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达吾提尖耳(小说)


□ 吾买尔·阿布部拉·艾尔库特(维吾尔族)安玩尔·库尔夏德(维吾尔族)译

  作者简介:吾买尔·阿布都拉·艾尔库特,1972年出生于新疆。先后任语文教师、校长等职务。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新疆作家协会签约作家。出版有小说集《死亡恐惧》、《带尘的黄金》,长篇小说《变成石头的眼泪》、《迷途的心灵》等,并自编自导电视剧多部。作品曾获新疆“汗腾格里文学奖”、全国文艺片评选一等奖。

  ◎吾买尔·阿布都拉·艾尔库特(维吾尔族)

  ◎安玩尔·库尔夏德(维吾尔族)译

  他赚了五万元。

  但他这个人从一数不到五十。

  大家逗他说:“尖耳,你小子如果不吞吞吐吐,能一口气从一数到五十,我就给你五十块钱。”

  对于戏耍自己的那些人,他都付之一笑。

  一 他

  大家都知道,这个小村子只有两个人穿得很特别。一个是乡长,另一个就是他。乡长穿得何等高贵,对大家来说可想而知了,故写乡长的穿着是多余的。他呢,长帮胶布靴的鞋带绑得紧紧的,像绑住自己的精神世界似的。一条好像专门为劳动而缝制的裤子,污迹斑斑。有四个口袋的旧上衣,从来没有装过一分小钱或烟,连一粒葡萄干都没有。上衣口袋有无对他来说毫无意义。

  而让人特别感兴趣是他的帽子。头上一年四季都戴着谁都不知道他从哪儿找来的、“文革”时期造反派戴的黄帽。让村里人烦闷或者引逗的事儿,也是他的帽子。不是吗,现在谁还戴他那样的帽子呀?所以村子里的人一看见他,就惊叹不已道:“这个人为什么不看看周围的人呀?戴花帽、戴鸭舌帽也行。”但谁都不敢当面对他说这些话。因为他们都害怕他那含怒的眼神。

  曾几何年的古尔邦节,去清真寺他也戴着那顶黄帽。节日礼拜结束回家的路上,村长把他叫过来,对他像首次催要水费似的,以温和的态度说道:“兄弟,你的这个孤僻东西……”

  村长还没有说完,他就很可怕地瞪眼,村长全身发抖,也不敢像最后催要水费时那样大喊大叫,连皱眉头都不敢就逃之天天。这瞬间,从他的眼睛里发出凶狠的暗光,恰好被骑着自行车的过路人无意间看到,吓得他们控制不住车龙头差点儿翻倒了。从那以后,村民们都不敢议论他的黄帽,对他的衣着也闭口不谈,似乎习惯了他的模样。他呢,也一直保持那副模样,在小村子里鹤立鸡群似的过着日子。

  他叫达吾提。跟我们一样,当他自我反省时,知道自己的名字就是达吾提。但是他的绰号是“尖耳”。村里人的绰号五花八门,大多是针对人的某种特点来起的,但是有些人的绰号却恰恰相反。比方说,下面居民点那个智力欠缺的帕尔哈提,他的绰号是“帕尔哈提机灵鬼”,萨伊居民点的小个子莫明,他的绰号是“莫明岗子”。达吾提的耳朵耷拉,村民却都叫他“达吾提尖耳”。最终,绰号进化了,淘汰了他的名字“达吾提”只保留了“尖耳”。

  所以,村里人都习惯叫他的绰号“尖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