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世界的消亡


  一

  疯爷是兰陵最后一位进士惟一的公子,母亲不详。疯爷是酒疯子,七分醉意之后,使酒骂座,歌哭无常。然而,看疯爷授诗解诗,却分明高明无比。

  疯爷是王鼎钧回忆录四部曲里最有华彩的人物。这个古典人物,在作者的现代叙述里重新获得了生命。

  读四部曲,我对《昨天的云》领受最深。他所记述的那个乡绅主导的乡村社会,是我们如今完全陌生的世界。此前,我刚好读了董时进1949年12月致毛泽东谈土改的信。与历史书上化繁就简的结论、染声染色的激情转述对照来读,极有意味。某种程度上,疯爷就是兰陵乡绅世界的化身,他身上有古典静穆的优雅,又带着混乱模糊的原罪。

  对祖先、学问、财产和合法权威的尊重,是这个社会普遍认可的价值观。子孙繁衍的大家庭成员,通常走不同的路,或做学问,或走仕途,或经商,或管理祖业。有名望的乡绅在地方上有着强有力的作用。王鼎钧的祖父王翔和开设了一家酒厂和两家酒店,获得了商业上的成功。他让一个儿子管理产销,送另外一个儿子去读法政专门学校,预备做官。

  然而,新的力量冲来了。在王鼎钧晓事之时,祖父的生意已经结束,曾短暂做过军阀幕僚的父亲也以一介布衣终始。他的母亲则成为当地最重要的基督徒之—。同时,先是“共产共妻”的传言,然后是唱着歌帮老乡挑水推磨的八路军游击队搅乱了兰陵一池秋水。西潮运来的许多东西在中国都夭折了,惟独在上贴近中国原始的互助互爱大同理想的境界,在下迎合均贫富这样的人性基础,社会主义蔓延开来,在兰陵这样一个传统意识深厚之地攀缠日深。

  同为外来文化,在王鼎钧的记述中,基督教起到的似乎皆为正面作用。事实上,不管是基督教日积月累的发展,还是马列主义的快速传播,都在撬动兰陵孔孟世界的安宁,只是后者借着国际潮流,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一个党派用来改造全中国了。 《昨天的云》记录一家一族一地的嬗变,也呈现一颗钉子钉住木头然后逐渐没入其中最终劈开木头的过程。旧有旧的情义,新有新的道理。直到第二部《怒目少年》里,王鼎钧才借一位老师的口,说出自己的看法.中国社会应该改变,但是要由中国人来改变,不能由俄国人来改变(《怒目少年》p152)。

  二

  王鼎钧出生于山东临沂兰陵镇。他一生四海飘零,少年遭逢家破国变,落荒逃难,千里求学。流亡、入伍、抗日、谋生,最终又随国民党军队退守台湾。上世纪70年代末再次远赴海外。他历时17年写下四部回忆录,自认为是作为作家的自己的“最后一本书”,是“为生平所见的情义立传”,是“对情义的回报”。他在《昨天的云》里回忆故乡生活,《怒目少年》记述抗战流亡,《关山夺路》写内战遭遇,《文学江湖》评述台湾文学生涯。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大时代隔断了自己的生活史,四世为人。他亲眼目睹过硝烟下的天地玄黄,对历史的悲怆感受最深。而他个人的遭际,牵连着几十年来中国人的流离颠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改革》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中国改革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