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阿肯弹唱:布尔渐和沙拉对唱



  编者按
  对唱是哈萨克阿肯之间通过吟唱形式进行智慧与诗艺的较量,被喻为哈萨克文学的金摇篮。对唱是哈萨克阿肯特殊的创作方式和创作过程。在每一次对唱中阿肯要即兴吟唱大量的诗行。在迄今为止的对唱中,有两部对唱被认为是哈萨克阿肯对唱的典范,一部是《布尔渐和沙拉对唱》,另一部是《艾赛特和额尔斯江对唱》。本期为大家呈现的是《布尔渐和沙拉对唱》节选。
  
  布尔渐:
  沙拉阿肯可在屋里,请出来对唱,
  我是布尔渐专程来这里拜访。
  过去不曾遇到我,该算她幸运,
  今天看她往哪里躲藏?
  只有对阵的双方旗鼓相当,
  才能激起阿肯的诗情和畅想;
  只有黄莺般尽情地鸣唱,
  才能消解我心头的渴望。
  
  我像阿勒泰的玉顶马能翻山越岭,
  像高山的雄鹰迎着风暴飞翔;
  我能够估量大地的宽阔,
  对姑娘的心事了如指掌。
  我的语言清晰而精练,
  像黄金的雕刻一样明朗;
  请宰一匹马驹支起毡房,
  让我来掂掂沙拉的分量。
  
  沙拉阿肯为什么还不出来,
  迎着我像孔雀一般飞翔;
  是雄鹰会一鼓作气远飞千里,
  是骏马就该驰骋在沙场。
  我是中玉兹知名的阿肯,
  曾和无数有名的歌手较量;
  让我来打掉你的傲气吧!
  你跑得再快我也会追上。
  
  我是布尔渐,不主动去找姑娘,
  激奋时却像狂飙不可阻挡;
  请到这边来,不要忸忸怩怩,
  何必只欣赏乃曼的那些诗盲!
  
  乃曼部落的人真不够大方,
  姑娘们不懂礼节也不开朗;
  我们那里年幼的要尊重长者,
  不但恭敬地问安,而且要很周详。
  
  我是阔加库勒宠爱的布尔渐沙勒,
  能接近我的该算是幸运的姑娘。
  难道你真的讨厌和男人讲话?
  要知道,我因为欣赏你才邀你对唱。
  
  沙拉:
  喂,布尔渐。你是否平安与我毫不相干!
  刚一开口,就显得这般愚蠢;
  哪里有女人去找男人的?
  可见你连起码的礼节都不懂。
  要记住,是亚当先去找夏娃,
  你难道连这个典故都搞不清?
  原以为你是阿尔根的才子,
  看起来你也是虚有其名。
  我是乃曼部落的一柄利剑,
  正等待着砍断你的脖颈;
  只要我用语言的鞭梢轻轻抽打,
  你身上肯定要扬起一股股灰尘。
  
  你莫非是到我们部落里来讨饭,
  专来收拾人们吃剩的奶酪残羹?
  看你后面露出的一块块补丁,
  何不用你的棉被把身子裹紧!
  我如果存心来挖苦你,
  你会狼狈得无地自容。
  拖到今天才来拜会高手,
  这不就说明你荒唐透顶!
  你休想碰一碰我柔软的手臂,
  我的身躯像婴儿一样纯洁。
  
  布尔渐:
  沙拉阿肯真是巧言善辩!
  竟然想利用夏娃来撑门面。
  对唱一开始就这样挑剔,
  这只能说你的根底太浅。
  我早就听到了你的名气,
  特意骑马来和你会面。
  假如你自信才思过人,
  希望你放得稳重一点。
  看来你的功底并不扎实,
  真不值得和你争辩;
  假如你懂得的仅仅是这些,
  又何必跑出毡房和我会面。
  你并没有摆脱女人的弱点,
  我也能把你的缺陷连成一串;
  假如别人碰不得你的手臂,
  何必给一个奴仆终身做伴?……
  姑娘的话越锋利越使我振奋,
  请尽情使出你的全部伎俩;
  我今年正好满三十五周岁,
  还不曾见谁的歌艺比我更强!
  我曾看到你在卡朴塔海获奖,
  你当时确实显得趾高气扬。
  看来该由我压一压你的傲气,
  我不会像笨鸟落在枯树枝上!
  
  沙拉:
  喂,布尔渐,您年龄大,该算兄长,
  您对我的评价要分寸恰当。
  我是苇湖深处的水鸟,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