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良辰美景》剧本、契诃夫与布莱希特


□ 吕效平



《良辰美景》剧本、契诃夫与布莱希特图片1
赵耀民是我的校友,但直到去年,一直无缘与他相识。1986年我回到南京大学中文系工作的时候,学生剧社正在排演他的《天才与疯子》。同学们告诉我说,作者就是陈白尘先生新出炉的硕士赵耀民。89年,郝刚、赵家捷在南京举办全国第一个小剧场戏剧节,我看到了他的《亲爱的,你是一个谜》,比较地先锋。后来,读过他的剧本《闹钟》,非常喜欢。
《良辰美景》写作于上世纪末。赵耀民为它写下的题记是:“谨以此剧送别20世纪。”他的剧本描写了一个昆曲世家在一个不属于他们的时代中的挣扎与蜕变:昆曲大师吴一蕉一心要让传承四代的昆旦艺术流传下去。但是,大儿子济有被打成右派耽误了学艺;二儿子济余在“文革”中长大,变得十分颓废,他不愿意为这门“没落艺术”奉献自己的青春与一生;三儿子金力的母亲曾经是吴一蕉最有才华和希望的女弟子,“文革”中为了不让儿子学艺,带着儿子去了一个小城市,母亲死后,他被接回吴家,父亲发现他拖着一条瘸腿;唯一的希望寄托在年轻的女弟子锦绣身上,锦绣却与济余恋爱怀了身孕,又被济余抛弃。为了艺术传留的梦想,吴一蕉娶锦绣为妻,认孙为子,希望把锦绣的儿子养育成吴派昆旦的传人。孩子出生的那一天,80高龄的吴一蕉中风成了植物人。吴元在母亲和伯、叔的教养下,三岁学艺,十岁登台。锦绣却因声带疾病不能演唱而自杀了。吴元长大并没有继承昆曲,他成了夜总会的歌坛妖星。
上世纪80年代以来,布莱希特在中国剧坛如日中天,无人不知,无人不谈。赵耀民的这部剧作自然也有它所诞生的那个时代的烙印,“叙述者”的设置便是一例。但是,《良辰美景》在精神本质上却属于契诃夫式的戏剧。它的人物和契诃夫剧作的人物一样,因为不属于他们生活的时代和环境而焦虑;由于他们所反抗的东西是那样既无所不在又无影无形,是他们生存的整个背景,实际上他们根本就没有反抗的目标,他们什么也做不了。因此,它没有古典戏剧中那种人与神,或者人与人冲突的激烈而完整的情节;契诃夫固执地把自己的剧作称作喜剧,但人们却宁可把它们称为“悲喜剧”。赵耀民也把这部戏称作“悲喜剧”,剧中那种由对于美好事物无可挽回地逝去的淡淡忧伤酿就的浓烈诗意与契诃夫的剧作也是相通的,虽然契诃夫酿造诗意的材料还有对理想生活的绝望思念。
在赵耀民的剧本中,不仅有上世纪末的中国社会生活,而且有比较完整的人物,写出了性格,例如济有的不入俗和他的妻子美云的世俗。我没有看过2001年雷国华导演的首演版本,这一次的演出好像是为参加俄罗斯契诃夫国际戏剧节准备的剧目,由1970年出生的俄国导演尼克拉·德鲁切克(NikolayDruchek)执导。我和赵耀民两人共同的老师董健先生看完演出后,失望地说:“俄国人不懂,赵耀民的许多东西根本没有表现出来。”我想董老师指的是剧本中那些带着时代特征的中国生活和完整的人物性格。
那么,演出表现了什么呢?



我把“情节整一性”原则看作包括古希腊戏剧、以莎士比亚为代表的文艺复兴时代戏剧、以法国为中心的欧洲新古典主义戏剧和易卜生戏剧在内的欧洲古典戏剧的基本文体原则,而把这一原则的颠覆,看作始自契诃夫的现代戏剧的基本特征。现代性就是“上帝”的死去和人的精神解放。在古典戏剧里,人们相信这个世界本来应该是完美的,只是因为有了邪恶的势力,才出现了罪恶,只要通过人的奋斗,邪恶就会被战胜,世界就会恢复它的完美。因此,在古典戏剧中,人总是积极行动着的,他所反抗的不会是无边的世界或者那些抽象的存在,而必然是一个具体的、他认为有可能战胜的东西。所以,人的行动,行动的整一性就是最重要的。但是在现代戏剧里,失去了“上帝”的世界变成了完全陌生的世界,人的精神解放使他看穿了世界的荒谬,这荒谬并不是特殊邪恶势力的破坏造成的,而是世界本来的真相。这样一来,人一方面在这不属于自己家园的陌生环境中感到极度的焦虑,一方面却失去了反抗的对象,他什么也做不了,失去了行动的能力。因此契诃夫说,“人并不是每分钟都在那儿决斗、上吊、求爱的。他们大部分时间是在吃吃喝喝、吊膀子。说一些不三不四的蠢话……应当写这样一种剧本,让剧中的人物来来、去去、吃饭、聊天、打牌……人们吃饭,就是吃饭,可是在吃饭的当儿有些人走运了,有些人倒霉了。”
《良辰美景》中的情境,正是现代戏剧所描写的情境,它没有强烈、整一的人物行动。吴一蕉召回了三儿子金力,儿子是个瘸子,他不能改变这个现实;吴一蕉不惜“乱伦”,娶了锦绣,但“儿子”出生那天他就成了植物人。他的巨大焦虑和热切渴望与他所能采取的行动是不成比例的。失去了整一的情节,现代戏剧从哪里获得征服剧场的审美资源呢?从刻画人物的内心,表现他们的焦虑和激情中获得。布莱希特的意义,就是为欧洲现代戏剧表达人的心灵发现了文学语言之外的新的艺术语言资源,这就是剧场语言的资源。所谓表现主义戏剧、象征主义戏剧,无非是表达人物内心生活的非情节样式,一种通过风格化直接呈现的样式。
分享:
 
摘自:话剧 2006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