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张富贵和他的大姨姐


□ 黄代本

  黄代本 昭阳区人,先后毕业于云南师大政教系和北大法学院,现在某中级法院工作。在《滇池》、《大家》等报刊杂志发表过评论、小说、散文,出版有文化大散文《入滇第一关》、《我的河山》以及中篇小说集《向南有大道》。系列散文《在泥鳅河流过的地方》获2005年滇池文学奖。
  
  一
  
  当张富贵在小草坝被他大姨夫刘毛狗打死的消息传到鸭子塘时,他的妻子朱小兰一下子就搞懵了,这怎么可能,不要瞎说瞎讲的,他又没有吃着哪家的。直到来给信的人将事情说得有鼻子有眼的时,朱小兰还是半信半疑的。这个砍脑壳的不是在三天前一早就在村口搭农用车到宜宾去了吗。临行的头天晚上她亲自为张富贵收拾的东西,两口子亲热了半夜,大木床也格扎格扎地响了半夜。朱小兰听见大公鸡谷谷地叫的时候,起床捅亮火,给张富贵做饭,张富贵饭没有吃多少,只喝了点水,又将她抵在火边站着搞了一阵才走,她一直将张富贵送到村口的大柳树下搭上车走的,怎么会跑到小草坝去被她姐夫打死呢。小草坝在东北,而张富贵是向北走的。朱小兰想不通,一时没有主见,嘴里一连串的不可能,婆婆经的事多,便说可能不可能你去看看不就晓得了,朱小兰安排好家务,便到村口去等班车。
  
  二
  
  朱小兰的娘家就在三里远的麻柳湾,麻柳湾在半山上,山洼里住着几十户人家,全村人几乎都姓朱,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五百年前是一家。麻柳湾村南村北都栽满了樱桃树,每到春暖花开的时候,山上的碎米花开了,映山红也开了,樱桃花也开了,粉红粉红的繁花,热烈地开放。一条飞瀑从山顶直冲下来,村里便一年四季都响着花花的水声,空气的湿度极大,即使是在火热的夏天,到瀑布下一站,便会让人感到无风的凉爽。因了这满树的繁花和四季长流的飞瀑,麻柳湾便出红口白牙的美女。朱小兰家姐妹二人。其父早死,其母带着这姐妹二人打发日月,姐妹二人长得似三月的樱桃,口感好,手感也好,让人见到便产生想摸一摸的感觉。朱小兰的姐姐朱大兰嫁到了小草坝,是小草坝嫁到麻柳湾的刘花花介绍的。小草坝虽然产天麻,但气温低,常年云横雾锁,地点相对贫寒,这里的姑娘都愿意嫁出去。农村人的婚姻大多如此,有必然性也有偶然性,只要哪家的姑娘嫁到什么地方,便会将三亲六戚及四邻街坊的儿时伙伴介绍出来。不论男女,要结婚是必然的,但同谁结婚就十分偶然了,讨着哪个都是媳妇,嫁着哪个都是男人。由于小草坝的刘花花嫁到麻柳湾,刘花花便将朱大兰介绍到小草坝嫁了家族间的堂哥刘毛狗。刘毛狗的爹当过村长,在农民的眼中,一村之长也算是有些身份的人,一村之长的儿子以及儿媳妇自然也不是一般的人物
  朱大兰嫁的相对远些,她妹子朱小兰嫁到麻柳湾附近的鸭子塘张富贵家,张富贵的母亲养了一大群鸭子,别的人家养的是几只,而张富贵的母亲养的不是几只,也不是几十只,而是几百只。只不过从几只到几十只再到几百只发展起来的,什么东西都一样,人小到大,到星火燎原时,成了气候,你不重视他也就不行了,你可以小看张富贵家的几只鸭,但你不能小看几百只鸭。每天一大早,张富贵家的鸭子从鸭厩里成群结队地出来,铺天盖地下到江里,让鸭子的主人看了感到的是气势,是底气,这种形成了产业的底气,让主人对发展才是硬道理的名言体会得十二分的深刻。没有这种硬道理,朱小兰会嫁到鸭子塘来吗?一定不会。正像朱大兰嫁到小草坝是因为刘毛狗的爹是村长一样,朱小兰也是因了成群的鸭子而嫁到鸭子塘的,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无缘无故的事情,村长和鸭子以及杀猪匠提着的猪小肠有时起的作用是一样的。当然也不能说朱大兰嫁的就是村长,嫁的还是村长的儿子,只是考虑了村长的因素;朱小兰嫁的也不是鸭子,只是考虑了鸭子的因素。朱小兰刚嫁到鸭子塘时,一个四川开烤鸭店的老板经常来张富贵家买鸭子,认为张富贵同鸭子的缘分很深,吃的是鸭子饭,做的是鸭子事,连长相都有点像鸭子。后来就干脆将张富贵带到四川去养鸭子去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