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远遁的亲情


□ 徐 岩

依西肯太小,还没有欧浦的一半大。
就是这么小的一个小镇子,还被群山给包围了,像火柴盒,里面盛了些大大小小的木头房子,朴素得不能形容。
德怀最先跟木祥说起它时,脸上还是很酸楚,德怀说,表姐夫你没去过依西肯,你要是去了就知道了,那是咱北方人的家啊。
其实不用德怀说,木祥也知道的,木祥跟艾兰结婚那年去了一趟,是从省城坐火车到欧浦镇,再换汽车去依西肯的。
火车通到欧浦镇就停了,那两根乌黑的铁轨直接就伸到山根底下,上面砌了石头包,像什么天的涯、什么海的角。大山从此莽莽苍苍起来,立陡立陡的山崖把铁轨撅折了似的,就撂在那儿,任凭你不服气也不行。
而你想回到那个叫依西肯的小村屯,就得再换乘汽车,还会有段山路要拿脚丫子丈量。因为你毕竟不是飞鸟,你越不过那几座大山去。
向北的火车终点站欧浦镇的冬景是令人沉醉的,雪越下越白;使你空虚得不得了。
雪下着时,风也大,将腊月的天气弄得就越来越冷了。
可木祥和艾兰还是得朝依西肯走,不能管它雪大雪小,他们都得回去,去给表弟德怀的婆娘下奶。
木祥的老婆艾兰是德怀的表姐,据说是从艾兰七娘舅那儿论的,老辈的亲戚,没骨头却连着那么一点点筋,就不生分了,就热乎起来,甚至说相互的依赖并走动起来。
要不怎么说呢,都是从最北边的山旮旯里走出来的,脱胎换骨似的又被安置在哈尔滨这个大城市里,由不得你周身的血不沸腾一阵子,也由不得你不认这些个原本是生活在最低处的穷亲戚,这也就是很多人都抗拒不了的命运。
木祥跟艾兰认识的时候,艾兰刚从省医专毕业,正等着分配工作呢。
艾兰长得漂亮,不仔细看不像是在山里长大的孩子,尤其是她那一头披肩的秀发,跟瀑布似的,丝丝不乱。
木祥跟艾兰第一次见面是共同送一个去南方工作的朋友,吃饭的人有九人之多,艾兰却跟木祥挨着,而且满桌子的朋友也只有木祥跟艾兰两人还没结婚。木祥跟艾兰两人共同的朋友庆辉有些喝醉了,他举着杯敬木祥跟艾兰说,我朋友中只有你们俩没成家,你们就派对吧,将来我回来时好上门喝你们的酒。
当时艾兰的脸红得跟芍药花似的,低着头不说话。送完朋友走,木祥就送了她,才知道她是刚刚毕了业等着分配呢。而且她很实在地说了她没回家的理由,她家在最北边的依西肯,太远了,花时间不说还得花路费,她舍不得。上大学四年她只回去过两次。
后来木祥跟艾兰就结婚了,搬到父亲留给木祥的汉水路五弄那两小间筒子楼时,艾兰躺在木祥怀里掉了眼泪,她说她没想到这辈子还能走出大山走出依西肯,这辈子还能住楼房,她说她住了整整十六年的木刻楞房子。
刚结婚那几年是快乐的,艾兰像一只欢快的小鸟在单位和筒子楼之间飞来飞去,两人约定好先不要孩子,先踏踏实实地干几年工作。可后来却有了愁事,很多的愁事,让美丽年轻的艾兰一下子就打蔫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