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长岛候鸟迁飞记事


□ 刘文权

  庙岛群岛(亦称长山列岛,简称长岛)纵贯渤海海峡,居黄海与渤海的交汇线上。32个岛屿占据海峡五分之三的海面,是我国东部沿海候鸟迁徙的海上陆桥和重要驿站。

  每年候鸟春天北飞、秋天南飞之时,途经或栖息于长岛的鸟类多达240余种。在长岛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猛禽、涉禽、攀禽、鸣禽等鸟类给海岛带来无限的生机与活力,保护区则为候鸟迁徙提供了“旅店”和“加油站”。半个世纪以来,笔者在这里目睹许多候鸟趣事。

  昼迁夜栖的猛禽

  在长岛,迁飞和栖息的候鸟分为两路大军:一路是白昼迁飞夜间栖息的猛禽,另一路是夜间迁飞白昼栖息的雀鸟,它们分时迁徙,可谓“井水不犯河水”。

  处暑时节,南迁的候鸟开始动身,中秋时达到高峰,至霜降接近尾声。猛禽过境时场面十分壮观。上午10时许,夜宿在辽宁老铁山一带的猛禽飞临长岛上空。先到者首选海岛的制高点,开始盘旋;后来者陆续加盟入列。三两只,几十只,多则达上百只,以高山峰项为轴心,形成直径达百米的大圆盘。这些鵟、雕、鹞、蜂鹰和雀鹰,一边盘旋,一边拔高,这种绕山环岭呈螺旋状向上的奇观被当地人称为“过儿”。俗语云:“鹰奔山飞,鸟奔灯行。”原来,这些聪明的猛禽在岛上利用地势,借着上升气流盘旋。大约十几分钟后,群中的“领袖”率先向南挺进,余者尾随其后。刚才的大圆盘瞬间变成了长蛇阵。这种集群盘旋,既可结伴为伍,又可集体御敌,有益于路线选择和信息分享。当北风达到6~7级时,猛禽不再需要盘旋拔高和结队为伍,它们就会借助顺风,似箭一般向南疾飞。

  白天,猛禽途经海岛,很少在岛上降落,多一鼓作气向南挺进。偶尔有下山进林的,多为老弱病残者,或是饥肠辘辘者。在逆风强劲的日子里,常见猛禽不晌不夜地下山“住店”、觅食。

  但无论风向逆或顺、风力大或小,到了夜晚,猛禽都要在岛上借宿。翌日,有的猛禽因为气象条件不佳滞留在岛上,可谓“天留客”。

  傍晚,飞临的猛禽不再盘旋拔高,而是先后下山入林,寻水觅食,然后停歇过夜,歇足理翅,翌日起飞登程。那些白昼在岛上栖落的雀形目鸟,傍晚时尚未启程南迁,此刻恰与饥肠辘辘的猛禽遭遇,山林间便成为一个弱肉强食的战场。凶猛而敏捷的鹰、鹞和隼类猛禽在林间横冲直撞,势不可挡,许多雀鸟成为它们腹中的美食。据笔者观察,松雀鹰在追逐小鸟时,速度可达每秒60米。

  并非所有的猛禽都是林中王者。白尾鹞、鵟、雕和蜂鹰等猛禽,由于体型大、飞行姿态笨拙,只好在峰顶、山坡、田野的窄旷地以蛇、蛙、鼠或虫为食,它们即使过夜,也会选在山崖、岩石或空白地、树梢顶栖落。

  猛禽的迁飞并非一帆风顺。笔者过去在老黑山狩猎时,目击了一场猛禽“长征”途中的艰险历程。一日上午,西南风达5~6级,仍不断增强。一只筋疲力尽的蜂鹰由马昌石岛紧贴着海面向黑山岛逆风飞行。不足1千米的行程,它足足飞行了半个小时,终于抵达山崖之下。不料,在一股强大的上升气流的推举之下,它一个筋斗翻飞上来,一头栽倒在崖顶的一棵黑松上,歪斜着靠在树杈间,有气无力地喘息着,与笔者蹲伏的窝铺近在咫尺。大约10多分钟后,它才勉强站起来,舔咂青绿色的松枝,似乎在取食松针上的露水。又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它终于恢复了体力,开始在岛上寻水觅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自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自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