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散文的诗性


□ 古 耜

在文学的大家庭里,散文和诗应当是一种什么关系?对于这个问题,作家、学人们的回答并不一致。有一种观点认为:散文和诗是相通的,散文当中应该有诗的特性和追求。譬如,活跃于二十世纪前半叶的俄罗斯散文家普里什文就说过:“我带着自己的诗进入散文领域”,一辈子“为了把诗放进散文而费尽心血”。几乎与普里什文同时的另一位俄罗斯散文家巴乌斯托夫斯基亦写到:“真正的散文饱含着诗意,犹如苹果饱含着汁液一样。”比他们更早的俄罗斯文学大师列夫·托尔斯泰则表示:“我永远不知道,哪里是散文和诗歌的界限。”我国散文家杨朔也留下了“我在写每篇文章时,总是拿它当诗一样写”的“夫子自道”。然而,另一种观点则相反,它指出:散文是散文,诗是诗,两者之间不能简单的通约。譬如,英国散文家柯勒登·布洛克就坦言:“最好的散文能说的东西,诗说不出来;最好的散文办得到的事,诗办不到。”小说家毛姆亦主张:“散文和诗不同”。而进入新时期以来,我国一些作家针对杨朔“把散文当诗一样写”的说法,也提出了“散文不能当诗写”的论点。
那么,究竟应当怎样理解和把握散文与诗的关系呢?我的看法是:至少在汉语写作的范围内,如果仅仅从文体层面考察,笼统地、绝对地强调把散文当诗一样写,无疑不那么妥当。因为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散文和诗虽说有一些技巧和手法可以互通与共享,但就整体而言,毕竟是两种不同的文学样式,它们各有各的审美特征,也各有各的艺术优长。在这种情况下,散文如果一味追求诗的要素,甚至干脆写成了散文诗,那么,散文之所以是散文,恐怕就成了问题一一既然好的散文都是诗,散文又凭什么以自炫和自立!就这一意义讲,认为散文不能当诗写,而应当另寻蹊径,别塑风采,自然言之成理。
然而,必须阐明的是,在迄今为止的语言和文学发展过程中,所谓“诗”的概念,早已不是单纯指一种文学体式或作家文本,除此之外,它至少还有两种更高层次的意涵:一、指一种高蹈平庸,超越流俗,极充实而又极自由的文学精神和人生态度;二、指一种形神俱佳,文质兼备,高水准而又高格调的艺术韵致和审美气质。关于前者,德国哲学家马丁·海德格尔所谓:“诗不只是此在的一种附带装饰,不只是一种短时的热情或一种激情和消遣。诗是历史的孕育基础”;所谓“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或许正可作准确的注解。而清代诗人袁枚说的:“所谓诗人者,非必能吟诗也。果能胸境超脱,相对温雅,虽一字不识,真诗人矣。如其胸境龌龊,相对尘俗,虽终日咬文嚼字,乃非诗人矣。”庶几更接近国人的接受习惯。至于后者,我们只要想想西方古典文论家情愿把悲剧和喜剧纳入诗的范畴;想想鲁迅留给《史记》的赞语是“无韵之离骚”;特别是想想中西哲人关于“艺术的本性和极致是诗”、“诗是文学中的文学”这类界定,似乎便不言而喻。如果以上延伸和诠释并无不妥,那么,一个接踵而来且只能如此的结论便是:对于散文来说,诗的文体形式可以扬弃,但诗的精神气质却必须高扬:散文只有具备了精神与气质层面的诗性,它才有可能真正进入比较理想的审美境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