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权力下的“恶之花”


  成庆 华东师大政治学系博士

  上世纪90年代,国内知识界兴起过一阵东欧政治转型研究热,比如市民社会理论的兴起,最早也是受东欧剧变刺激所致。但此后因为中国经济转型的“渐进成功”,这种政治上的联想戛然而止。相反,东欧转型的“困境”成为了许多宣扬中国模式论的学者口中的错误典型。

  秦晖与金雁在2004年出版的《十年沧桑:东欧诸国的经济社会转轨与思想变迁》中曾对这个问题做出解释:中国所谓的渐进高增长,其实是靠牺牲社会福利与个人权利达成的;而东欧经济的所谓困境,只体现在经济增长数据指标方面,这是因为“右派政府”在市场化过程中不如中国“激进”,但其社会福利与个人权利保障,却可能是未来发展的制度优势。

  我并非比较政治学者,关于东欧转型与中国改制的经验对比,无法过多置喙,但从精神与文化的层而上,我常常感到某种相似性。这种类同倒不一定是在哲学、宗教层而存在某种共同的精神源头,而是东欧知识分子精神层面的“转型史”几乎可以直接拿来反思当下中国之精神境况。哈拉兹梯(Mikl 6 s Haraqzti)的《天鹅绒监狱:国家社会主义统治下的艺术家》便是一例,薄薄一册,不过162页,里面却是格言警句迭出,读起来酣畅淋漓。

  关于作者,匈牙利作家康拉德( George Konrrld的评价是:“哈拉兹梯生来就是一位异议分子,而且还属于那种自我嘲讽的异议分子”。不过“异议”并非只代表着“敌我二分”,对身处社会主义匈牙利之下的“异议”文化人而言,困境并不在于存在审查制度,而是这种审查制度已经深入知识分子的内心深处,化为某种心理的基因,让你白审而不自知。其中哈拉兹梯写下这样一段精彩的总结,这里试译如下:

  这个问题的真理是:不能触碰的禁忌,不能忍受的生活,无法言说的言辞,难以塑造的形式,对敏感思想的永久放弃,以上种种都不会让我们的审美趋于贫乏之境。艺术大厦正在国家所建造的隔离栏外拔地而起。我们充满技巧性地沿着艺术殿堂的围墙重新安置这些家具。我们学会了与规训共处;并对此感觉宾至如归。它就是我们的一部分,而且我们还会很快地怀念与渴求它,因为离开这种规训,我们已经无法创造。(p.9)

  当下的国人固然可以对心灵的自我审查保持警醒,但是困难之处或许在于,这种规训并未清清楚楚地供奉在各种公共场所之中,而是乔装打扮,潜入了私人日常生活的领域。例如我们对人际关系的不信任,对任何一种美好事物的“本能”怀疑,都是被这种规训长久塑造而带来的结果,乃至于有的文化人会将“讽刺”与“反对”当作文化价值的最高原则,而没有看到,我们所讽刺与反对的对象,其实已经与我们形成了精神配偶关系。文化与艺术因“反对”而存在,因“讽刺”而展现力量,而我们自身,最终却只能被戏谑与仇恨充满。

  不过,这并不是哈拉兹梯强调的重点,他要谈的问题更为宏大,更耐人寻味。他所怀疑的是自由与艺术的关系被我们简化了,我们相信艺术能在自由环境下繁荣,但他却说,艺术甚至在极权体制下也能绽放出火花。这也很容易理解,比如殷承宗的《黄河》、瑞芬斯塔尔的《意志的胜利》,肖斯塔科维奇的《第七交响乐》、理查·斯特劳斯的音诗《变形记》,这个名单还可以列的很长很长。在哈拉兹梯看来,艺术和自由的关系固然不能称之为无关,但也是可疑的。康拉德因此在序言里提卅,哈拉兹梯的写作中包含了一个可怕的问题意识:“假如国家社会主义成为世界性的文明,之后将会如何?是否会像儒家中国或是中世纪的欧洲?”

  诚然,哈拉兹梯和康拉德都不是中国思想专家,他们或许并不知道中国思想中“儒表法里”的复杂精神结构,他们追寻的问题意识来自于奥威尔那本预言式的《l984》,如果再扩大这个问题的背景,或许就是,现代技术化的世界让完全控制的治理技术成为可能之后,人该如何自处?换句话说,艺术和文学的价值是否只能奠基在反极权之上?或者说假如极权也可以让艺术绽开“恶之花”,那么用艺术和文学去对抗极权,是否意味着,我们选错了武器?

  在我们的身边,可以看到各种因反抗而不停拣选着精神武器的朋友,有的愤怒,有的忧郁,有的积极,有的犬儒。哈拉兹梯在“异议的辩证法”一节中感叹道: “在我们的文明里,只有两种异议分子:幼稚的英雄与标新立异的艺术家。”他甚至将前者看作是“审查者的帮凶”,而后者则将成为正常经济社会中的“经济罪犯”。因为前者将国家的控制视为惟一敌人,导致自我边缘于公共创作之外,哈拉兹梯强调的是,这种自我放逐并非因为表达的内容,而是因为姿态,以至于一旦被政府送上法庭,他们已经很难以艺术家的身份出现,而只是作为一名普通的“违法者”对簿公堂。至于后者,他们因“标新立异”而置自身于主流经济运作之外,满足于少数追随者对“违法出版物”的购买与支持,似乎获得了独立的经济地位,但是只要这个社会还在正常运转,这些文化人将永远自我边缘化,而且还会被指控为“正常社会中的经济罪犯”。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权力下的“恶之花””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