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白色雪


□ 徐 迅

  因为它还是那么直那么高
  雷电从远远的天边就盯上了它
  ——牛汉《半棵树》
  
  断黑时停电又停水,县城里一抹漆黑。许文远在房间里就待不住,心里老觉得有点事,他趿着半截拖鞋上了一趟厕所,屙了~泡屎。黑灯瞎火,他点燃一支烟,凑着亮光,揩尽屁股,边系着裤带,边搡搡裤子往回赶。回到房间,屋里晃着几颗人头。他骇了一跳。那几颗人头却全有了声音:啊!许科长回来了?正找你呢!找我么事?许文远问。上回你到我那里采访,说有事就找你,这就有事了!——有事?许文远忽然明白了面前的人。局促地抓了抓脑壳,恍惚想起了什么,笑笑说:你那边河堤冲毁了?果不其然。我那回写了篇内参,领导还找我谈了话呢!说着,他喷了喷手中的烟火。那几个人说,是咧,是咧,还是你高明。我们正要找领导告状呢!求你写一个东西。这点土特产,你收下吧,不成敬意啊!许文远听他们说着,怀里立时就塞进了一个蛇皮袋。他晓得肯定是板栗、石耳之类的,也就不客气,顺手放在书架上,送他们出来了。那几个人和他握过手,像贼一样心虚,立即消失在黑夜中。
  许文远回转身,进屋拉开办公桌的几个抽屉,摸摸索索地找。记得那里还放有两根白蜡烛,果然就摸到了。他点亮其中的一根,这才看清桌上的一沓子材料,还有两条红“皖烟”。两条烟眼下也值两三百块呢!许文远心里一下子紧张了。他晓得那几个人是皖河堤委会的。这材料不用看,他也明白是怎么回事。
  皖河是长江的一条支流,但由于年久失修,河床严重淤塞,加上这些年长江洪水频发,堤委会的同志就想召集民工挑河沙,疏河道。但因为河沙含铁量高,县里招商引资,引进了一家铁砂厂。本来这是一件好事,但引进的那位商家招呼千家万户淘铁砂,却不管修理河道,于是就将皖河淘得一片狼藉,河床、河堤分不清高低。堤委会的同志认为事情应该有个孰重孰轻,疏河开道方是正理,或者把这两者结合起来。但商家哪顾得上修河堤。于是他们就找县领导,县领导就批评他们几个既缺乏经济头脑,又不注重投资环境,没想到为老百姓发财致富,一下子双方针尖对麦芒。碰巧,许文远遇上这事,就为堤委会写了一篇内参,打抱不平。后来让县领导看到,挨了一顿壳!。不想,去年夏天就遇到了一场百年罕见的洪水。河堤崩决,那洪水像一头怪兽一下子就扑了出来,庄稼、田园、房屋……立即成了汪洋一片。那年,损失良田几万亩,房屋几百间,还淹死了二十一人。堤委会的同志就抓住这事不放,要告状。许文远前几天还听说这事。但去年雨期长,长江中下游都是水灾。天灾人祸,竟然没有人纠缠这笔陈年老账。偏偏这事今年又发作了。许文远乐意提笔代刀,写这材料。
  事情许文远都清楚,写完材料,白蜡烛点完了。他换了一根,就吸烟。那蜡烛吸烟气,屋里就一片澄净,氤氲着一种朗朗的气氛。突然,门吱扭一声开了,许文远头也没回,就晓得是小白。小白是县委代理书记张正水的秘书。有事无事地就常到他这里坐坐,谈谈心。便问:怎么停电了?小白老婆在供电局上班。小白说,线路全让水冲了个稀巴烂,停电大修呢!又惊叫了一声:唉!你还没有回家啊!你老婆在老梅镇生了病,不是托人捎信叫你回去吗?没有啊!许文远心里一惊,忙问:什么时候啊?小白说:我听我老婆说的,她今天刚从老梅镇回来。许文远便不做声,心里忽然发起慌来,他几个礼拜都没去老梅镇了。前些时候采访顺便回了一次,与老伴还吵了一场嘴。他要拎几瓶酒回城,老婆不给。老婆说:你一年到头也没挣几个钱回家,吃我的穿我的,钱都嫖婊子了呀!就当我是婊子,你睡了一夜,也得给钱啊!他忽然就扇了老婆一巴掌。老婆大哭不止,他叹了口气,骑上自行车,一溜烟就骑进城里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