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你看这事弄的


□ 孙小明
你看这事弄的
孙小明


  砖头将一把一尺长的刀子嘭的一下攮到案板上,对着王三妮大吼:新房呢?叫他个驴日的出来,我非把他那东西割下来喂狗不可!
  事情来得突然,正在切菜的王三妮吓得一个趔趄退到了锅台后面。其实砖头一进王三妮家院门,王三妮就听到了脚步声。王三妮还以为是他男人新房回来了呢。王三妮低着头骂,说你死哪去了?我在家忙得恨不能一个人掰成两瓣儿,你是不是算着该吃饭了就回来了?王三妮想着她这一骂新房肯定嘻皮笑脸地蹭过来摸她的屁股。新房最喜欢摸她的屁股了。所以王三妮弯着腰切菜的时候就将屁股撅得高高的,等着新房来摸。王三妮听着脚步声咚咚地进了堂屋,又从堂屋折回到厨房。王三妮的屁股等得都有些不耐烦了,没想到等来的却是砖头攮到案板上的一把刀。
  那把刀就直挺挺地戳在那儿,锋利的刀口正朝着王三妮,一颤一颤的。那的确是把好刀,是砖头花了一百多块钱从一个维族人手里买来的,前天晚上刚把它从新疆带回来,今天就派上用场了。
  王三妮哆嗦着声音问,你你你……想干啥?
  叫他个驴日的出来,我非把他那东西割下来喂狗不可!
  王三妮闻到了一股酒气,又看看砖头红头胀脸的样子,王三妮就笑了。王三妮一笑,刚镶上去的两颗新牙就露了出来。王三妮刚镶上去的这两颗新牙是仿真的,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据王三妮自己说,镶这两颗牙花了她好几百块呢。王三妮原来的两颗门牙有些翘,翘得有些过份。那时候王三妮从不敢在人面前笑,一笑两颗翘牙像是工地上挖土机的长臂。可王三妮生性就是个爱说爱笑的人,有时候忍不住要笑了,就急忙用手捂嘴,弄得好像羞答答的处女似的。王三妮曾一度为不能解决这个矛盾而烦恼。现在好了,王三妮可以敞开心怀笑了。王三妮见人就笑,一笑两颗新牙灿烂生辉。其实王三妮没有了那两颗翘牙笑起来还是很好看的。
  王三妮笑着说,砖头你是喝多了还是发疯了?
  我一没喝多二没发疯,你问问新房在家都干了啥好事?驴日的新房,趁我不在家,勾引我老婆,你当老子是软柿子随便捏吗?砖头的唾沫星子都快喷到王三妮锅里去了。大冷的天,砖头没穿袄,外面穿了一件毛衣,两只袖子捋到胳膊肘以上,左手腕上刺着一条曲里拐弯的小蛇。
  王三妮两颗烂灿的新牙出溜一下子缩到了嘴唇后面。王三妮说,这事你可不能听风就是雨啊。
  听风就是雨?抓不到证据我会掂着刀子到你家来?我是傻种啊我?弄一顶绿帽子硬往自己头上戴。砖头说着还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那意思好像是说我现在头上正戴着一顶绿帽子呢,你难道没看见?你难道是瞎子?
  王三妮将菜刀的一个角朝案板上一蹾,拍了拍手上的面粉,说那好,我把他找回来问清楚再说,真有这事,我也饶不了他!
  王三妮来到院子里。砖头拔起案板上的刀子也跟着走了出来。王三妮家的大门口挤满了看热闹的小孩。砖头扬扬手里的刀子,说看什么看,滚蛋!小孩子们轰的一下跑开了。
  王三妮解下围裙随手搭在院子里的一根绳上,转回身冲着正站在房檐下发愣的小伟嚷嚷,去,找你爸去!小伟磨蹭了半天才极不情愿地向外走,嘴里还嘟嘟囔囔的,像是在骂砖头我怎么怎么着你奶奶。王三妮冲着他的背影补上一句:他就是钻到牛×里,也得给我把他拽出来。
  看样子王三妮气得不轻。王三妮抬脚踢飞了一只不识时务蹭到她身边找食吃的老母鸡,顺势将那只脚跨在一个小板凳上,一只手支在弓起的大腿上,另一只手掐着腰,可着嗓门骂开了,嗬!老娘在广州拼死拼活挣钱,他倒在家玩起女人来了!我给你割下来,看你还怎么玩?
  砖头也一直在不厌其烦地重复着那句话:我非给他割下来不可!
  好像是,割新房那东西成了砖头和王三妮共同的奋头目标,看上去他们两个很像是同仇敌忾。其实王三妮说要给新房割下来,绝对没有给砖头当帮手的意思。王三妮这么说,那是她和新房有约在先。王三妮记得正月里她临去广州捡破烂的时候曾交待新房,说你在家好好摆弄那几亩地,花钱不用你操心,实在闲得没趣了抠抠麻将也不是不行,只准来一块、五毛的,不准来大的,一回输个十块八块的我不心疼。但你要记住一点:在家给我老实点,要是干了拈花惹草的事,回来我饶不了你,看我敢不敢给你割下来!王三妮的话是很有份量的,新房不敢不听。你放心去吧老婆,我都给你攒着,一滴儿也不往外流。新房龇着牙嘻皮笑脸地摸着他老婆的屁股说,你在外面也得把裤腰带系紧了。王三妮啪的一下打落了新房贴在她屁股上的那只手,眼一翻,说放你妈的狗屁,我整天累得半死,哪还有那个闲心?王三妮说她整天累得半死,这倒不假,可她说没那个闲心,恐怕整个石榴湾就只有新房一个人相信。
  这是腊月二十五的晌午,家家户户都在忙着准备过年用的供品,煎、炸、炖、炒,一缕缕香味从青灰的瓦屋顶上漫出来,弥漫得满村都是。砖头和王三妮的骂声一浪一浪地传出去,混进那香味里,又钻进了左邻右舍的耳朵里。有两个年轻女人听到骂声跑出了厨房,站在自家的大门口探头探脑,逮着一个小孩子就打听。接着,更多的女人在自家门口探头探脑,更多的小孩七嘴八舌地描述着。女人们很快聚在一堆,嘀嘀咕咕一阵,又急急忙忙跑回厨房在灶里续把柴禾,再急急忙忙跑出来接着嘀咕。一个说,新房这一回可是哈巴狗日骆驼,弄着大事了,砖头那个楞头青,不会轻饶他的,说不定真要给他割下来。一个说,王三妮她不是能吗,这一回看她咋收场。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