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祥云密布


□ 村里秀蓉

  村里秀蓉 女,生于彝良角奎镇乡下,现在政府部门工作。
  
  那年我考进梦寐以求的中等专业学校,到了遥远的楚雄,一进学校大门就有老乡(同学)来接我,他们好象早就在等我的到来,那种热情犹如迎接久别的朋友,使我受宠若惊,特别是有一位男同学后来一直对我都很关照,到现在为止,他是我一生中纯洁的友谊最深的异性朋友。
  在学校安顿下来后,我首先想到的是到离学校不远的35028部队去看表哥和张哥,我们都是一个生产队的,从小一起长大。在他乡遇亲人,心里说不出的高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在这时一个叫云的小伙子突然印入我眼里,他是我过去不认识的老乡,听他们说部队管得很严,不准女生坐他们的床,我赶紧坐到帆布小凳上,云总是笑咪咪的打一个盘脚坐在床上问这问那的,好象要把家乡的事全知,我从学校刚毕业,过去的日子都在学校和家里度过,不知道的事情太多,我一说不上来,云马上就转移话题用关怀的口吻说:“初离家,不要怕,以后我们会常常来学校看你。”之类的话来过渡,云始终有话跟我说,使整个屋子一直洋溢着热情、欢快的气氛,我平生第一次这样安静的跟一个男生说那么多话,完全冲淡了我去部队的目的,从那以后我的心就不再平静了。
  云经常给我很多信笺,我说写不完。云说憨包!你可以分给老乡嘛。
  我常冲着云去部队,可是到了部队我又不好意思去找云,而是去张哥那儿,张哥在部队做饭,那儿不缺好吃的。到吃饭的时候我总是左顾右盼的,盼云来打饭,能见云一眼我就满足了。有一次终于见云来打饭了,见到云我心里突然的狂跳起来,云说:“妹妹来了,怎么不过去耍?”我说:“要去的,一会儿来。”真的很想去,我是冲着云来的,可是我很糟糕,任何一个老乡我都可以去找,就是不好意思去找云,到最后要走了还是没有勇气去。临走的时候张哥去告诉云和表哥说:我要回学校了,一个人送可能怕被怀疑谈恋爱。他们三个人分别骑一辆自行车送我,我心里想着云,眼里看着云的自行车,就是没有勇气坐云的车,最终跳上张哥的车,他们一起送我回学校。
  有一天我收到了云的一封来信,字写得有些潦草,满是关怀的话语,我心里说不出的感激,立即回信表示感谢。后来云又提起那封信,问我有什么想法,我假装说看不懂。过了几天云又请一个大关老乡带来一封,一色的楷书,我骄傲的把信分给阿珍姐姐看,她说:“云爱上你了,云追你了。”我的妈呀,我病入膏肓了,书都不想读了,想逃回家了。口是心非的回了一封信,不知写了些什么。
  没过多久,有一天下午是体育课,上课前我有一种不祥之感而身不由己的朝学校大门走去,出门就看见两个当兵老乡向我走来,告诉我云出车祸了,住在162医院,他们说完就走。我赶紧回校请假,去找那个曾给我们传信的老乡用自行车送我去162医院。
  进入医院见到云的那一瞬间,我有些晕了,云整个头部都裹满了白纱布,我坐在云病床的脚那头还没有说话,云就用微弱的声音满怀深情的对我说:“给妹妹写了几封信,扰乱了你平静的心,这是我此身做的一件大错事,也许此身难以弥补,是我最大的遗憾。”我大脑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想,什么也没有说,忍住了哭声,但没法忍住眼泪,大关老乡在外面等了好久,探望的时间已到了,可我无法使泪水断绝,最后带着泪鼓足勇气说,云,你会很快好起来的,我回头再来看你!回校后我就躲在被子里哭,我以为云好不起了,但还是默默的为云祈祷,求老天爷保佑云早日康复。过了两天阿珍姐姐和我一起去看云,远远的就看见云在病房外边的草坪上坐着和几个战友说话,我的天啦,真是谢天谢地,云好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彝良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彝良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