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春风夜


□ 铁 凝

  一对漂泊在外艰难谋生的民工夫妻,丈夫在外跑长途,妻子在京城当保姆。某一天,分别数月的丈夫路过北京入住旅馆过夜,约好妻子晚上欢聚。不想日思夜想的这对恩爱夫妻相见却竟然不能相欢。
  著名作家铁凝就任中国作协主席之后,文学界曾有不少人担心她以后是否还能写出优秀小说。读铁凝近年的小说和这篇新作《春风夜》,相信大家会发现原先的担心都是多余。
  
  俞小荷晚上睡觉前花了很长时间洗澡,洗得仔细,近于隆重。等在门外的刘姐就隔着门喊:差不多就行了吧,要是在别的主人家,谁能容你这么洗呀!
   俞小荷站在淋浴间的莲蓬喷头下,把调好温度的水龙头开到最大,缩着脖子眯着眼,享受着热水沐浴的快乐。她不理会刘姐的叫喊和不满,不搭她的腔,也不生她的气。她知道刘姐话里有话:对她第二天要去会老公有那么点莫名其妙的醋意。五十多岁的刘姐没结过婚,因为恋爱的不顺利,二十多年前就从四川老家跑出来,独自带着恋爱的尴尬果实——一个女儿,落脚在北京打工。这样的经历,多半会使人的性格在某些方面异于他人。比如刘姐就有洁癖,酷爱洗衣服洗澡,洗澡要把自己洗得恨不能脱一层皮;刷牙一日三遍,要把牙床子刷出血来才算过瘾。主人规定小件衣服手洗即可,但刘姐自己的一条内裤、两块毛巾也必得放进滚筒洗衣机滚它个天翻地覆。她的嗅觉也灵,规定和她住同屋的保姆不得坐她的床,每晚睡觉前她都要翕着鼻孔把自己的床闻一遍,闻到异味就和同屋的保姆吵闹,每次吵闹都以把对方气走而告终。刘姐很想独占保姆间,但这家是个大家庭,老老少少十几口,人多时一下子得开出二十几个人的饭。还要打扫卫生,一个人无论如何忙不过来。所以用女主人赵女士的话说,旧的被气走,新的还得来。其实刘姐也是旧人,但她“旧”得不同凡响。赵女士全家都爱吃刘姐烧的菜,刘姐一进厨房就“起范儿”,她把那里的一切经营得有声有色,是赵家的一个“金不换”。加之赵女士本人也极爱干净,她早就知道刘姐疯狂洗涤的毛病,但想到一个家庭最重要的无非是干净、可口的饭菜和整洁、舒适的环境,也就不再计较刘姐那过量使用的水、电、肥皂、洗衣粉了。赵女士坚持不辞刘姐,刘姐始终主管买菜做饭。新来的俞小荷负责打扫卫生、洗衣服、照料室内的花卉植物,和刘姐两人同居一个房间。
  这次刘姐没能气走俞小荷,俞小荷对付她的吵闹就是一个表情:笑笑。俞小荷的笑与常人稍有不同:十几年前她生儿子时坐月子受风落了个嘴歪的毛病,笑起来就显得有点苦,又有点含意深远,反倒把刘姐给震住了。俞小荷有一儿一女,女儿在北京上大学,大三了,这也让刘姐心生羡慕。刘姐想想自己的女儿,常年随着一家医药公司的老板出去陪酒,一个月有二十天喝得不省人事,除了跟刘姐怄气就是向刘姐要钱。唉!刘姐不再为难俞小荷,两人竟相安无事地共处了五个多月。俞小荷没做过住家保姆,但她干活认真,肯出力气。比起刘姐精瘦的牙签似的身材,俞小荷属于偏胖型,可她并不蠢笨,还有眼力见儿,给主人洗衣服时,经常把刘姐的也捎带洗了(虽然事后刘姐总会重洗一遍),刘姐那颗好似风干的心就由不得热一下子。俞小荷在厨房帮刘姐洗碗,刘姐端详着俞小荷,觉得这女人其实长得可不丑:长圆脸,双眼皮的大眼,鼓峥峥的鼻梁子,可惜一副厚嘟嘟的嘴唇,朝右脸歪去。刘姐就对俞小荷说,我真想抽你个大嘴巴子。俞小荷说,干吗?刘姐说,把你这嘴抽正过来。俞小荷凑上自己的脸说,你抽,你抽。刘姐却又说,你还是歪着吧,女人模样太好了麻烦。俞小荷说,都这一把年纪了,就是嘴不歪又有谁看你呀?刘姐说,那你怎么好几个晚上睡不踏实?还不是因为王大学要来北京,还是惦记着让人家看啊。俞小荷偏过脸笑笑,不吭声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