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旧祠堂


□ 林峰

  我要说的事,发生在1989年。那时,我分配到梅溪村支教,若不下暴雨,还是可以在镇菜市场附近等柴三机。南方的雨季多,运气不好,只能等,等不到就只能走路,走得快,要两个多小时。村里一些物品完全靠这种装载柴油机的所谓车来运输。人相对坐在拱形车兜两侧,上下颠簸,一遇到转弯处,一边用脚夹紧行李,一边要手抓铁栏杆,来村里支教的老师说,感觉叫“飘大箱”。到村里,下车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抖一抖身子,让散架的骨骼回到正常记忆中来;其二,大口吞口水,好让耳膜听到已经比平时高好几度的声音。

  我拎着箱子,一手抱着装有脸盆洗漱用具的袋子。半坡下车,我还以为,学校就在路边,可师傅却说,从荔枝林随着石子路走下去,便知道了。“屁股大的地方,好找。”他说完补上一句,“蹲着走。”说完,嘟嘟地挂挡开走了。石子路上落满巴掌大的荔枝叶子,丛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味,好多年后,我站在树下使劲嗅,确定是一股樟脑丸的味道,让我恶心反胃。

  石子路有三三两两的潮湿处,我突然脚一滑,脸盆落在叶子上,似乎落在弹簧上,但拿起来看时,却是磕去了一片皮,叶子下的土疙瘩里长着大石子。我似乎没有从刚才柴三机的震动中恢复过来,这才蹲着老实地放慢脚步。过了斜坡是一条鹅卵石铺成的石子路,夹杂着黄土。约莫十多分钟,看到一片土疙瘩坪(操场吧),坪靠坡是一座新祠堂,拱形大门,青砖砌成。“还不错,”我心想,“有什么办法呢?”

  见过校长,规规矩矩交代了班级和制度,而对我来说,其实是安顿好寝室。我来,算是学校第四位教师。在我之前,已来了一位女教师,同一批毕业分配,但她早来三天。

  我去的地点不是这座新祠堂,原来,梅溪小学分为两处,另一处设在村东头三四百米的旧祠堂,也是拱形大门,木结构,两层,楼下是五六年段教室;楼上是老师的寝室。支教的老师,任教高年段,这主要考虑学校的毕业成绩。旧祠堂,已做了几十年的学校了吧,楼梯、扶手和楼板,泛发着浅白。楼梯转弯上方木墙上写着脱了皮的漆红大字——“高举伟大领袖……”后面的字被一间小阁楼遮挡住了。寝室的木板墙贴着报纸,发黄,偶尔从墙板上露出“上山下乡,团结奋斗”字样的报纸,这大多是知青时代的字迹。听校长说,祠堂曾经就是知青点。

  她——那位女教师在拱形大门前鼓掌,引来校长的哧哧笑声。

  “小心有鬼,”她竖起食指说,“上面,旧祠堂的楼梯顶上,曾经有知青……”她说到这里,伸出舌头。我喜欢这种迎接方式,毕竟大家是年轻人,气息相通。

  “一定是女的,”我说,“而且像……”我用手指了指她。

  “像你这么帅。”她立马用手回指我,摇摇头,深表担忧。我上楼梯时,用力跺脚,整个木搭建筑上下摇动,咯吱咯吱响。“女鬼没来,你们先完蛋。”她干脆利索。她,属照顾女教师,住在新祠堂单人间。

  莫,从教室出来时,呵呵地笑。寝室房间里最显眼的就是他的吉他。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