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像钓小鱼一样钓老鼠


□ 匡 民

救命呀!

手机一接通就传来这一声呼救声,我惊骇得出了一身冷汗,又马上冷静地对着话筒指示说,别怕别怕孩子,是不是有坏人撬门,不用怕,除了老爸还有110呐,你拨打没有?

老鼠——爸。孩子长出了一口气,惊魂甫定又说,老爸大老鼠,你书房里有一只猫咪一般大的老鼠,吓死我了,你快回来捉老鼠老爸。

此刻我也长出了一口气,接着又没好气地说,老爸不是老鼠,这么大孩子说话也不加标点,老鼠有什么好怕的,胆小如鼠,老鼠怕人才对。好了好了,我知道那东西腻歪人,你不看它不就得了,今天你不要上网了,把书房门关死,防止硕鼠逃遁,等老鼠回去收拾老爸,哦错了……

这只该死的老鼠,弄得我焦头烂额,甚至有些心念大乱、语无伦次。这只老鼠造访我的书房已有一个多礼拜了,它是在大雨中奋勇冲破门纱网进屋的,当时我正躺在沙发上看着一本闲书,这位不速之客进来后我还真以为是一只遭雨的小猫仔,仁厚地对它笑了笑。然而当我和一双骨碌碌乱转的鼠目对视,老鼠败下阵去落荒而逃,一头扎进了开着门缝的书橱里。直到这时我的心情还没有败坏,虽然说鼠类名声不好,但雨中来访也算有缘,期望缘尽你哪里来还是哪里去吧。我爬起来将门纱网撩起来给鼠先生留下退路,然后又躺在沙发上继续看闲书。宏观上来看,我这人属于懒散、宽容的那类人。

然而,第二天早上老鼠的劣根性暴露无遗,真如一首流行得昏天黑地的歌名那样:老鼠爱大米。这伙计吃几颗大米上帝都能谅解,可吃饱后又将咬坏的米袋中的大米叼得到处都是,一条鲜明的“米路”从厨房直通书房,又直通书橱里。看来这家伙还想安营扎寨,长期占领我的书房和书橱,我便有些哭笑不得。再看家里,茶几上的茶叶盒翻倒地上,坏掉了门的冰箱里放置的饼干、瓜子被拖到了洗衣机下,而在我干净的书案上竟发现了几颗新鲜的老鼠屎。我便有些生气:你这老鼠有点不像话了,你应该算是坏老鼠,得好自为之了。

这个坏东西!我终于愤怒地骂出了口,开始了对这只老鼠恶毒的仇恨,它爱吃大米不吃纸,却喜爱没事干了啮咬书本。那天深夜我被一阵窸窣的奇怪声音闹醒,声响来自书橱底层,我猛拉开橱门,一道黑影倏然掠过,消失在大书橱的深处,而眼前一大堆碎纸屑让我心如刀绞。咱读书人也就爱个书就好比你老鼠爱大米,你这狗东西……哦不,你这鼠东西胆敢在我辈的心头上咬一口,那就甭怪我心狠手辣要你的鼠命了。

我左手操根棍子,右手高举皮鞋,棍子在书橱里到处捣弄,要逼得老鼠出来一鞋底将其拍毙。不曾想这只老鼠快成精了,任我怎么一番折腾竟然躲在哪个旮旯里一动不动,甚至一丝动静都没有。我坐在沙发上直喘粗气,望一眼高高卷起的门纱网,心想也许这只仁厚的鼠儿心满意足早已从此撤退了。但愿如此。

天气燠热难耐,我连冲了三把冷水澡才有些冷静,终于在深夜两三点钟才迷糊入睡。我乘上“宝马”,赶回洞房,扑向水雾一样美丽的新娘……一声爆炸,我好不容易做一回梦中娶新娘的美事被惊醒了。我恼怒地鱼跃而起,摁亮灯的瞬间看到一团黑影轰隆一声滚进了书橱。厨房的味精、胡椒粉撒落一地,一瓶老朋友专程带来送我未开封的镇江老陈醋摔碎在地上,这是爆炸现场,这是老鼠这个狗东西——哦不,鼠东西,增添的新的罪证。这不是作践人吗?这不是欺负咱老实人吗?!我气冲冲地又操起了木棍,高举着皮鞋,可老鼠依然故我,可能正藏身那个安全地带对我咧嘴嘲笑。我疯了似的用棍子捣、用脚踢,可受损的只是我的书和书橱,还有我的脚。我全身臭汗淋漓,整个人感觉快崩溃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