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专案


□ 苏 北

专案
苏 北



我曾和旧同事一起搞过三个月的专案。三个月里,我们同吃同住。专案的地方是一个叫雷官的镇子。镇子很小,很破烂,唯一的一条街道泥泞不堪。案子是查一个叫陈有余的人挪用贷款的事。陈有余是雷官信用社的外勤人员,他也是当地人,春天耕牛种子贷款时,一些熟悉的农民,为了图省事,就把私章交给他,让他代办贷款,都是乡里乡亲的,大家信任他。没想到陈有余在私章上做手脚,立了别人的借据,盖了别人的私章,却把贷款自己用了。这样的事,不到还款期也发现不了,他用这些钱赌博,还养了一个“小奶奶”(情妇)。
查清这样的事情工作量很大,他办了几百张借据,除案子爆发发现的那几张外,其余他经手办的借据,也不知有多少是冒名的?那时条件差,又没有多少电话机。为弄清他究竟办了多少假借据,我们只得带上借据,一户一户农民家去核实。
正是七八月的大夏天,白天我们顶着烈日一户一户人家核实,晚上回来一身臭汗。我那时也才二十出头,小青年一个,精力是出奇的好。白天办完案,晚上我就躲在帐子里背诵郭沫若的诗,把《女神》抄在一个笔记本上,一心做着文学梦。
我们专案组一行四人,除我,还有老王、老冯、小毛,老王岁数较大,是组长,老冯是瘦高个、快近五十的人,小毛比我大几年,家里孩子还小,他腰板很直。我们一日三餐都是在公社食堂。也住在公社招待所里,四个人住一间房子。食堂的伙食千篇一律,有时我们四个人出份子,买一副鹅杂,两瓶啤酒,将屋里的四只小方凳搬到院子里拼在一起,再借两条长条凳,四个人便有滋有味喝上一回。酒喝完了,天也黑了。院子里漆黑漆黑的,蚊子在耳边嗡嗡地飞着。抬头看天,有时一天好星星,密密麻麻,银河汉界看得一清二楚。大家坐在院子里,一边用扇子赶着蚊子,一边聊天。慢慢夜深了,有人打了个哈欠。困劲上来了,于是回到床上,一会便睡着了。
有两件事不得不说。这个信用社的主任姓潘,是位老同志。说是老同志,是因为他是国民党部队的一个连长,是傅作义部队投诚过来的。他转业后,就回到家乡的这个信用社当主任。老潘没文化,为人相当糟糕,生了七八个孩子,都是丫头片子,小七子小八子也还小,家里整天叽叽哇哇的。他的老婆皮肤非常白,长了一副刀把子脸,活像个地主婆。整个夏天,她就躺在自家堂屋的大吊扇下的躺椅上,翘着二郎腿,叼着香烟,嘴里喊着小七子小八子别吵了!可小七子小八子并不停下,依然在床上跳着闹着。
老潘孩子多,小七子小八子虽拖着鼻涕,可大丫头二丫头都十七八了,亭亭玉立,皮肤继承了她们的妈,而脸型继承了她们的爸,瘦长脸,大眼睛,活像现在的张柏芝或章子怡,整日唱着歌在家里进进出出,家里人不把她们当一回事,可是很吸引外面的人的眼球,比如就吸引我这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的眼球。可我当年书呆子气十足,对潘家丫头的爱慕,也仅限于多看几眼,引而不发,可是最后还是弄出了故事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