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地


□ 刘年(土家族)

1

  写下这题目,心里有些诚惶诚恐。

  仿佛触及了某些神圣的东西。

  2

  大山包着昭通。

  因为太远,被春天遗忘。

  高原荒寒,大地健美,古铜色的肌肤,毫无保留地展露在阳光中。

  阳光,是紫色的。

  3

  执意睡在大海子边,让帐篷将自己隔开。讨厌这个时代,轻薄、易变、复杂、艳丽,塑料一样。

  睡垫下面,是一层帐篷布,再下面,就是大地了,那上面有草、树叶、泥沙、石子,甚至羊的粪便。它没有混凝土坚硬,没有瓷砖和拼木光滑整洁,没有席梦思柔软,但它让人信赖,让人沉静。

  每次厌倦的时候,疲惫的时候,浮躁的时候,我都会远远地离开都市。大地,是我的故乡,这个帐篷,则成了我避难、疗养的老家。

  在电筒下看《阿赫玛托娃传》。这个被称作“俄罗斯的月亮”的女诗人,在风声与水声中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好看,之后又越来越朦胧。

  第二天,黑颈鹤的叫声吵醒了我。

  走出帐篷,首先看到的是一弯俄罗斯的月亮。

  很瘦,在蓝天上,冰一样的白和冷。

  4

  太阳,是大地的孩子

  每天都要在大地的怀里休息。

  它接近大地的时候最美。

  它接近大地的时候,大地也最美。

  5

  没有路的地方,到处都是路。

  一个人背着背包,挎着相机,在苍茫的大地上行走,像帝王在巡视领地。

  6

  村子静谧而安详。

  狗见了我也不叫,眯着眼,脖子长长地贴在地上晒太阳,很享受的样子。

  稀疏的一排树,没有花叶。几间茅草房参差错落,土墙在阳光下,是一种灿烂的橙黄,时有裂缝,时有剥落,时有一行儿童写的歪歪斜斜的粉笔字。一群灰鹅,在村口散步,又大又多又肥。走近了,它们会飞,才知道是天鹅。

  喜欢那一条木栅栏,自然,简洁。

  有几处断了,似乎不想围住什么,只是给大地增加一些好看的线条。

  7

  黑颈鹤比翼而飞,轻盈舒展,像纸做的风筝。

  相比之下,大雁们慌乱地拍打翅膀的样子,笨拙而难看。它们的飞翔都不是为了觅食,而是散心或者锻炼身体,或者只是和我一样,巡视一下领地。饿的时候,它们会飞回大海子,找鱼虾和贝壳。

  叙述是真实的,因为天空中没有一朵云。

  8

  走向一家冒出炊烟的土房。

  胖大嫂拴了狗,开了门。我问她能不能给我一点吃的,比如洋芋。她笑了,将我迎进柴门,从牛粪间取出几个烧好的洋芋,刮了几下。递给我。皮没有刮尽,烧焦的地方,有一种特殊的煳香。她又叫女儿弄出一碗自家做的昭通辣酱,用筷子涂在洋芋上。咸辣中有微微的酸,很好吃。

  土门开了,进来一个男孩,挑着一挑水,因为不胜其重,肩膀压得很弯。紧接着,又进来一个男孩,也挑着一挑水,因为个头更小,整个身子都压弯了。他们是老二,老三,大嫂道:老大是刚才倒水的女孩子。最小的那个才五岁,蹲在门口逗几个绒球一样的小鸭。

  养一大串孩子真好,让我想到了一窝洋芋。

  每一颗,都很壮。

  9

  “我默然无语。沉默着,准备重新与大地融为一体。”

  这是阿赫玛托娃的句子,她是那片黑土地开出的一朵白莲。

  松林矮小。在铺满松针的草地上,从天空中倾泻下来的阳光可以毫无阻碍,从平地上过来的风却到不了。这是个睡觉的好地方。我躺下来,打开书,看阿赫玛托娃的忧伤。风送来了松涛,鸟语。黑颈鹤、天鹅、大雁的声音都很嘶哑。身体越小的鸟,叫声越好听。有两只,声音特别圆润,大概半个小时内,一刻也没停过,站起来,又找不到它们的身影。要入睡了,仰对天空,把书盖在脸上。可以具体地感受到像电热毯一样覆盖在身上的阳光的温暖。书页洁白,像俄罗斯女人的皮肤;书页间有一种香,我把它当成是诗人的体味。

  不用担心蚊虫,不担心蛇,也不用担心错过什么,所以很容易入睡。

  也不用担心掉下去,床,俄罗斯一样辽阔。

  10

  那四只小黑猪,让我呆呆地看了半天。

  它们嘴很短,比那种长嘴的猪要可爱得多。

  因为体毛稀疏而呈黑红色,肌肉饱满结实,仿佛浑身充满了力量。它们跟着母亲,在草地上穿行。边走边打架,母亲也不管。不过,它们只是把对方按住,就放开,然后,另一只不服,赶上去,又把它按倒,也是点到为止。

  更多的时候,它们会执著而专注地在泥土里拱。

分享:
 
更多关于“大地”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