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爱杨玉环


□ 李发强

  公元726年,我乘上快船,离开蜀地,开始我这一生富有传奇色彩的游历。贞观之后的大唐天下虽然或多或少经历了一些波折,譬如一个叫武媚娘的女人由民间女子变成昭仪后来又把大唐的国号改为周,而唐朝在一步一步走向繁荣却是谁也不能改变的事实。到了之后的李隆基时代,极盛的李氏王朝遭遇了突如其来的变故,后庭花的歌声把晚唐暮色苍凉的天空渲染得一片悲凉,一个王朝就这样开始了它的没落。
  后人在写唐朝历史的时候总会给我也记上一笔:李白,字太白,号青莲居士,被尊为诗仙。有多事者还会加上这样一句:生平不得志。我知道人们之所以记住我是因为我的诗歌。其实,诗歌可以丰富生活却不可以书写历史。我固执地认为,可以书写历史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政治家,一种是女人。譬如偌大一个唐朝里人们可以遗忘别人却不可以遗忘这两个男人:李世民和李隆基;也不可以忘记这两个女人:武媚娘和杨玉环。我生活在李隆基和杨玉环的时代,虽然我第一次风尘仆仆踏入长安城的时候玄宗皇帝李隆基已步入不惑之年,而杨玉环尚身处洛阳,还是一个十一岁的小女孩,但毫无疑问的是,在那个天下太平的盛唐,我的浪漫主义诗歌总有几句免不了会染上宫闱的色彩,三阕清平乐和八首宫中行乐词便是无可抵赖的证据。
  在蜀地的时候我就已经诗名远扬,不过我的名字最终传到玄宗皇帝的耳朵全凭贺知章在皇上面前有意无意的夸奖。天宝元年,玄宗皇帝连下三道诏书诏我进宫,供奉翰林。虽然不到两年,可是那段时间却成为我一生中最为重要的过程。
  很小的时候我就有了伟大的抱负,大一点,我就觉得自己的才能足以实现自己的抱负。当然我从来没有过谋权夺位、改朝换代的野心,我只要为民造福,济苍生,安社稷。我既不想谋求钱财,也没想过要三妻四妾,甚至没想过权高位重。我之所以想入仕,只是想完成人生一次完美的过程,就像一只蛹变成蝴蝶成就了自己的美丽,或者如凤凰涅磐铸就了辉煌。或许,这才是我浪漫主义的真正内容。
  我特别向往传说中的游侠,梦里的我常常身处隋末纷繁的战乱之中,乱世出英豪,我一剑平江湖。然而现实中,我却生活在一个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太平盛世。我诗名远扬,剑法高超,骑术精湛,可是这些跟民间杂耍艺人表演的皮影戏和变戏法一样只能成为众人茶余饭后的消遣,如果是在宫闱之中,它也不会比斗鸡和斗蛐蛐儿更值得称道。是啊,那真是一个歌舞升平的时代,人民安居乐业,连皇帝也闲得无事可做,百无聊奈之中写了一曲《霓裳羽衣舞》叫妃子们依韵而舞,短短时间,霓裳羽衣舞就红遍了大唐江山,连波斯与荒蛮的扶桑也家喻户晓,而身处深宫的贵妃杨玉环更是成为盛世唐朝美的化身,她的故事也被一层层美丽的外衣所包裹,传说中她是玉帝之女,她嫁给大唐天子就是为了使大唐天下能够繁荣昌盛,万古流传。故事中没有人提及那个被玄宗戴上了绿帽子的李瑁以及华清池那段往事,更没有人知道现在的杨贵妃就是从前骊山道观里的那个太真道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彝良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彝良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