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庭院雨花


□ 落达拉(达斡尔族)

作者简介:达拉,本名娜恩达拉,达斡尔族。1973年生于内蒙古莫力达瓦旗。作品散见于《民族文学》《青年作家》《芳草》等报刊,小说《等待被赎的黑羊》改编成电影《哈布库的羔羊》。鲁迅文学院第十二届少数民族作家高研班学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

  ◎达拉(达斡尔族)

  一

  都是那台缝纫机捅的娄子。凤瓜听说王贵要开裁缝铺,从偏厦屋翻出没有机座的缝纫机,掸了机头的灰,上肩迈脚,把卵石小径踏得像众人擂天鼓,脑袋后仰着出了庭院门。刚拐过前巷道,碰见了村长。胖墩墩的村长问凤瓜是不是又去哪个墙根讲故事了,讲故事咋还抬个机器?凤瓜脖颈子一红,说我去大妮家,不讲故事。

  凤瓜是个高个子的小伙,出脱得古灵古秀。哈石太能掐会算的牤牛生前说,凤,神鸟也。凤与风同音,凤是风鸟,也就是风。这凤瓜走路甩臂像卷着风,能把就要睡着了的吴占生吹得满面红光,眼眶子也泛出夺目的光来。哈石太的老老少少想凉风时便喊,凤瓜快来。凤瓜甩袖筒子来了,那些听都没听过的奇事怪事,像一块块凉糕从嗓子眼儿吞人肚腹,人们就不那么躁了。这让吴占生的筋骨更舒展了,枝枝节节上如开了花,脸庞上跟压出的衣褶子一样细密的皱纹也嵌了朵朵花,谁见了都夸他身上香喷喷的。霞婆却说我男人不抹香膏的。风瓜有时候也说没故事了,吴占生就从人堆里站出来,目光格外灿然,一只手掐在腰上,一只手深情地一搂,搂出了哗哗的掌声,—对眼仁润汪汪的。掌声像琴弦拨出的乐音绕耳半晌了,吴占生才说,我的瓜,你给乡亲们讲以前的,讲个二遍三遍。围了一圈的人们也说讲以前的也行,凤瓜是春风,能把将死的木头吹出嫩芽来,也就能把老故事讲出新意来。吴占生不住地点头称赞,是春风,春风好呀。凤瓜便看大妮。大妮的脸颊飞来一抹霞,捏着衣角也要听二遍三遍。这么招人稀罕的凤瓜没骗过人,吴占生却被人骗了。

  那还是八年前或十年前的事。一个男的跟一个女的来兜售蝴蝶牌缝纫机机头,说是南方一家纺织厂上新品,急需雇用实在的缝纫工,一是免得乡下人进城务工,挤得城里人满为患,二又能控制诸如空巢老人、留守儿童等棘手的社会问题,这前前后后的村屯可都留了几十台呢。说得哈石太人户户都要留一台,梦想着足不出户,坐在炕沿动动手,一沓一沓的钱就来了。可一听要先付一千块,打的如意算盘把一个晴天打成了阴,刚泛上喜色的脸都抹了层层灰,庄稼还没挂豆荚,都出不起钱。吴占生出得起钱,就留了-一台。那男的临走时掏出手机说我这就告诉厂里,马上发一车皮布,这离火车站不远,发家致富就这么容易。吴占生送出庭院时说了一句话,货一定保质保量,我们跑不了。吴占生没跑,那俩人却跑了,再也没回来。霞婆不干了,跺脚骂遇到了一对狗男女,江湖骗子,是挨斧头剁的,骂自家的汉子没脑子瞎了眼败了家。吴占生被骂得眼前一阵黑一阵亮,一怒之下,缝纫机给扔进了偏厦屋。霞婆成天哭闹,哭坏了眼睛,做不得针线细致活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