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卡车反革命


□ 孟昭民

1977年农历新春,寒风凛冽,刺肌透骨。经过头一年10月那场斗争,“四人帮”束手就擒,亿万人民额手称庆,载歌载舞,翘首企盼着尧天舜日的到来。可是,那个臭名昭著的“抓纲治国”论,却像一把烧红的烙铁,向着遍体创伤尚未结痂的人民共和国的肌肤上狠狠地烫去,人们似乎听得出那被烙得吱吱作响的声音,看得见火红的烙铁下冒出的丝丝白烟,嗅得出皮肉被烧焦的腥臭味。
当代的“绛侯”粉墨登场,第一道指令就是坚决镇压一切反对华主席的“现行反革命”,公安部为此专门下发文件,要求在短时间内打一场歼灭战。顽固坚持极左路线的山西省运城地区的主要头头不甘落后,立即祭起了“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武器,向着广大无辜的干部群众挥起了屠刀,几天之内就抓了一大批所谓现行反革命分子。紧接着,地区公安处从这批“现行反革命分子”中精心挑选了8个“典型反革命”,把他们五花大绑,挂着黑牌,押上卡车,游街示众。为了防止这几个现行反革命分子集体暴动,或者跳车自杀,又给他们戴了手铐,然后用一根粗麻绳把他们连在一起,把绳结牢牢地缚在大卡车的马槽板上。卡车上安装的高音喇叭从早到晚反复播放着事先录制好的批判8名现行反革命分子的录音。公安干警荷枪实弹押解着这“一卡车反革命”,逐乡逐村游斗批判,杀鸡儆猴。从1977年3月1日到31日整整一个月,游遍了运城地区13个县的县城和大村大镇。
这“一卡车反革命”,果真像高音喇叭里批判的那样,是“最凶恶、最危险的阶级敌人”吗?果真是“与人民群众不共戴天”吗?果真是“货真价实、不折不扣的人民公敌”,果真“应该被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吗?我当时就是这8名典型的现行反革命之一,我同他们7位一起挨批挨斗,朝夕相处,对他们所谓的反革命罪行的真实情况(案情)了解得一清二楚。下面,我将用同一个模式来叙述他们各自的故事,即以他们的名字作小标题,然后用楷体字记下游斗时高音喇叭里播放的批判词,亦即政府对他们的政治结论。接下来再原本本地讲述他们各自的故事。

李跃文

现行反革命分子李跃文,男,现年55岁,富农成份,高小文化,运城县车盘公社人,捕前系该公社联校校长。该犯出于剥削阶级本性,一贯仇视社会主义,仇视共产党,仇视伟大领袖毛主席。去年9月9日伟大领袖毛主席逝世后,该犯敲锣打鼓,燃放鞭炮,拍手称快,肆意发泄刻骨的阶级仇恨。英明领袖华主席上台后,该犯多次狂呼反革命口号,其反动气焰嚣张已极。罪行严重,民愤极大,现已逮捕,定予严惩。

1976年春天,李跃文20岁出头的二儿子已到了讨媳妇的年龄,媒人们把李家的门坎都踢断了,争着把闺女嫁给这个家道殷实、颇有人望的人作儿媳妇。老两口七挑八拣总算定了下来,良辰吉日就定在农历8月16日(公历1976年9月9日)。这天一大早,左邻右舍、亲戚朋友都来贺喜。李家的小院里大红灯笼高高挂,鲜红的对联贴门楣。正午时分,新妇进门,登时鞭炮齐鸣,鼓乐喧天。两鬓斑白的李跃文夫妇笑得合不拢嘴,贺喜乡亲纷纷翘起拇指,连声夸赞小两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喜庆的宴席甫散,跃文夫妇叮嘱村里的年轻人晚上一定来闹洞房——无人闹洞房在这儿被认为人气不好,大不吉利。下午四时,迎亲送亲的客人还未走散,忽然,大队部高音喇叭传出了惊天动地的噩耗——伟大领袖毛主席因病医治无效,于9月9日(农历8月16日)凌晨不幸逝世,并公告在国丧期间,停止一切娱乐活动,以示哀悼。这个突如其来的噩耗把全村男女老少都惊呆了,人们顿时觉得天塌了,地陷了,村里巷里一片啜泣。沉浸在喜庆气氛中的李跃文也悲从中来,大滴的泪珠顺着布满皱纹的腮帮子流了下来。国丧期间停止一切娱乐活动的告示给他的印象最深,他不敢怠慢,赶忙找到他家的婚事主持人,让他立即告诉村里的年轻人,晚上就别来闹洞房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