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鸡蛋里的坚强


□ 阿 门

此文献给岁舅。一个在大城市里蹬三轮车、42岁突发脑出血去世的农民工。
——作者题记



我是一枚鸡蛋,生于山隅农舍一堆温暖的软草里。我记得我出生时,我母亲“咯咯咯”叫得山响,似乎,她还热烘烘地吻了我几下。我想她肯定认为我是她最得意的一个孩子。
一连几天,我有十多个弟弟、妹妹又出生了,一个老奶奶将我们放进一个麦秸秆编的篮子里,我旁边几个同样的篮子里立即就传来一阵嘈杂声,哦,原来我有这么多个哥哥、姐姐们。我突然想:我们家如此人丁兴旺,可能并不好。
几个篮子经常发生争吵。有几个姐姐老是哭。因为农家的媳妇正坐月子,每天要吃掉七个鸡蛋。已经有很多鸡蛋被她吃掉了,月子怎么这样漫长,没个头呀!世界在我们眼里还这么新鲜。我们却因为刚出生——很新鲜要被吃掉了。
要是让老奶奶吃掉也好啊!几个姐姐这么说。老奶奶老了,腿脚不灵便了,只能扶着墙走路。但她每天都撒三次小米给妈妈爸爸吃,给小槽里加水,老奶奶从不吃鸡蛋,她只是蹑手蹑脚地将我们拿来拿去。她说:我吃素呀!但她媳妇不吃素,还骂人摔东西,不吃素的人咋这么凶呀!
我多么想变成一只鸡,像爸爸妈妈一样。鸡真漂亮,高昂的头颅,红翎冠,彩色的羽毛,摇晃着胖乎乎的身体在田野里散步,闻闻山花,喝点山泉,看黄牛犁地,飞鸟歌唱!



我永远记住了母亲亲吻我时的那一阵热浪。我猜想着她给我传递了一种什么信息。这时,一阵高过一阵的吆喝声冲了进来:“收鸡蛋喽!收鸡蛋喽。”接着就有一个黑壮的妇人,将脑袋和半个身子探进门来道,“恭喜,恭喜生大胖小子了!”老奶奶迎她进屋,笑嘻嘻说:“这个月的鸡蛋不够媳妇吃呢,想从你那称几斤呢。”这时候从屋里进出几句话来:“鸡蛋吃腻了,卖掉几斤割肉吃吧。”
我吃了一惊。好奶奶呀,你差点全判我们死刑了!我想我在妈妈暖和的羽翼下变成一只鸡的愿望是不会实现了,但若被买走,说不定还有机会。奶奶呀,你快点改变主意吧!这时候,我真感激月婆子没有赶尽吃绝。
奶奶在几个草篮子前蹰躇着。她不知道我多么想被她选中。我很伤心,我们作鸡蛋的,没有腿,没有嘴。生为鸡蛋,我们怎样将自己的真实想法告诉奶奶?我出生才十几天,这么新鲜,老奶奶一定留下我给她媳妇吃。老天,你为什么不给鸡蛋哪怕一个能传情达意的天赋呢?他毕竟是鸡不是石头啊!
不知是否天意,老奶奶把盛放着我的那篮子鸡蛋端了起来,交给了鸡蛋贩子!谢谢上苍!我快要喊出来了。老奶奶,我没有嘴,但我在亲你,满身心在亲你。你给了我新的生命,我的天空全是阳光。我幸福的泪珠哗啦啦流淌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