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丁香花为谁开放


□ 王 松

  一
  
  撒苏搬来柳荫街那天正下雨,4号院门前的丁香怒放出袭人的香气。
  撒苏走到院门口忽然站住了,冲着雨中那簇幽嫩的丁香呆呆地愣了一会儿,又笑了一下。撒苏这个奇怪的举动立刻引起西屋冯老六的注意。冯老六推测,这个身材细瘦的年轻人很可能脑筋有问题,否则不会对着那样一蓬乱糟糟的花草傻笑。西屋冯老六一家恨这簇丁香花早已达到深恶痛绝的程度。尤其到夜晚,它不仅总是释放出扰民的香气,还会招来各种穷凶极恶的蚊虫。尽管冯老六想尽一切办法,却仍然对这些蚊虫防不胜防。
  在撒苏搬来的同一天上午,兰天也带着女儿兰雪回到柳荫街的4号院。关于回来的原因,兰天没向父亲兰爷作任何解释。兰天手里拖的那只很大的拉杆箱和身后跟的兰雪已经说明了一切。兰爷也没向女儿问任何话,只是淡淡地拿过一条毛巾,让她们母女擦一擦脸上和身上的雨水。兰天接过毛巾只让女儿擦,自己不擦。兰天的身上满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有的地方已经泛黑。兰天不想让父亲看到这些伤痕。
  兰爷看一眼女儿,问手续是否都办妥了。
  兰天说办妥了。兰天一边说,就打开那只拉杆箱开始收拾东西。兰爷叹一口气说,办妥了就好,早应该回来了,树挪死人挪活,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就从头开始吧。兰爷接着又说,你和兰雪就还住那间大房吧。兰雪立刻不同意,说要自己住一间。兰爷说没有了,旁边的那间小南屋刚刚收拾出来,已经租给一个从外地来的年轻人了,人家说好今天就搬过来。兰天说刚才进院子时已看到了,那个年轻人正在雨里擦玻璃。兰雪哧地一下笑了,是那种尖酸刻薄的笑。兰雪认为,那个傻乎乎的年轻人在雨中擦玻璃是一件很愚蠢的事。
  兰雪说,那个人的样子怪怪的,看上去呆头呆脑,大概是个弱智。
  兰天看一眼女儿兰雪就合上走轮箱。她站起身时突然皱了一下眉,一只手按在腰上。兰雪一边嗑着葵花子,一边对母亲说,你年纪轻轻就总腰疼,以后性生活要注意卫生了。兰天连忙朝窗外看一眼,幸好父亲兰爷这时正一心一意地摆弄他种在门口的那簇丁香花。
  兰天从和祁生开始男女关系就一直伴随着疼痛。第一次是下面痛,流出很多血,但这疼痛很快就被一种巨大而陌生的快感淹没了。也正是因了那一次疼痛与快意掺杂的感觉,兰天十九岁便嫁给祁生。当然,是到法定年龄才补办的结婚手续。那时的兰天已有了兰雪。她开始惧怕夜里的祁生。兰天觉得那醉人的快意已经因麻木而消失,但疼痛却还一直在持续着而且不断加剧。
  祁生做爱的方式很古怪,他无论用什么样的体位,两只手的十根手指总要狠狠掐住兰天身体上所能够到的部位。祁生对体位的要求很挑剔,几乎每次都要变换一下,天长日久兰天的身上就体无完肤了。前些年兰天总在咬牙坚持,每夜都顺从丈夫祁生的一切非分要求和他那双肆意暴虐的手。兰天有时甚至觉得,自己已被祁生蹂躏成一个变态放荡的女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