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情节”研究的理论构架


□ 王增宝

  摘要:叙事学中,情节并非自明的本质主义概念,其身上积满了学术之锈。由于情节被分别置于“故事”和“话语”的层面被言说,同一能指在不同语境下呈现出不同的所指和有效性。由此分析可得出“情节”研究的五种问题构架。
  关键词:情节 故事 话语 问题构架
  
  一、概念的雷区
  
  在叙事学关于情节的讨论中,时常出现以下这两种“典型”论述:
  1、很多不同的故事可以源于同一情节。
  2、很多不同的情节可以源于同一故事。
  这两个矛盾的语句,实际上分别是普洛普和西蒙·查特曼严肃理论研究的结论。乍看上去,似乎理论家们所操持的玄妙术语已经使他们陷入了可笑的学术呓语,但只要对叙事学理论有所了解,就会明白此处两个“情节”只是徙有相同的能指。而查特曼和普洛普也并不是在孤军奋战,他们背后是不同文学传统和理论背景的支持。
  除了个别面面俱到的总体研究之外,叙事学研究一般围绕两个层面展开:一个是叙事结构的层面,它考察文本中的事件、故事及其结构;另一个则是叙述话语的层面,它考察时态、语式、语态这样一些问题。简单说来,“前者指的是对所叙故事的研究,旨在探寻故事情节的逻辑、句法与结构;后者指的是对叙述行为的研究,旨在说明所叙故事表现方式的规律。”
  当然,文本层次的“两分法”并不是叙事学的新发明,传统的小说批评理论已经提供了大量这种二项对立式的区分。作为一种分析模式,“两分”并非仅仅是叙事性文本的客观属性,在文学“能力”的意义上,“两分法”是作家、读者及专业的批评家所共享的一种观照文本、生产意义的计量工具。叙事文本可以被分层考察已经成为共识,分歧仅仅在于:可分为何种层次?每一层次的所指为何,应如何命名?正是这种分歧导致了本章开头两个相互颉颃的语句,而情节也正是因为被置于不同的问题关系中被分析,导致了这一古老术语如今居然面容模糊。虽然我们无法为情节追溯一个起源学意义的大同定义,但界定这一术语在其中发挥效用的语境,仍是可能和必要的。
  杰里米·霍桑在其《文学术语词典》中谈到story and plot时表现出了相当的谨慎:“这个词条将使我们涉及到一个本质上极其简明却被混乱词汇的雷区所围困的划分。这种划分存在于以下两者之间:首先,一系列按某种逻辑或时间先后顺序串连起来的涉及某种行动者的真实或虚构的事件(events);另一方面,即对这一系列事件的叙述(NARRATION)。”霍桑认为这个概念雷区源于俄国形式主义者以及不同翻译之间的出入。
  确实,什克洛夫斯基提出了一对引发出诸多学术混乱的概念:“法布拉”(орабула,英译为fabula,中译通常为“故事”)和“休热特”(сгоЖет,英译为sjuzet,中译通常为“情节”)。前者属于未经加工的事件素材,后者则是对事件所进行的特定安排、叙述。正是在对“情节”这个概念的重新阐述之上,俄国形式主义者成为传统小说理论和叙事研究的麻烦制造者。所谓的“传统”,在西方要追溯到叙事理论的开山人物——亚里士多德。不过,形式主义者的情节观不过是其努力摆脱的“传统”之镜中反像。杰里米?霍桑所说的“故事”即“传统”的“情节”:即“一系列按某种逻辑或时间先后顺序串连起来的涉及某种行动者的真实或虚构的事件(events)”。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理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