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卦摊



  初到北平,哪儿也不认识。——充满了新鲜。从东安市场到沙滩不是最普普通通的一条路么?住在沙滩的人都熟,我后来也都熟透了。可是刚到的那一天,他们带我上市场吃晚饭,晚上回来,那天没有灯,黑黑的,我觉得这条路上充满了东西,全都感动我,我有点恍恍惚惚,我心里不停的有一个声音:我到了一个地方,我到了一个地方。我一点儿不认识,而且我根本没有要去认识路,他们告诉我“哎,拐弯”,“哎,哎,曾祺”。……全都殷勤极了,我像一个空船,一点担负都没有。……我们上公园去。从沙滩坐三轮。我在三轮车上不觉路之远近,我放开眼睛看,觉得这条路很好。车子一转,“这条路好!”从街市转入冷静,像从第一页(书)到了第二页,前面的多方的印象流入统一的,细致的叙述。车在城墙下平路上走,城墙,河水,树,柏树,胶皮轮子咝咝的响,天气好,爽快,经过一个地方,又是城墙,河水,柏树,稍为杂乱一点,一点人工,一点俗一到了。很难找到甚么话说出我对公园的初次印象。很像一个公园。——这就是说很难产生一个印象,一个比较具体的,完整的,肯定,毫不犹豫,不由理智整理过的印象。公园总有点儿乱,一点儿俗,一点儿人为的痕迹。回来,我倒是记得那条路。城下的路。我记得那条路上有好些测字摊子。那条路我说不出来,我说“那条路上有好些测字摊子”,就代表了我对路的感情了,我觉得很表达出来了,听着,看到我说话的样子,他们也都懂了。这条路是一个喜悦。
  那条路是东华门至西华门,太庙后河沿至公园后门的路,紫禁城下的路,当中所经过的那“一个地方”是午门的前面,阙左门与阙右门之间。即我现在所在的地方。我对于这个地方,这条路可以说是很熟的了。我现要说那些测字摊,卦摊。——这种摊子我一直都称之为测字摊,这也许是我的家乡土话,或者是因为我们那里这种摊子乃是以测字为主,虽其所从业类皆不以测字为限,且或有根本就不给人测字者,我们则一律名之为“测字摊子”了。按测字当作拆字,拆析字画,加以添减,附会阴阳时日之数为说,为人剖置疑信灾祥之术也,但小时看测字先生放置字卷的铜制或木制小斗的正面所写的正是“测字”这两个字,遂深深的记下了。“测”自较“拆”字更深一筹。“测”者猜测之谓,许多事情本就是猜测猜测而已,哪里就当得真呢?拆字若是直白,测字似更宛转,各有所长,难可抑扬之也。我唯在昆明翠湖公园昆华图书馆前的石凳上看到过一个,那真是“拆(!)字”的。一个老头子,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头子,他坐在石凳上你以为他就是坐在那里而已,是个坐在那里休息休息的人,不以为他是干甚么的。他没有布匾桌帷,没有桌子,没有八卦太极之类东西,没有一点神秘的,巫术的,没有神秘与巫术被否定了之后的漂泊的存在的嘲笑空气,使人相信的热心已经失去,但不得不对自己的热心作无望的乞怜的难堪的无力的挣扎,没有那种露出了难看的裸体,希望人家不必细看的悲哀的声音,没有“混碗饭吃吃”的最卑下的生活态度,没有“江湖气”,他有一个墨盒一支笔,你甚至连一个墨盒一支笔都不觉得他有,一点都不惹你注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