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唱给无名者


□ 冯 敏

  作者把这篇小说放在了路上。于是,那片荒凉的土地就因军人的存在而有了命名,有了文化和历史。"我"是去发现和阐释这些命名的,就与小说中的人物有了情感上的沟通,就有了沟通中道出的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和为尘埃掩埋的无名者。这样的写法必然重叙述而轻描写,我们通常管它叫白描。白描一般用于短篇创作较多,它并不在意故事的完整性而重在表现意境,重在主观情绪的抒发。其实,我觉得这种写法挺难的。它须有高远的境界,如是才能出恬淡的味道,淡而有意蕴。弄得不好,恬淡就变成了平淡。
  我读了衣向东的一些小说,多为这种白描式的写法,也大都是这种恬淡的味道。我时时疑惑,年轻气盛的年纪,衣向东何以自觉追求这种费力不见彩的写法?我想,风格即人,这与作者的平民意识有关。衣向东不似那些阳刚气十足的军旅作家,为表达一种战争理念而拼命寻找"大词"。那种寻找我认为恰与小说精神、与小说的叙事伦理相悖,那样的作品可以轰动一时,却难以行之久远。八十年代许多颇有声势的军旅题材作品,在九十年代为人们所淡忘是不争的事实。小说不是史诗时代的产物,它不是造神的艺术,它是一种表现世俗生活的文学样式,也必然与世俗精神为伴。因此,世俗人物当然地成为小说的主人公。重日常生活的细节与语言,重情节逻辑的演示与铺排,是这些方面考验着作家的功力。小说中的人物并非代表一种观念的存在,而是代表一种现实关系的存在。从这个意义上说,衣向东的小说是忠于生活的。在《走过的地方》这篇小说里,衣向东写了特定环境下的一群军人,一群在艰苦环境下过着日常生活的军人。第一人称的限制叙事,当然不会把故事全部兜底地讲完,留下的空白正是有待我们回味与思考的方面,也是小说在情节方面的张力所在。它告诉我们,和平环境下的军人同样要做出很大的牺牲。如果说八十年代的军旅文学多是在战火与硝烟中塑造英雄,更多地体现了当代军人美学意义上的崇高的话,那么九十年代的军旅文学更注重表现和平环境下,军人那种伦理学意义上的崇高。我认为衣向东的创作走的正是这条路子,反映出军旅文学这些年来的变化。衣向东的中篇小说《吹满风的山谷》得到鲁迅文学奖评委们的普遍认可,不仅是对衣向东个人的肯定,也是对军旅文学九十年代以来审美趣味变化的肯定。鲁迅文学奖中篇小说评委、评论家张韧先生点评《吹满风的山谷》这篇作品时说,不是因题材的原因而获奖,而是因为它的写法新而获奖。评委会主任委员、作家邓友梅先生对这篇小说的评价是:故事人人会讲,但讲出味道不容易,这是一篇讲味道的小说。我由衷地认为,他们的意见非常中肯到位。其实写和平环境下的军人生活难度更大。
  衣向东的作品是唱给无名者的,他的作品大多描写普通士兵和下级军官,他了解他们的生活,对他们的境遇也感同身受。因此,在衣向东的小说里,既没有对人物的人为拔高,也没有居高临下的怜悯或审视。作者对他们的态度是平视的,是与心相印的理解。我觉得能做到这一点看似简单,其实很不容易。以我军旅生活的经验,衣向东的小说每每能走进我的内心。因为那些普通军人太微不足道,而又有太多的东西需要表现了。我进而认为,没有一种脱离整个社会大环境下的所谓军旅生活,也没有一种单纯表现战争的所谓军事文学。生活也好,题材也罢,那只是为作家们提供了一种环境,一种表现人与人性的环境。当八十年代的激情消歇之后,军队作者们把视角投向那些普通军人,用更多的精力去表现他们是顺理成章的事,是顺应了社会日益平民化的大势。从这个意义上说,衣向东的小说代表着新一代军旅文学的审美情趣,也代表着新一代军旅作家突破陈规的努力。......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