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兔子村失踪事件


□ 墨依依

第一只兔子死的时候我正在家里上网。阿宝冲进房间的时候,我把鼠标放到一个游戏网站的超级连接上面。而阿宝那样慌慌张张的确实扫了我的兴致。它脑袋上布满了汗水,仿佛刚刚参加过森林马拉松一样。它的小尾巴也很不正常地撅得老高。
“爱丽丝,出大事了。”它气喘吁吁地对我说。
“什么事?”我皱着眉头看着它,觉得它真有点无理取闹。阿宝是只挺可爱的母兔子,有粉红色的长耳朵和柔软的皮毛,可是它就是有一点大惊小怪,有一点神经过敏,可以把所有琐碎的事情都夸大成无可挽回的样子。
“死了,死了一只兔子。”
“兔子?”
“是的。就是前几天来找你借铲子的那一只。”
“SD?”我想起那只掺杂着灰色皮毛,看上去有点羞涩的兔子,它说它叫SD,想要借铲子修理它的萝卜园子。
它的态度很友好,尽管我不太喜欢它那副萎缩肮脏的样子。
“是啊。它死了。就在昨天晚上。”然后阿宝装得神秘兮兮地靠到我身边来,眼睛四周转转,好像害怕别人听见一样。我最讨厌它这一副市井小民说闲话的样子。“大概是被谋杀的。大家都这么说。”
“哦。哦。”我又去拨弄我的鼠标,而阿宝就很生气的样子:“你到底在不在听我说话呢?”
“你没看到我在上网吗?吵死了。”我很愤怒地冲它大喊一声。这一下可把它给吓坏了。它的眼睛红红的,向后退了一步。“对不起,不是故意的。那么我走了。”它果然转身走了。我知道它害怕我,并且想要讨好我,尽管它无论如何也无法让我满意。
等它走到门口的时候它又调转过头来:“你真的不在乎吗?死了一只兔子。”可是它没等我反应过来就离开了。
自从搬到兔子村来我就一直过得很苦闷。除了每天吃萝卜青菜的无味以外,还有就是我发现兔子并不是什么可爱的种族。它们大都很虚伪,而且斤斤计较。它们的羞涩也表现得不是时候。
当初来这里是因为阿宝。其实刚开始的时候阿宝还是有它可爱的地方。比如它总是很体贴,而且很懂得挖掘生活的乐趣。我们经常在V镇(也就是我居住的小镇)附近的小山坡上游荡,采摘那些新鲜的野花,或者躺在青草上看蓝天和白云。这样可以消耗整整一个下午。那时候我的日子实在是太平淡太无聊了。每天上学放学,在学校看老师死板的脸,和同学讲一些重复过无数遍的话题。我们的镇子太小了,以至于连一点让人兴奋的新闻也很少出现。我在固定的时候回家,然后吃妈妈做的那一锅不知道放了什么原料的汤,也许是在屋子后面疯长的菌类,我不知道。晚上睡觉的时候,甚至连我的梦都是和凉白开一样,或者是梦到老师讲课的内容,或者就是梦到一大片静止不动的湖水。水底的图案居然和我们家洗脸盆底部的图案一模一样。
阿宝是突然闯进我们家的兔子——谢天谢地,它可以算是我平静如死水的生活中的一抹亮色。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还是很感激它的。那天天空漂浮着奇异的血红色云朵。有人说这是不祥的征兆,可是我才不信这一套。
我依然跑到村外面的草地上去玩耍。顺便我也想看看这奇异的不多见的天色。当那些有着青白色卷边的血色云朵向着村庄的方向呼啸而来的时候,阿宝出现了。它一出现就是那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后来我明白它大多数时候都是这个样子。它提溜地转悠它深红色的大眼珠子,耳朵惊恐地竖起来。它飞快飞快地奔跑着,直到撞到了我的身上。
我刚想教训它,因为它太不礼貌,它甚至连一声抱歉都没有和我说。可是阿宝似乎不顾一切地把头塞进了我的怀抱里。它害怕得一阵哆嗦。有好长一阵子我都只能任由它这样,我们谁也没有说话。最后阿宝抬起头来说:“我害怕极了刚才。”我诧异地看着它,眼睛就像车轮那么大。因为你知道的,它是一只兔子,而它竟然会说话。
这比那团怪异的云还要怪异。
阿宝对我的意外却很镇定:“你应该接受这个现实,我就是只会说话的兔子。并且,我是母的。”
“你为什么到这里来了?我是说,你原来住在哪里?”
“兔子村。是的,我住在兔子村。我来这里是因为我想到处走走。”阿宝回答我。
“也许你可以住在我家。你可以在这里多呆一段时间。”我提议,其实我是想要有个人,有只兔子也行,来陪伴我,来陪伴我过着冗长无聊苦闷的日子。于是阿宝点头子,它就这样留在了我家。
一般人在的时候它就沉默着,不过一旦只剩下我和它,它就会没完没了地啰嗦个不停,评论这个评论那个,一个劲地发牢骚。可我并不觉得烦,至少阿宝说出来的东西是新鲜的。就算那内容不新鲜,看一只兔子说话也总是很新鲜的。而且有人陪着说话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那时候我就是这么想的。而现在我简直感叹自己的愚蠢。我怎么会认为蜚短流长地讲别人闲话和不断抱怨是好玩的呢?现在阿宝的一切行为和话语都让我烦透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