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水是梦的一种解读方式


□ 张灵均

  离开一个地方久了.哪怕是自己的故土.随着时间沙砾的掩蔽.那些再熟悉不过的地方.也会趋渐陌生起来。先是土地上你熟悉的人,慢慢地,少了.而陌生的面孔.自然多了起来。人的生老病死.以及人世的变迁.对一个地方陌生化影响就可想而知了。我并不是为自己寻找理由开脱什么.这世上并没有谁来无端指责我。只有自己心中生出一种难以言状的感觉。

  我对生我养我的村庄,早也成了模糊的地理概念。

  没有了亲人居住在那里,没有儿时的玩伴居住在那里.年长一辈的走的走,死的死,剩下的人几乎没有几个能认得我,我也认不得几个人了。可我还是一次次莫名地来到这里,就只是来走一走.看一看。

  于我.村庄已经只是一个符号而也!

  物也不是,人也不是。

  故乡变成了他乡,而我只是过客。在今年三月的某个晴朗的日子,我再次来到了故乡。

  我在我家原来的地基上,站了好久。

  我离开故乡的第二年,老屋被拆了,这块地基和我邻居的地基.统统的变成了眼前这块水稻田。这里的地势相对低洼。也不是一开始就低。谁也不会蠢到选在低洼处安家。是那个年代,乡亲们从屋前屋后,取农家肥,或盘泥砖砌猪舍什么的,加上水土流失,海拔就自然降低了。大水年成一来,房屋就受到威胁。乡亲们从不检讨自己取土有什么过错,错的是老天爷.譬如说:谁家的房屋倒了,谁家的房屋顶被大风揭了.那是宿命!

  三十多年过去,我的记忆像身上的伤疤,是怎么也擦拭不了的。

  而我的老屋变成田地似乎是最好的归宿。

  没有诺亚方舟。

  那时候,我和家人常常被大水围困,也只能驻守家门成岛。

  而今,走在三月的故土上,田野里的草籽花开得茂盛,还有稀疏的油菜花散在其中。三月的春风有点凉意,却带来了一种久违的气息扑面。

  一个打蓠蒿的小姑娘从我身边走过,见我这张陌生的面孔.显出几分疑惑。她突然转过头来问我:“伯伯,您找么里?”

  面对孩子的问话,我竟然不知所措,无语以答。

  我找么里呢?我真的不知道。

  我支支吾吾说出一个字:“水!”

  女孩疑惑地望了我一眼,就走了!

  也许.我成了女孩眼中的神经病人,误入了这个地方。

  我随后逃也似地离开了!

  回到城里.我百思不得其解。水字的冒出来.从潜意识里冒出来。我想:水沉潜在我记忆里,突然浮现,关于村庄往事就像打开的水闸,一泻千里……

  这些年.身置东洞庭湖边,虽说对洞庭水有一种渗透血液的情感。由于太熟悉,产生了一种熟视无睹的感觉。那被我忽略的水,有时却又会以一种神秘物质突然出现在我的意识里,是那么真切,那么不可思议地打动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