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孤魂(中篇小说)


□ 刘 丹
孤魂(中篇小说)
作者:刘 丹


  江宏才本是个老实本分但读书识字的庄户人,却被这个时代改变了。他生逢乱世,历经了民国与新中国,他的把兄弟既有国民党,又有共产党,有两个女人深爱着他,他该如何抉择?他的一生悲喜交加,也惊心动魄……
  
  一
  
  青石圩的黎老爷从嘉应州回乡扫墓了。
  黎老爷以清廉闻名,因此是青石圩以及附近方圆百里乡亲们的骄傲。他青年时代起就在外省做地方官,历经了前清、民国两朝,仕途平稳。如今年过知命,又从江西、福建做官做回了广东。
  中坪村最先知道黎老爷回乡的,是三坪村私塾里的莫先生。因为村里有时间三五天去一趟青石圩的,只有梁家庄园的老爷梁祖德和他。莫先生在青石圩见到黎家的管家师爷时,那师爷嘱咐他:
  “莫先生务必知会三坪的佃户们一声,老爷近日会去看看田土,不用备酒饭了,他是决不会吃的。”
  因此莫先生想,这话务必要带到。虽然他也知道三坪村的黎家佃户,没有哪家是办得起酒席的,但这总是黎老爷对桑梓的一番关切之情啊。
  循着学堂后面的麻石小路,他先到自己学生江宏才的家。
  宏才从祖父那辈起,就给黎家作田。承租的三亩多稻田,经过祖父母和父母两代人的精耕细作,足够一家人的衣食。宏才15岁那年,父母患时疫同年谢世,半大男孩就一个人挑起了这小小的家业———祖上传下来的三间瓦屋和三亩稻田。那年清明,宏才与两个同窗金兰结义后,一晃就是三年。把弟莫文辉是莫先生的儿子,在省城念武备小学堂。宏才与把弟谭浩明没再继续求学,两人一起留在家乡作田了。
  先生是一早来的,宏才屋门上挂了一把大锁,他已下田去了。
  在田头,莫先生找到了宏才,他正和把弟浩明在自己田里埋头插秧呢。
  两个人洗手上岸,脚上还带着泥水。
  “先生好早,”宏才说,“去家里坐。”
  “也没别的事,”先生说,“黎家老爷这两天要来看看田土,怕惊动了乡亲,要我先来打个招呼……啊,怕是他来了。”他向水田尽头山脚一指。
  一顶青呢小轿,慢慢转过山坳,直奔田冲里来。
  宏才从来没有见过在外省做官的田东。只听父母在世时说过,那老爷为人极好的。早先十几年回过一次青石圩,正逢夏天收割。也是乘家中自备的两人小轿来看收成。一看年景不算好,就自己先提出来,减了三成租谷。
  宏才正想着父母当年的话,小轿已停在村路一侧。轿夫连吆喝一声都没有,就打起轿帘。一位矮矮胖胖,穿长袍马褂的老人背着双手徜徉过来。莫先生带着两个学生迎到田头,自己还没跪下去行大礼,那老爷先抢上一步拉住了:
  “如今是民国了,老师,快别……”
  先生向黎老爷说了今年的雨水和秧苗的长势。
  “其实呢,我也是借为先人祭扫的机会,见见乡邻,道声辛苦。乡邻们对我黎家几代人都是很仁厚的。”
  莫先生把两个学生唤过去见礼。按照黎老爷的意思,各作了三个揖便算行礼了。知道宏才是他家三代佃农,老爷便仔细地询问宏才的家世,又打量起这后生仔来。
  “都跟先生念了些什么书呢?”
  “四书都已念完了,先生的意思本来是要我去省里考小学堂……因为家境不裕,加以后来父母辞世,就留在家里务农了。”
  “嗯,可惜,可惜。”那老爷轻轻嗟叹,“虽说国家以农为本,不过,念过的书,也不要荒疏了才好……你要看什么书,可以到我宅里去拿。我是极喜欢好学向上的士子的。”
  一直低眉垂首听老爷讲话的宏才,突然一跪:“谢谢老爷。”
  “快起快起,”老爷说,“怎么又多礼。”
  一直站在他身后的浩明嘿嘿一笑:“他要有书,饭都可以不吃的。先生家的书,我们几个都看过来了。”
  莫先生很为自己的学生骄傲,因为区区一个黄口孺子,居然得到了七品父母官的赏识。而更令莫先生觉得意外的是,老爷说他要去宏才家看看。把田里的活交给浩明,宏才和先生把黎老爷请到了自己的三间旧瓦屋里。
  老爷却不落座,在他中间的堂屋里踱来踱去。在正中的黑漆条台上“天地国亲师”神位下面,放着他父母的灵牌,供着一碗白饭,一只腊鸡,一碗清茶———前天是清明,这是他为父母上供的祭品。老爷轻轻点头,赞许地嗟叹:
  “嗯,嗯……”
  宏才把刚刚烧开的茶斟在两只青花瓷碗里,双手放在条台前的方桌上:
  “不成敬意,请先生陪老爷用点粗茶吧。”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