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工地祭


□ 李 全

  在新工地开工的这天,张工头早早地就叫杂工傻子刘铁柱端了猪头、鱼、鸡等和几挂鞭炮来到新工地上。张工头要祭拜新工地。
  这次,在开工前,张工头无论如何都要拜祭天上神灵,保佑这个工地开工后,不会有意外事情发生。在以往,张工头从不做这些,但在前一个工地上出了一件事:快竣工时,砖工刘宝贵从十楼高的外架上摔在地上,当场死亡。好在,刘宝贵家中只有一个20岁的傻子儿子刘铁柱,张工头赔了些钱就了了事。但这件事一直在张工头心里隐隐作痛。如果死的是别人,他张工头的日子就没有那么好过。于是,张工头就把刘宝贵的儿子刘铁柱叫到工地来,干些杂活,给他与其他工人一样的工资,也算是减轻自己的罪过。
  张工头摆放好猪头和鱼,点上香烛,跪在地上,口里念了几句他自己也没有听懂的话,就弯下腰去重重地磕了一个头。抬起头来,见刘铁柱还傻傻地站在那里,就朝刘铁柱喊道,傻子,快放鞭炮。刘铁柱哦了一声,点燃鞭炮,一个劲儿地喊道,好玩,好玩。张工头又重重地磕了一个头,那串鞭炮也放完了,见铁柱又傻傻地站在那里,又喊道,三傻子,快放另一串鞭炮啊。这次,刘铁柱没有急于点燃鞭炮,而是走到张工头跟前问,叔,又放鞭炮干啥?是不是又死人啦?
  混蛋。真他妈的一个傻子。张工头见铁柱嘴里说出这样的话来,心里一下子急了,真想上前给刘铁柱一个巴掌,但他还是忍住了,骂道,你在胡说些什么!再说,我就不客气了。可刘铁柱不知好歹地嘟囔着,不是嘛,俺爸死时,你不也放炮了嘛。俺就喜欢放炮,像俺爸死那样。
  你,你真他妈的一个大傻帽!张工头见铁柱越说越不对劲,他真恨不得用一块布把铁柱的那张臭嘴堵起来。可又想了想,自己不能与一个傻子计较。于是,张工头哄铁柱说,傻子,别说那些不中听的话,好不好?等会儿三叔给你吃猪头肉,啊。听话,你把鞭炮放了。
  不行,俺现在就要吃猪头肉。刘铁柱一听有猪头肉吃,眼睛直愣愣地看着案头上的祭品,口水也流了出来。
  快去放鞭炮。叔说话算话的。等会儿你好吃猪头肉。张工头催刘铁柱去放鞭炮。刘铁柱点了点头,拿起鞭炮就放开了。张工头这才又跪下去,重重地磕头时,鞭炮就不响了,回过头一看,只见刘铁柱站在那里傻笑。张工头生气地走过去问,你怎么又不放了?
  叔,俺想吃猪头肉。刘铁柱把鞭炮往张工头手里一放,跑到案头捧起那个祭品猪头就跑。
  傻子,你他妈的是不是人,我的祭品你也要拿。张工头没有提防刘铁柱会这么一手,紧跟着追了过去,刘铁柱虽傻,却跑得快,一会儿钻到其他工地里,不见了踪影。
  待张工头找到刘铁柱时,只见刘铁柱坐在那里满嘴是油,把那个猪头吃得只剩下一小块了。张工头很是生气,冷不防,刘铁柱把手里的一小块猪头肉朝他扔去,嘴里喊道,叔,你也来吃一块。
  你他妈的一个大傻子。张工头没有接猪头肉,而是向前一把抓住刘铁柱,扬起手给了刘铁柱一巴掌,骂道,你这个傻子,今天坏了老子的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