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春这念(外一篇)



  一
  
  春天景致,以金黄阳光打底,衬出莺飞蝶舞的热闹,令人翻作红裙酒污的联想,懒洋洋的,如醉眼里的珠帘画栋、灯红烛黄。几场春雨后,湿红残紫满地,如撕碎了的桃花扇。“……落红万点、争坠芳筵。黄蜂、紫蝶喧妍……”散曲中,吟春的调子最是招摇,摭拾唐诗宋词的落英,用一种新奇的节奏,淅淅沥沥地弹拨出来;叫人觉得俗艳之外,唯余琐碎的感伤。
  红杏枝头春意闹,不过是诗人的主观意境。春不屑如此嗡嗡嘤嘤。春天的正调本色不是红,是绿;不是热闹,莫如说是清冷。嫩绿轻翠的调子,初看凝固不动,淡远清和;继而活泼流布,汪洋恣肆,如江流倒灌,瀑布悬空。无声之处进裂出连绵春雷,托起冲天浪漫。人们这才从心底迸发出一声喊:春来了!
  漫长的冬天终于离去,风霜刀剑还拖着冰棱。阳光曾被乌云遮蔽,星辰也黯然无光。勇者献出了头颅,仁者颠沛流离,雪地上留下流放者的足迹。同情与怜悯结成冰砣,良知的种子也深埋地底……看不见春光影子,绝望的血液冷逼心脏。冰川世纪,宇宙曾盛开罪恶之花……
  春终于来了,紧闭的窗户终于打开了。参天老树,冰霜压枝、霜皮溜雨,支撑着百年老墙。料峭寒风吹来时,瓦楞上有绿芽儿颤动。鸣沙渐渐消歇,沟渠的薄冰裂开:枯黄的流水是浑浊的泪。天空忽地滚过一声春雷,宛若晚祷的钟声。急雨骤至,将人世哀伤与不幸一起卷走,涌入大海、翻若白浪……
  满船秧苗,满垄绿色,满目的希望。冻土犁开,赤脚感触到大地的春回。春酒冻醪,酹天祭地;蜜蜂与蝶儿传递着信息,异乡鸿雁也感到了无限温馨。
  
  二
  
  又是一年春来了,洵洵采采,宛若凝固了的巨大琥珀,满含庄严雄浑的力。它被冬雪包裹于地核,而今破土而出,没有什么力量可撄其锋芒。春光年年,年年春光!它将宇宙万物包容在自己怀抱中,将千万年的进化浓缩在自己的调子里。它穿透时空,行走了千万里路……
  一夜东风来,吹得万木苏。风只是媒使,春之根本,是万代相传的种子。草籽花粉、果核里的“仁”,是种子;包裹于肉体中的那颗心。尤其是种子——好世道的种子、光明世界的种子。天下为公,就是天下归仁——千万年的人文种子,蓄积了春天的磅礴力量。
  经过多少世纪风雨,才绽开一朵小花。经过多少世纪的造化,才有一颗人文种子。一代一代的人逝去了。一代一代的人又活过来,薪尽火传,生生不息。文化之根,归根结底在于土地、在于种子。今日土地,是千万年前的土地,今日之春,是千万年前之春。人本坚固,则民族之根强固,人心归仁,则无处不春……
  一九一七年春,蔡元培先生担任北大校长。在萧杀的大地上,他看到了春天的种子。在枪炮马蹄、寒风呼啸中,他赤手空拳开辟了未来的园地。这一年,陈独秀被聘为文科学长;“青年杂志”更名为“新青年”,从上海迁往北大。什么话也用不着多说,北大的气象就此形成。北大的气象,如同蔡元培人格气象:光风霁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