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囊荷斑



  编者按:
  《囊荷斑》是布依族爱情叙事长诗。女主人公囊荷斑是布依族传说中的仙女,后下凡化作民间秀女,以她真诚的爱使男主人公姚平介从一个穷困的农家儿变成状元郎。姚平介赶考期间,囊荷斑一人在家操劳,直到公婆去世,直到姑妹出嫁,却一直没等到姚平介回来,于是毅然出门寻夫。本篇节选的即是长诗中“寻夫”“重逢”两节。
  
  寻夫
  荷斑说:
  姑妹安家忘嫂子,
  姑妹幸福忘嫂子,
  丢下嫂子孤零零,
  谁来可怜我荷斑?
  拿来斗笠背在身,
  手中拿着一把伞,
  赶快出门寻丈夫。
  来到河边要过河,
  河水流淌我流泪,
  不懂人意的鱼儿,
  那不知人情的鱼,
  无忧无虑水中游,
  游来吸我河中泪。
  过路老人问:
  谁在河边哭哀哀?
  谁在河边悲泣泣?
  不知你何物被沉?
  是你公婆出了事?
  或是亲戚中死人?
  是不是夫妻不和?
  荷斑回答说:
  我没有何物被沉,
  没有何物被水冲,
  我的公婆没出事,
  亲戚中也没人死,
  只恨我夫走他乡。
  过路老人又问:
  你丈夫是哪一位?
  你的亲夫是何人?
  道出姓来给我听,
  报出名来我好访。
  荷斑又回答:
  我是薄命女,
  现是姚家媳,
  我夫是姚平介,
  姚平介是我夫。
  过路老人就说:
  平介他死于战乱,
  他已丧命于异乡,
  他已被野物分尸,
  剩下寒骨弃荒野,
  哭天喊地何人知。
  荷斑说:
  我们点烛来诅咒,
  烧一柱香咱打赌,
  如果他还在世上,
  这烛焰向下燃。
  荷斑燃烛来诅咒,
  她烧着香来祈求,
  烛焰烯向上,
  看来他安然无恙。
  
  荷斑要涉过第二道河时,又遇着一位过路老人问她:
  谁在河边哭哀哀?
  谁在河边悲泣泣?
  不知你何物被沉?
  是你公婆出了事?
  或是亲戚中死人?
  是不是夫妻不和?
  荷斑回答说:
  我没有何物被沉,
  没有何物被水冲,
  我的公婆没出事,
  亲戚中也没人死,
  只恨我夫走他乡,
  音讯不知在何方,
  弄文舞墨不回家。
  过路老人说:
  平介已死于祸乱,
  他已葬身于异乡,
  我亲手把他安埋。
  荷斑说:
  倘若他已经死去,
  会有不幸传到我,
  我要戴孝立灵位。
  他死了也要见尸,
  活着也要见人,
  不枉旧日夫妻情,
  我愿为他守灵戴孝,
  我宁愿终身不嫁。
  
  荷斑准备涉过第三道河时,她觉得肚子饿了,身上没有一文钱。她只好去别人棉花地里摘苦菜花来充饥,有位老人看见她就喊:
  哪一位在坡地里?
  在棉花地摘苦菜?
  是年轻人还是老人?
  站起身来让我看。
  荷斑就说:
  我饿寻野菜充饥,
  需把苦菜养活命,
  不是姑娘是少妇,
  我站起来给你看,
  手中有把苦菜花。
  过路老人说:
  饥饿去我家吃饭,
  饿花眼去我家吃饭,
  我家只有苞谷饭,
  我家只有杂粮饭。
  你丈夫是哪一位?
  你的亲夫是何人?
  道出姓来给我听,
  报出名来我好访。
  荷斑说:
  我是薄命女,
  现是姚家媳,
  我夫是姚平介,
  姚平介是我夫。
  过路老人就说:
  你给我讲的这个人,
  我认识他。
  他打猎常过这里,
  常过这里去打猎,
  他常到我家歇脚。
  老人说:“如果你想要见他的面,明天午时你就在岔路口等着,到时候就有五顶轿子经过那里,他就坐在红色轿子内。但是,现在的姚平介面部已长了许多胡须,与原貌判若两人,荷斑小姐可能认不得他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