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你要我说什么


□ 琚静斋

我的自白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我的写作便缘于兴趣。最初写诗(或现代诗或古体诗),热情万丈,前前后后发表了不少,还入了安徽诗词学会;但渐渐就不感兴趣了,诗词不写了,学会也退出了。转下来写散文,写小说,特别是写小说,兴趣很浓。小说发了十来篇,多半篇幅短,而且满意的甚少。该让它们都封尘去。而当我写完我的第一个中篇小说,我的第一个感觉:写作不过如此。
常常有一种寂寞感。不论到绵亘万里的长城游览,还是去雄奇瑰丽的三峡观光;不论是采风于冷落萧条的山坳村落,还是穿行于喧闹繁华的京都街衢;不论是一个人在宁静之乡独处,还是与朋友在热闹之所相聚,寂寞同样会悄悄地在心头泛起。
寂寞常常是不期而至的,寂寞常常是无法言传的。
是没有朋友吗?不是,点头之交一大片,知心至交也能坐齐一方桌。是缺吃少穿吗?不是,吃得健康,穿着也舒适。……
为什么寂寞呢?好端端的为什么感觉寂寞呢?这是个一向疏于认真思虑的问题。现在必须认真思虑这个问题了。一个人应该透彻地了解自己,必须想清楚自己为什么寂寞。
深究起来,一切的存在都是有来由的,寂寞当然也不例外。
寂寞缘于追求,缘于对属于自己生活的追求,在不放弃物质基础上的精神追求。
人首先得活着,活着就得靠物质来保证。物欲是人的一种本能。有谁敢说自己不吃喝不拉撒呢?那种完全抛弃物质的所谓追求不过是虚伪的自媚。但人追求的如果仅仅是物欲的满足,那与禽兽又有何异?人之所以为人,主要在于精神追求。
精神追求是一种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追求一些真正属于自己精神层次上的东西,一些能让人为之心静神安的东西,一些能经得起岁月打磨的东西。然而,这种东西在现世中并不那么容易寻到。
在科技能够打造精英、金钱与美色能够引领时尚的时代,一切标新立异都可以堂而皇之地冠以“现代”这个名词:乌黑的本生头发染黄染红谓之现代,崭新的牛仔裤上故意弄几个破洞谓之现代,本该在内室里穿的胸兜招摇到大街上谓之现代,一见钟情于床笫谓之现代……“现代”本该是一种精神,但由于过多的矫情虚饰,“现代”很大程度上成为物欲展现的代名词。
我无意嘲弄那些玩赏“现代”的人,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种活法。我只是不崇尚矫情造作的所谓“现代”。玩赏“现代”的人每每标榜自己自由独立,拥有自我;实质上,他们中真正自由独立、坚持自我的又有几人?
还是让追求自然一点、高雅一点、实在一点吧,让自己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精神家园。
这大概就是《你要我说什么》最想说的。



在校园的三岔路口,在同吕一品分手时,我将兜里所有的钱塞给吕一品。吕一品闷声闷气地打落了我的钱夹,将我往他的怀里拽。
一辆打灯的小轿车“嘀嘀”着开过来。借助那一闪而过的亮光,我看清吕一品的眼里又溢满泪,怜惜之心油然而生。我拥抱了他一下,以示慰藉:别这样。别忘记你是男子汉。友情总还是有的。
吕一品没有吭声,抓住我的手狠命地捏。捏手本是一种无聊的游戏,曾一度我们乐于做这种游戏。我们喜欢互相捏手,看谁最经得起对方捏。结果我们都经得起捏,因为两人都假模假样地使劲,捏得一点儿也不疼,反而痒痒的,触动对方的笑神经,两人没头没脑地傻笑。而此刻,吕一品大概要将他所有的怨恨发泄在捏我的手上。我的泪很快被他捏出来了。“够了没有?”我的声音溢着哭腔。
吕一品到底有住手的意思了,但在住手之前,他又将我的手捏了两下,这两下捏得真是狠,我的指骨好像发出轻微的咯咯响声。我惊骇地叫道:“吕一品,你别毒好不好!弄坏了我的指头,我叫你别安生!”
吕一品一抹眼,鼻子里哼了哼,又捏我的鼻子。这是他戏弄我的惯常动作。他一向嫌我的鼻子有点小,说多捏捏能促进鼻部的血液循环,使鼻部肌肉发达,鼻子自然会变得大一点。可幸的是这回他没有使劲,而是很温柔地、软软地捏,捏得我直想打喷嚏。无聊,真无聊!
后来吕一品捡起落在地上的钱夹,扬长而去。
自傍晚六点到夜里十一点,我被吕一品从校园东头的群乐餐厅折腾到西南角的灌木丛再折腾到三岔路口,我累极了,可我又无可奈何。事情因我而起。
下午,我在电话里对吕一品说:“我们之间到此为止。”说了三遍,吕一品才反应过来。他问为什么,我说:“不为什么,就因为你出国。”他说:“你跟我一道出国。陪读好不好?”我说:“我不想出什么国。”
的确,我不想出国。我不是那种不吃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人。我出国干什么呢?我学的是文科,而且是事实上已边缘化了的中国古典文学专业。除了学得夹生的古典文学,能写一点风花雪月的文字,我别无所长。在国内,在生长了二十三载的土地上,熟悉的人、熟悉的情、熟悉的环境,尚有寸土供我立足。而在陌生的异国他乡,我能干什么呢?我也许只配给人家端端盘子扫扫卫生间。这并不是自悲。人贵有自知之明。为了有衣穿,有房子住,一日三餐有饭吃,我必须干低廉的机械性的劳动。那我的人生价值呢?就仅仅体现于低廉的机械性劳动以满足自己的食衣需要上吗?那种生活有味道吗?当我提及我出国极有可能陷入困境时,吕一品说:嘿,你真是白操心。有我,你还担心你没饭吃?我会让你过得很好的。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