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陈留公主


□ 罗 新


  《公主之死》是李贞德博士近著。这本书的副题是“你所不知道的中国法律史”——以北魏孝明帝神龟、正光年间(五一八——五二二)一桩司法审判的故事为起点,研究中国古代司法对已婚妇女涉及连带责任时其身份与父家及夫家关系的确认,探讨有关法律思想的变化及其实践。
  有关这个故事的两条原始材料,都来自《魏书》,一是卷五九《刘昶传》所附《刘辉传》,一是卷一一一《刑罚志》。根据这些材料,刘辉在宣武帝正始初年(五○四——五○五)尚宣武帝的二姐兰陵长公主。刘晖(辉)“私幸”公主的侍婢,侍婢怀孕。公主因妒而怒,笞杀侍婢,并且剖出胎儿“节解”,再用草塞进侍婢的腹中,让刘辉看裸尸。“辉遂忿憾,疏薄公主。”大概就是冷淡公主,不再搭理她,夫妻感情严重破裂。公主的一个姐姐把这事传进宫里,摄政掌权的胡太后非常关心,派人调查,最后让他们离婚,并且削除了刘辉从刘昶那里继承的爵位。这时他们结婚已经十多年了(五一六——五一八)。但是公主回到宫里的娘家,住了年把之后,不免寂寞,很可能出于公主自己的意思,一些重要人物反复向胡太后进言,希望让他们复婚,太后只好同意。虽说复婚了,感情却未能复旧,而且刘辉搞婚外情似乎已成习惯。不久,刘辉又和两位已婚妇女纠缠不清,自然与公主之间争吵不休。终于有一次动起手来,刘辉把公主推下床,拳脚交加,而公主——糟糕的事情是,公主正怀有身孕——“伤胎”,很可能就是流产了,公主自己随后也死了。闯下祸事的刘辉匆匆逃走,胡太后则严惩了与刘辉有私情的两位妇女及其兄长。后来刘辉被抓住,本来可能被判死刑,恰遇国家大赦而得免于官司,甚至“复其官爵”,然而没过两年他就病死了。
  《公主之死》就从胡太后所操控的这一案件的审判及相关官员的讨论中,引申出妇女的法律地位问题,并且把这个问题置于中国法制史的大背景下考察,旁征博引,纵横古今,既说明了中古法律的儒家化趋势,又特别突出了妇女在法制实践中的被动与主动角色。虽然不能说得出了什么具体结论,但这种叙述本身让人对古代妇女问题别有印象。细节上的瑕疵,比如把胡太后看成鲜卑人,把冯太后说成献文帝的生母等等,虽然有些遗憾,但读这本书还是很受启发。
  可能限于整套丛书的性质,这本书没有任何繁琐考证,史料相左时,径取一种说法。比如刘辉与兰陵长公主这个案件的发生时间,《魏书》的记载是不一致的,《刘辉传》说是“正光初”,《刑罚志》说是“神龟中”,相差虽然也就一两年,毕竟有区别。《公主之死》径取后者的说法。当然一两年的差别实在无关宏旨,可是在另一个问题上,却相当要紧了。《公主之死》直接说刘辉是刘昶的儿子。这与史料出入可就大了。《北史》卷二九《刘昶传》:“昶嫡子承绪,主所生也。少而疾,尚孝文妹彭城公主,为驸马都尉,先昶卒。承绪子晖,字重昌,为世子,袭封。尚宣武第二姊兰陵长公主。”明明说刘辉(晖)是刘昶的孙子。刘昶先后与三个公主结婚,前两个都死得早,最后一个平阳长公主可能是刘承绪的生母(刘昶生前给自己准备墓室,打算与三公主“同茔而异穴”,也是很有意思的)。《魏书》卷五九《刘昶传》说:“昶适子承绪,主所生也。少而疾。尚高祖妹彭城公主,为驸马都尉,先昶卒,赠员外常侍。长子文远,次辉字重昌,并皆疏狂,昶深虑不能守其爵封。然辉犹小,未多罪过,乃以为世子,袭封。正始初,尚兰陵长公主,世宗第二姊也。”虽然没有“承绪子辉”这样的话,但根据史书叙事的惯例,我们也可以做同样的理解。看起来,刘辉与刘昶,应是祖孙关系,而不是父子关系,也就是说,《公主之死》的说法是错误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