏赏桃花,拍拍风景,那也是个很不错的主意,这样人家会觉得你肚子里还有些墨水。至少,说你懂得生活了。然而,这个结论又被我自己否定了。中国的文人雅士和有闲阶层喜爱的东西可多了,诸如梅兰竹菊、花鸟鱼虫之类,岂止桃花一种?再说,种桃树的人,往往都是些日求一饱的老百姓呀?
  接下来,我又找出一些人们偏爱桃花的理由。诸如祈寿:惯常家里挂的那些老寿星,脚下就堆放着一大堆寿桃。天上的神仙开party,最正式的还数蟠桃宴。诸如避邪:人们每逢过年,“总把新桃换旧符”,以桃为符,是认定桃木可以镇压邪气。旧时县官老爷手中惊堂木也正是桃木做的。然而,最终思去想来,仍觉得上述说法均过于牵强。
  一任地胡思乱想,我不觉回忆起了童年的一些往事。
  我的老家是洪湖北边的一个小镇。那时的集镇,与乡村并没多大区别,粮食紧张之年,镇上人还在房前屋后种上一些南瓜。记得那瓜藤上开满了黄灿灿、粉扑扑的大花朵儿,花朵上歇满了我儿时的宠物:蜻蜓。捉弄蜻蜓和虐待蚂蚱,已成为我儿时的一大快事。而沿河望去,则可望见几株临水而生的桃花。每当桃花盛开之时,河水便涌现一片惨红。我和儿时的伙伴们赤着脚站在桃树下,趁着春汛钓过许多鳊鱼。过了几天,桃花开始谢了,一阵清风吹过来,纷纷落英顺着我们的脚边伤心地向河里飘去,就像女子投江一般。那时节,我们不懂得什么叫美,但懂得吃。耐心地等待吧,花谢了,正说明离偷吃桃子的日子已经不远了。小时候家里买不起水果,桃子是我最上乘的美食。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