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魂兮归来


□ 郑 以

  远逝的风景
  
  前日,友人约我去看几处抗战文化遗址,我欣然前往。能浏览60年前的风景,探寻那段历史文化印迹,与那个时代的人们对话,当是一件美事,何乐而不为?然而转了一圈以后,我们均默然了,心情有些沉重。
  陈诚官邸掩于一片杂树乱木之中,已破败不堪了。左边几间屋窗棱皆空落,似一双双惊惧、哀伤的眼睛。屋的椽檩大都朽烂,有的屋墙已倾垮。右边的屋已拆,依稀可见些残砖断瓦。紧挨着,则是一栋钢混式楼房,那靓丽与堂皇更压得陈公馆萎缩而瘪陋。我们欲进楼小坐一会,问些当年的情形,然而,楼门却是锁着的。
  陈诚抗战时任六战区司令、湖北省政府主席。其时,武汉被日军攻下,陈诚的官邸和省政府便西迁至恩施。据说,陈诚当时在恩施察看了好几个地方,最后选定这山清水秀的龙洞,修他的官邸。陈诚的眼力不错,龙洞风景宜人,又便于隐蔽。官邸周围漫山遍野的水竹,屋后一壁老岩,极险峻。正是在这样一个清静且安全的所在,陈诚指挥六战区军队,与敌周旋,给敌以重创,并最后扭转败局,收复了失地。他也由此而成为抗日名将。
  作为抗战文化标志性建筑,陈公馆应是保护得很好的。应该有专人看管,并维修、整理好,让其发挥遗址的教育作用。然而人们却任其荒凉,任其垮塌,将其遗忘于记忆的角落。须知,我们遗忘的不仅仅是一个建筑物,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遗失的是一种文化,是一段历史。而历史的链条是不能断的,文化又怎能不传承下去呢?
  “复楚亭”的命运比陈公馆更惨。我们沿杂草覆盖的石径去看复楚亭,然而又怎能看得到?我们在龙洞湾寻了好一阵也未见什么亭子?恰逢一赶牛过来的老人,我忙问复楚亭在哪里?老人指一个小山峁,说,就在那里,早拆了。
  友人细问何时所拆?何人所拆?老人说,是破“四旧”时拆的。我和友人互望了一下,便沉默了。复楚亭是当年陈诚为蒋介石修的。那一年,湘鄂沦陷,蒋介石到恩施察看防务,住在陈公馆里。初来的当晚,陈诚便命手下人组织劳力修复楚亭。哪知修至半夜,眼看快完工的亭子又倏地垮了。陈诚急躁,挥鞭猛抽手下人,命令他们务必于天亮前修起,否则一律枪毙。手下人忙吼工匠,要他们拼死命抢修。果然天明前亭子抢修起了。蒋介石清晨起来,推窗面林,忽见一亭立于不远的小山上,上有“复楚亭”三个鲜红的大字,不禁心动,忙喊来陈诚,褒奖一番。
  陈诚当时修此亭虽为取悦于老蒋,但也传达出他收复荆楚的决心,这一点是难能可贵的。其实他彼时的气概也代表了六战区数十万官兵的心声,反映了沦陷区百姓的愿望。
  然而,就因为他是反共老手,就因为他的主子蒋介石是民贼独夫,便要将他们弄成的复楚亭当成“四旧”铲除掉。
  这种恨人及鸟因人毁物的形而上学是十分有害的,也很可笑,可悲复可恼。
  
  历史的天空
  
  在土桥小学后的将军山上,我们寻找着当年的“抗日英雄纪念碑”。但我们终无所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