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牙印


□ 许福元

  我就不信,死猪不怕开水烫,我偏要烫它一烫。

  于是,我从响开的大锅里舀出一大瓢热水,刚要浇下去,就被金四爷制止住:你这孩子咋回事?没吃过猪肉,还没瞧见过猪跑?这是病猪,不能褪毛,只能剥皮。去!去!别添乱,该干嘛干嘛,烧火去。二秃子,剥刀呢?

  来啦,来啦!二秃子手里提着一把牛耳尖刀,小跑软颠儿就过来了。他把刀背横着先叼在嘴里,然后弯腰,一只手薅住猪的一只耳朵,另一只手拽住猪的一只后腿,将整个猪身子,往自己怀里双膝上,一提一带一抱一拧身,这头猪就离开了地上的矮方桌。二秃子喊一声:荣启,搭把手!死猪死猪真他妈的死沉死沉的。荣启赶紧帮忙去托举猪屁股,借劲使劲儿,二秃子连人带猪踮脚往上一耸,这头猪就被挂在枣树斜权上了。紧接着,二秃子嘴巴一松,刀把儿正好落在他右手上。他从猪脑门下手,只听得剥刀游走在猪身上嚓嚓嚓地响。一会儿功夫,白长鬃毛的猪皮,像一件外套一样滑脱下来。紧接着开膛破肚,下水也坠落下来了。一会儿的功夫,肉是肉,骨头是骨头,一头大公猪,就这样稀里哗啦,四分五裂地被分解完了。

  一切过程如行云流水,把我看得眼都直了。金四爷又来给我派活儿,元之,你小胳膊小腿的,快把你三叔叫过来,见面跟他少说废话。

  我三叔是生产队长,在半道上一直盘问我,黑灯瞎火地金四爷找我有什么事?我说不知道。还有谁在金四爷家?我又说不知道。金四爷正干什么呢?我还说不知道。三叔有点生气,一问三不知,小腿跑得还挺快,去抢吃死鸡肉哇!

  进了门我才说,是吃死猪肉。

  三叔一看见枣树权上挂着白茫茫的猪肉身子,就猜个八九不离十。他沉下脸儿问二秃子,你们是不是从王爷坟畜牧场东墙外冬麦地里扒的死猪?是不是和荣启用牛车拉到这儿金四爷家?是不是准备连夜煮烂了想爆嘬一顿?二秃子和荣启一齐低下头,是,三哥。

  三叔此时更虎着脸说:上午公社开的三级干部会,郭书记三令五申,今天是一九六一年阴历十月一日,今天是鬼节。从今天开始,谁也不准再扒王爷坟畜牧场墙外的病死猪。王爷坟村的社员,都吃死两口子了。怎么,上午开的会,这晚上你们就想顶杆续麻?啊,吃食堂还没吃死,倒想吃病猪毒死?是谁给你们出的馊主意?谁?

  金四爷这时才在黑灯影里搭声儿:我。

  三叔马上改口,哎哟,金四叔,敢兴老根儿在您这呢。那我也得问问您,这猪得的是什么病?金四爷慢悠悠地说,要说有病就有病,要说没病就没病。三叔说,您此话怎讲?金四爷给三叔下一个套儿:你去问许发。

  三叔一听说是许发参与了,这才放心了。许发是谁?许发是三叔的侄伙计,是畜牧场的防疫员。但三叔紧跟着说,郭书记在会上放了狠话,谁要再去扒死猪,按现行犯处理,扭送公社派出所,押送泥河看守所,生产队食堂不卖全家人饭。然后对二秃子和荣启一拱手,你们煮吧吃吧,从我这儿不会坏你们的醋。随后,做一个告辞的姿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