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叫你一声副处长


□ 徐全庆

  安童童养了一条狗,叫白蹄。在家里,安童童和白蹄最亲,其次才是爸爸妈妈。每天放学,安童童还没上楼,就会在楼下大喊,白蹄,白蹄,我回来了。白蹄就会叼起安童童的鞋,放在门口。安童童一进门,白蹄就冲着安童童摇尾巴,在安童童身上蹭来蹭去,好像几个月没见一样。

  这样可爱的白蹄突然丢了。安童童疯了似的拉着爸爸妈妈找了几天,也没有找到。安童童就没魂似的,整天蔫蔫的。

  一个休息日,安童童和爸爸安德平一起坐公交车。车上人很多,又拥挤又嘈杂。他们站在中间,手拉着扶手随着车子摇晃着。突然,安童童浑身一颤,说,爸爸,我听到了白蹄叫了。安德平呵斥了一句,胡说什么话,哪有什么白蹄?我看你是想白蹄脑子想出毛病了。安童童对爸爸的呵斥充耳不闻,这工夫已经挤到车窗前,冲着窗外喊道,白蹄,白蹄。

  安德平也伸头向车窗外看去,只见周局长的孙子周小伟正在十几米外用绳子牵着白蹄。白蹄听到安童童的喊声,发疯似的挣脱周小伟,向公交车追来。周小伟跟在后面追白蹄。安童童已挤到车门前,拍着车门喊道,停车,停车,我要下去。公交车没到站,司机自然不会停车。安德平也死死地抱住安童童,不让他下车。

  到家后,安德平把安童童关在家里,不让他出门。安童童哭着闹着,捶打着安德平,说,我知道了,那小孩是你们局长的孙子,白蹄是你送给那个坏小孩的。打着闹着,天渐渐就要黑了。安童童突然放开爸爸,喊道,我的白蹄回来了!说着,他已打开门,向楼下冲去。安德平跟着到了门口,恰好看到白蹄向楼上跑着,一下扑到安童童的怀里。安童童抱住白蹄,身子靠在楼梯栏杆上,脸贴在白蹄身上,喃喃道,白蹄,白蹄。

  那一瞬间,安德平心中陡然升起一些疑惑。把白蹄送给周局长时,他是喂了白蹄安眠药的,白蹄一直处在昏迷状态,它怎么可能知道回家的路?

  那天夜里,安童童是搂着白蹄睡着的。可第二天一醒来,白蹄又不见了。安童童明白,白蹄一定是被爸爸送走了,不过,这一次,安童童并没有闹,只是恨恨地看了安德平一眼,说,我一定会把白蹄找回来的。安德平瞪了他一眼说,你敢,看我不打断你的腿?安童童剜了他一眼,不说话。

  几天后,安童童果然把白蹄找了回来。他不敢把白蹄带回家,就在他家楼下一个旮旯里用砖头垒了一个简陋的窝,把白蹄安置在里面。安童童摸着白蹄的脑袋,说,白蹄乖,你就住在这里,我不让你出来你就别出来。白蹄呜咽了一下,真的就躲在里面。

  可是,安德平还是找到了白蹄,再次把白蹄送了回去。

  安童童斜了一眼安德平,说,我还会把白蹄找回来的,这次,我不会让你再找到它了。安德平点着安童童的头说,如果你再敢把它找回来,我就把它杀了。妈妈也劝,白蹄已经送人了,送出去的东西哪有再要回来的道理?再说,周小伟和你一样喜欢白蹄,他会对白蹄好的。

  安童童果然不再去找白蹄,甚至提也不提。只是他更加沉默了,和谁也不说话,别人问他什么,只有不得已时才回答一句。有两次,他妈妈悄悄对安德平说,咱把白蹄要回来吧,不然,孩子要出问题。安德平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说,不行,那样我提拔的事就泡汤了。

  日子平淡地过着,安童童似乎把白蹄彻底忘了,精神也略好了一些。但他再也不喊安德平爸爸,而是喊他安处长;别人喊他处长时,安德平听到的是敬畏或客套,可安童童喊他处长时,安德平感到的却是鄙夷和讥讽。

  这样又过了一段时间,有一天,安童童回到家时,却见白蹄又回来了。安童童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揉揉再揉揉,然后抱起白蹄问是怎么回事。安德平说,周局长被“双规”了,他儿子也进去了,所以我又把白蹄要回来了。

  安德平以为儿子会欢呼起来,没想到儿子鄙夷地白了他一眼,说,你真行呀,不愧是副处长。这次,安童童居然在处长前面加了个令安德平十分忌讳的“副”字,而且把那个“副”拖得很长,很长。

  责任编辑付德芳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叫你一声副处长”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