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沈丹萍:走进《角落》不容易


□ 吴益敏

1981年3月,影片《被爱情遗忘的角落》停机封镜了,摄制组全体人员在李业林(第二排右数第五人)的招呼下,兴致勃勃地拢到一起拍下了这张纪念照。第二排左数第三人,那个瘦削、美丽的女孩就是片中女一号“荒妹”——沈丹萍。那年她刚满二十岁,那笑容安恬、静谧、内向,此片不久后一举夺冠,她也因此成名,被认为是“幸运女孩’。然而有谁知道在走进《被爱情遗忘的角落》的前前后后,沈丹萍也是曲折了一番!
1978年能考上电影学院表演班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沈丹萍非常珍惜自己的机会,学习也特别刻苦,但因为性格内向,身形娇小,并不引人注目。“别人演虎妞,我只能演小福子:别人演主角,我只能演配角。”那段时间,沈丹萍相当蒋寞。
要说在校期间那次主演《百合花》应该是“幸运”的。但因为是第一次演电影,沈丹萍总是出错。排练时还好好的,一面对灯光和摄影机就发傻。工作认真的老师们对她毫不客气,劈头就骂。自尊而又自卑的她,戏外经常哭得两眼红肿,但真正到拍哭戏的时候,却又一滴眼泪也挤不出来了。磕磕绊绊地,《百合花》总算拍完了,没成想剪出样片一看,效果很好,老师们诧异之余,对她的表演一致首肯,她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虽然积累了宝贵的经验,但沈丹萍还是对将来能否做一个成功的演员产生了疑惑。
命运总是充满了始料不及的偶然性。
毕业前的一天,沈丹萍正闲着没事,一个同学来约她去试镜,她没多想就去了。到了现场才知道,原来这是个大戏,导演是大名鼎鼎的李亚林。剧组已经去过全国其他艺术院校,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女主角,这次来电影学院是专程选女主角的。看见那么多自信的女孩跃跃欲试,她料想自己的机会可能不大,就只当试试吧!带着这样的心忠,她没确刻意表现自己,导演问什么答什么,说话很简短,甚至没有提及自己曾经演过《百合花》的事。没想到她倔强、严肃而又内向的气质倒引起了李亚林的注意。考完试,追问这个女孩,没有一个人知道,原来沈丹萍早就提前回去了。幸亏约她来的同学还在那里等结果,导演才找到了她。
就这样,她成了《被爱情遗忘的角落》中的女一号“荒妹”。
毕竟真正的剧组跟学校是不同的。导演选中了她,工作人员却并不看好这个不声不响的女孩,说什么怪话的都有。剧组拉到了秦岭大山下。沈丹萍在巨大的压力下积极投入了拍摄工作,拍戏过程中的辛苦是可以想象的,在大冬天里穿着单衣,被冻得患了冻疮的脚穿着漏洞的棉鞋,然而第一批样片出来的时候,迎接她的不是赞扬,而是一致的反对声。同时,对荒妹这一角色的竞争,此时也愈益明显。沈丹萍想开了,主动跑到导演面前请辞。可李亚林导演说什么也不放她,他一面说服剧组的工作人员,一面耐心地劝导她:“不是因为你演得不好,而是因为你还没有进入荒妹的角色。你想,荒妹是个农村女孩,挑水、背柴都是她的口常生活,而你呢?从小没干过农业体力劳动,怎么可能一下了做到一边挑水一边演戏呢?”
导演的一番话令沈丹萍下定了坚持下去的决心。接下来的两个月,她遵嘱每天练习挑水背柴。刚开始的时候,尽管垫着布,肩头上还是肿起了老大的肿块。扁担一压下去,疼得钻心,眼泪就忍不住流下来。但没别的办法,只能狠心坚持,肩上的肿块肿了又好,好了又肿,反反复复,终结成了硬茧。背柴的锻炼于她更是艰巨,六七十斤重的柴火压在她才八十几斤的娇小身躯上,只见柴捆不见人,还没等她站直,就已被重量压得晃悠直着往后仰。
付出总有收获。两个月过去后,当她挑着盛满水的水桶像当地人那样行走自如,当她背着九十来斤重的柴火踽踽独行在料峭春寒的秦岭下的山坡村路上时,剧组所有的人瞠目了,被这十九岁女孩的这份坚忍感动了。
当第二批样片出来时,再没有任何人对她提出异议。再往后,戏拍得越来越顺利了,直至第二年停机封镜。
那是一段刻骨铭心的岁月,尤其是拍戏期间所受的苦累,令沈丹萍至今想来心有余悸。她不敢看自己的演出,也不敢回忆,这些都仿佛让她再经历一次当时那种苦痛。尤其是拍戏期间,因着凉与饮食无序而落下的胃炎病症,就在此次采访时,还曾复发“犯起来就疼得直不起腰”,然而对这一切她无怨无悔。
自《被爱情遗忘的角落》开始,沈丹萍的艺术生涯与生活进入了一番新的天地。
责任编辑/唐培东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