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叶维廉中西诗学研究论析


□ 徐志啸

  摘要:美籍华裔学者叶维廉对中西诗学提出了寻求跨中西文化共同文学规律的口号,他努力从东西方传统诗学的比较中寻找共同的“模子”,以此探讨其中存在的汇通与歧异,并对中西诗歌作了同中之异和异中之同的辨析,有利于对中国传统诗歌的总体把握,值得中国学者参考借鉴。
  关键词:叶维廉;中西诗学;比较;汇通
  中图分类号:I207.2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257-5833(2008)10-0140-10
  
  作者简介:徐志啸,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 (上海200433)
  美籍华裔学者叶维廉对中国古代诗学的研究着眼于寻找东西方文学的共同“模子”,以便借助这种“模子”作贯穿内在机理的打通,这是他有别于其他美国学者研究中国文学和中西比较文学的独特之处。具体地说,他认为,中国和西方的文学中存在着共同的“模子”,这种“模子”是文学中结构行为的一种力量,它可以由使用者按自己的设想拼配而成,而“模子”所采取的方式可以有多种,观念的、美感经验形态与语言的、文类或体制的、主题或母题的等等,以此通过比照,寻找异同,诠释和认识存在于不同地域和文化中的人类共同的文学规律。毫无疑问,叶维廉的这种探究和认识,具有其独特之处,我们试对他由“模子”而生发的一系列寻求中西诗学比较和汇通的论述作番论析,并结合中英诗歌的具体案例作比较分析,从中了解他对中国古代诗学和中西文学比较的独到见解。
  
  由“模子”引发的比较
  
  叶维廉是在《东西方文学中“模子”的应用》一文中明确提出“模子”这个概念的,他认为,在东西方文学中,存在着可以概括各自文学形态和特征以及或可兼顾两者共同特点的“模子”,这种“模子”的存在形式可以多种多样,有观念形态的,有美感经验的,也有涉及文类或体制的,我们在对它们作寻根了解时,不能认为它们是一成不变的,它们其实是不断变化和生长中的,它们会增改衍化;我们在研究这类“模子”或在为其下界义时,必须要顾及“模子”形成的历史,即文学的外在因素和文学史的领域,由此便牵涉到了中西比较文学问题。
  当人们将东西方不同的文学(作品或作家)作比较时,会自然地遇到“模子”问题的冲突,因为两种不同文化根源的文学,有着不同的“模子”,虽然它们之间可能会有“共相”存在,却也无可否认地有着相异之处,这种“共相”是两个“模子”的交叠重合处,而它们的相异处便是不相重合的各自独立部分。叶维廉认为,这相重叠的部分乃是中西比较文学的重要焦点,也就是通常所谓的超越文化异质限制的“基本形式及结构行为”(从理论上说,这种超越也应包括同质文化范畴,因为比较文学的涉及范围,既在异质文化间,也在同质文化间,只是异质文化从比较的价值和意义上说,似乎更具有典型性和代表性,而同质文化间的比较,其典型性和代表性就不那么显著了——笔者)。
  这就要联系到比较文学的“法国学派”和“美国学派”了,这两个学派是比较文学学科领域迄今为止公认的两个具有开创性意义的基本学派,它们各自创导了自己的研究范畴和研究对象:前者着重于有实证依据的影响关系研究,强调文学和文学之间的实际联系或互相关系,通过寻找其间实际存在的实证依据,探讨不同国度或民族之间文学的影响关系,此可称为影响研究或实证研究;后者偏重于毫无任何客观联系或相互关系,完全在平行的条件下,对两种(或两种以上)文学作品,作具有文学本质价值或意义的共性或各自具有独特个性特点的探讨,此可称为平行研究或文学的共通性研究。叶维廉指出,“法国学派”认为,文学和文学之间作比较,必须每事每物都有历史或现实的根据(即所谓实证依据),因而其特别注重资料的全面搜索,不能有任何的遗漏,也不可有丝毫的作伪,这是所谓的“影响”(实证)研究——比较文学的关系研究;“美国学派”则认为,法国人从事的所谓文学关系研究,完全不是对文学的内在本质作研究,而是在做文学的外部研究工作,此或可谓“文学外贸”研究,从他们(法国学派)的观念来说,似乎两种文学如果不发生直接的“外贸”关系,就不能作比较研究了。美国人(美国学派)主张,文学作品完全可以超脱历史(或现实)事件本身而具有自身的美学结构,完全可以作不同文化根源条件下文学之间不发生任何关系的平行比较研究,从中探讨存在于两者(或两者以上)之间的文学的共同规律。由此可知,法、美两派显然是难以相融的。那么,如何才能解决这两家(法国学派和美国学派)之间客观存在的矛盾呢?
  叶维廉提出,唯有通过对“模子”的寻根探固的比较和对比,才可以解决法国和美国这两个学派的争论,因为“模子”的探寻和讨论,正好可以兼及文学的历史衍生态(影响关系)和文学的美学结构行为(平行比较)两个方面。由此,叶维廉认为,确立“模子”的概念,寻找共同的“模子”,在东西方文学的比较实践中有着重要的意义和迫切的需要,不能只找同而消除异,也不能只找异而忽略同,必须要藉异而识同,藉无而得有,从而做到同异全识,历史与美学汇通。为此他列举了一些实例加以说明。例如,我们在讨论屈原的诗歌及其创作风格时,常好说到浪漫主义,认为屈原诗歌属于浪漫主义特色,屈原本人是个具有浪漫主义风格的诗人。这个所谓的浪漫主义,究其实质并非中国的特产,它乃是来自于西方的一个文学流派概念,兴盛于欧洲的十八、十九世纪,如果我们缺乏对西方浪漫主义这个“模子”的认识和把握,恐怕难以确定中国的屈原及其诗歌究竟是否属于西方概念上的浪漫主义,更难以确定这种浪漫主义在屈原作品中的具体内涵和艺术表现;反之,倘若有了寻根的认识,知道了“模子”的概念,认识到屈原诗歌与西方浪漫主义不仅两者本身各为“模子”,且两者之间也有着共同的“模子”——它们有相重叠之处,然后再来具体看屈原诗歌的风格表现及其人物形象,我们就会有比较切实的认识了。对屈原作品中那些充满想象和浪漫色彩的艺术表现,特别像《离骚》后半段那样在理想的天国展开想象的翅膀驰骋翱翔,就能做出比较切合作品实际的描述和合理的解释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