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当前艺术设计批评的三个尺度


□ 徐晓庚


当前艺术设计批评的三个尺度图片1
设计学界的有识之士提出开展设计批评,指导设计学的建设与设计创作,这是很好的想法,但大家并没有提出设计批评的基本标准或尺度,设计批评如何建设就成了一个口号,难以产生批评的效应。设计不同于文学艺术,不能以审美性、政治性为主导原则,我们的设计理论界不可以手持文学与艺术的尺度来进行设计批评,这也不应成为设计艺术批评的标准,艺术设计是亚艺术,它有着设计学的自律性,我们应针对设计学的学科特点提出相应的批评标准,这些标准的确立,应当是借鉴文学艺术的批评标准来形成的。针对设计学理论建设的这种学术现状,我们可以寻找到的设计批评标准有哪些呢?在当前的情况下,笔者认为人文意识、文化性和经济性应成为从事设计批评的基本尺度,这些方面的含金量的多少应该说决定着设计水平的高低,我们应该以此来指导设计学和设计批评的建设。

一、 人文意识

人文意识应成为设计批评的尺度,为何这样说呢?设计要成为艺术设计,让设计有艺术性,就必须有艺术的个性和艺术的独创性,这就需要设计有人文性;其次当代设计要求讲究环保意识,要讲究生态设计,要设计为人的家园来设计,这就决定设计要有人文意识,所以人文意识是设计好坏的基本尺度,这也应是现代设计批评的基本标准。我们当代的设计最缺乏的就是这方面的文化内涵。当代中国的设计缺乏人文意识是历史造成的,也是我们在设计创造的过程中缺乏这样的意识所形成的。中国设计史历史悠久,长期以来是“百工”之技,现代设计也是作为工艺美术来发展的,没有进行人文意识的设计启蒙,真正的现代设计是起于上个世纪的80年代晚期,而中国的现代设计才只有近20年的历史,在这期间,我们的设计走完了西方150年的设计发展史的路程,没有消化西方的设计内涵,就与西方设计进行平等的对话进行发展,出现设计没有人文意识是可以理解的。西方设计的发展之所以有着人文意识,这与他们进行人文启蒙教育是分不开的。1851年,当莫里斯看见水晶宫后,称其为“怪物”,就是看到了英国设计对自然的破坏,设计没有艺术性,他开始提出“技术与艺术的结合”,在英国进行设计启蒙,对英国设计进行批评,并投身到“工艺美术运动”的实践中去。格罗佩斯在英国考察“工艺美术运动”后,在德国进行设计启蒙,提出“好的设计”和“平民设计”,以此作为自己的设计原则,以此来促进德国的设计。他在《包豪斯宣言》说 :“把各种艺术和各种流派结合在一起从而创造一种新的统一性的想法就成了包豪斯的指导原则。这新的统一的基础就是人的自身,由于是具有生命力的有机体,它才具有意义。”“人的自身”极为重要,也极为根本,这就是说设计是为人而设计,为此他投入到包豪斯的实践中去。中国是在没有这一过程的前提下就直接从事现代设计。我们在发展现代设计时缺乏设计的批评启蒙。中国当代的设计中,设计人员缺乏设计意识,设计大多是在复制别人的东西,自己的创新设计产品太少。我们的设计师不是从生活中来发现问题来设计,而是在跟着别人走,设计缺乏具有超时代的设计产品来应对发展中的和未来的市场需要。例如,夏天的南京和武汉是出名的“火炉”。如果大家在这里乘公交车,车厢座位无法坐,太阳早已把座椅烤热了。如果关上窗户,汽车内的空气让人发闷,不关窗口,太阳又很晒人。我们的设计者或厂家对此视而无睹,我们能不能设计一个能透气又能遮挡阳光的可以升降的窗帘来解决这个问题呢?这就是缺乏从生活、从人性化以及从现实问题出发来从事设计,是没有创造性的设计产品。简言之,这是没有识的设计。我们提倡以人文意识为批评的标准,来引导中国设计的发展,批评设计中存在的问题。

二、文化性

新世纪的全球设计战略是要突出设计的文化性,只有有文化的设计才能占有世界设计的份额,迎合人们的消费心理。日本的设计师已经提出日本新世纪的设计=文化。日本东京艺术大学的尾登诚一教授曾说过 :20世纪日本的设计是经济的设计,21世纪的设计是文化的设计。日本和欧美在旗鲜明地以“文化性”来发展设计,也就是说“文化性”是设计成功与否的标准,这也理当成为设计批评的标准或原则,我们当前的设计批评学的建设也应该以此为尺度来从事批评。其实只要回顾柏林包豪斯的课程设置,我们就知道柏林包豪斯早已确定的这一设计方向,只是这一思想在新世纪才被明确地提出来了。什么是设计的文化性呢?在笔者看来,设计文化就是设计产品和设计过程中能见出一个民族的历史文化的顺承与发展,在此之中,我们能感受到一个民族的历史和文化。设计产品不仅要有现代的科学技术因子,更要有着民族文化的浓缩。只有包容着民族文化的设计才能得到世界各民族的喜爱,这样的设计才能成为占领全球市场的设计。这些设计产品成为一个民族文化的象征,它不是一次性的消费,而是可以再生的文化资源。世界上有很多这样的设计经典,可以让我们从中受益。韩国世界杯足球场,它是韩国历史和民俗及现代高科技的浓缩。韩国的历史是一部帆船史,韩国人是坐着帆船来到济州岛发展起来的。他们非常好客,只要是家中来了贵客,就用八角形的盘子盛上食物来招待客人。这位设计师把这些历史与礼俗浓缩起来,所设计的2002年世界杯足球场,外观是八角形的礼盘,内部用的帆船原理来设计,他们用这个足球场来迎接世界各国的朋友。今天韩国,已经把它作为旅游经济来开发。类似这样的经典,还有埃菲尔铁塔,悉尼歌剧院、白宫等。中国当代的设计很多是割断历史的设计,是没有历史文脉的设计,许多好的历史文化资源被抛弃,全部抄袭西方的东西。日本人对这一现象早有生动的批评,他们说中国人聪明,很能创造,但是也很会破坏。我们今天的设计就是这样的。城市广场设计都是清一色的西方式样,一个草坪,一个大喷水池,好一点的地方有几个广场雕塑,即所谓的新公共性文化设置。我们的广场设计不去继承中国好的园林文化,而是一味地西化,这真是让人不可理解。中国园林中有借景、造景和造势,讲究虚实结合,有动有静,这些好的设计思想,我们的广场设计没有继承,而是弃而不用,这就说明我们的广场设计是没有文化的设计,从中见不到历史的文脉。相反,西方的近现代设计却很重视我国古代的设计思想,中国传统的设计在西方很有市场。北京的奥运会“鸟巢”就是西方学习我们民族的文化,在中国获得了成功。德梅隆说 :“这个体育场的整个结构的表现力,不仅可以告诉人们哪里是入口,而且还能让人们产生丰富的联想。有人形容它是鸟巢,这可能是公众的印象。但实际上,我们还可以把它解释成其它中国建筑上的东西,比如菱花隔断、有着冰裂纹的中国瓷器。它又像是一个容器,包容着巨大的人群,这些都是中国的文化。” 如果看法国、日本和韩国的民居建筑,我们能从中感受到他们的文化传统得到了完好的表现,他们的设计中有着历史的余韵。而在这方面,虽说我国有着很好的传统,但我们不学习、不开发,反而抛弃,这是应该值得反思的。建筑设计是如此,其它方面也相当程度地有着这样的状况。当代中国的设计师很多根本不学习文化史,设计中没有文化是必然的。现在有很多学习设计的学生,不学习工艺美术图案,他们的作品中没有设计的过程,只是电脑中下载的图案的拼合,他们的作品中根本没有设计的文化继承。这种现象很令人担心。如果我们的设计长期这样发展,不仅会失去我们国内的市场,而且与国际市场的差距将会越来越大。我们应该加强设计的文化性的批评作用,强调设计的文化意识,促进设计的良性发展。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4年第09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