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现代纤维艺术的特质


□ 徐 雯


一、纤维的亲和性

“纤维艺术”因其使用的材料——纤维而得名。这种称谓强调了材质的特殊性,给人以明确的概念和直观的印象。纤维材料有天然和人造两类,无论是哪一类,都具有柔韧、疏透、渗延、参差、温厚等特性。这些特性,有一种其他材料所无法比拟的亲和感,让人感受到亲近、舒适与温馨。这种感受不仅仅来自肌肤的触觉、眼睛的视觉,还来自于漫长岁月中纤维材料与人类生存实践密切相关的记忆。
人类对纤维材料的选择和热衷源自于它的自然生命特质以及这种生命特质对人的功利意义。自然的生命力造就了纤维的柔软、绵长、弹性、细润和透气等卓越品性。这些品性与人的生理感觉、心理体验和生命需求有一种天然的联系,它体现着自然生命的统一性,是生命与生命的共鸣,肌肤与“肌肤”的触碰。基于生命本质这些与生俱来的感性特征,确立了纤维材料对于人的亲和性。由于这种亲和性,世界各地的人们在为衣装、被褥、室内陈设这类最贴近自己的物品选择材料时,会无数次地、不约而同地选择纤维,并以各种技术手段开发它的实用与审美价值,如遮盖、保暖、装饰等。长期以来,围绕纤维材料的生产生活实践,培养了人们对它的审美心理需求,也使之成为一种人文符号深深植入人们的记忆之中。
因此,在人们的一般认识和感觉中,纤维的特性首先在于它的“亲和性”。它的美感以及纤维艺术的美感也首先应该表现为这种“亲和性”。相对其它艺术而言,人们对纤维艺术的喜爱是带有浓厚的感官色彩的。充分地利用和体现纤维的“亲和性”,是纤维艺术立身于艺术之林的根本。

二、组织结构上的重复性

纤维材料的特征是“线性”的,它的柔软以及非依附性(不同于绘画的线),使之必须依靠自身的组织结构来“成型”,以至必须往“面”与“体”的方向上扩展,成就其实用形态和审美形态。应该说,正是因为“线”,才需要“编”、需要“结”、需要“织”。因此,纤维的实用形态和审美形态的表现,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线”与“线”的关系,即取决于它的组织结构性。使纤维材料“成型”的办法很多,如将其曲折、缠绕、勾连、索扣、系扎等,或将若干根、若干组、若干群纤维材料按一定规律排列、穿插、交织、编结起来。不管采用哪种办法,纤维造型总要遵循其特有的“重复”原则,即“线”的结构性重复。只有通过这种结构性的重复,通过无数“线”的无数次“编”、“结”、“织”,才能使线性的纤维形成“面”或“体”,使之“成型”。正是这些规律的、不规律的,或不断改变方式的无数重复,构成了纤维艺术的丰富技巧和千变万化的审美肌理效果,构成了纤维艺术的基本形式语言。
纤维造型在组织结构上的这种重复性,决定了它的设计、制作一开始就要遵守一定的规范,要符合一定的“数理”逻辑。因为它要靠一根根经纬线的交搭、一行行线圈的组合、一个个结扣的排列“组织”起来,而线的根数、织的针数、编的程序都要按照预先的设定执行。一件纤维作品是千万个结点、千万根线条重复、汇集、交织的结果。所以有学者说,纤维艺术与“数码”有着天然的联系,从其构思到其完成之间必须经过“数码编织”的操作过程,感性的创作必须通过逻辑的程序、秩序的排列、规则的建构等“理性”的把握才能得以实现。相应地,纤维作品也自然会展现出这种重复的规整性。因此,古典纤维艺术(主要是壁挂、地毯一类)或者传统风格的当代纤维艺术,多以精致、严谨、平整、规矩、变化细腻、过渡微妙等为理想追求。
综观千百年来艺术的发展历史,纤维材质的亲和性以及在工艺制作中的重复性特点,被人们创造性地利用、发挥到了绝佳的水平。波斯的“帝王毯”、中国的“缂丝画”,还有欧洲用于教堂的宗教壁挂等都是杰出代表,它们选材之考究、制作之精美可谓登峰造极。但值得注意的是,古典纤维艺术多摹拟绘画形式,追求画面图形的叙事性或以具体的图案为蓝本。巧妙、细腻的材料处理和严谨、精妙的工艺技巧,完全服务于形象的表现。这里的每一根线条,每一块颜色都是用纤维说出的“绘画语言”。纤维的“亲和性”赋予“纤维绘画”以特殊的面貌,而纤维造型在组织结构上的“重复性”,只是绘画表现技巧的另一种形式。在这种意义上,纤维艺术自有的语言受到一般绘画语言的约束,而不能充分显示其独特的审美风貌 ;对于纤维艺术的评判也局限于“像不像”、“精不精”、“细不细”等绘画的标准。

三、文化互动中的发展

如今,在多元文化的互动中,纤维艺术有了很大的发展与变化。纤维艺术以其特有的个性和适应性活跃于现代艺坛,它承前启后,既是过去的延伸也是面向未来的开拓。
现代纤维艺术是相对古典纤维艺术而言的,它们之间有着许多必然的联系。首先,现代纤维艺术是由传统的纤维手工艺发展、演变而来的。它继承、借鉴了无数前人的经验和技巧,特别是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它的基本操作和表达方式都保留着手工文化的特点。比如,从技法来看,一些沿用了千百年的编织原理和方法,仍被今天的纤维艺术创作沿用,只是更加追求形式的变化。“从洛桑到北京——2002年北京国际纤维艺术双年展” 上的《女王的婚礼》(安尼卡·爱克达)、《稻田》(约信·布郎克)等都是艺术家亲手制做的,其精湛的手工技艺令人钦佩。无论在人们的观念中,还是在一般的创作实践中,纤维艺术和其它工艺(如陶艺、漆艺)一样带有浓重的手工文化色彩,是传统手工文化在现代语境中的延伸。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4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