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印质明致刘澍的一封信



刘澍先生:
你好!你能热衷而持久地写出电影界的一些人士,来沟通影人与观众之间的相互了解与共识,这是很有益的一件事情。
长期以来,我一直反对那种将电影人或电影制作说得极端神秘或深不可测,这样使一部分人感到越来越神秘,使观众越来越糊涂,而又会使另外一部分观众越来越反感,对电影人,或者对电影、电视越来越有种距离感。我有时想奉劝那些手握笔杆的人,要多写一些对电影人、对观众都有教育意义的文章,借此满足观众对演员实际生活的了解,拉近和增加他们之间的感情交流。
演员,其实只不过是一种社会职业分工而已。社会需要文化艺术,那就需要有人去从事这方面的工作,要人从事文学写作、导演工作、音乐工作、拍摄工作、表演工作,还有舞蹈、歌唱、演奏、指挥、作曲等等,这只不过是社会分工,和其他社会工作的意义完全一样,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是在为人民制造精神食粮。
有些记者在采访我的时候,大都要我谈谈拍戏时的花絮,这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有些事情确实想不起来了,想起来的是无非《铁道卫士》中把追火车放在最后拍,是怕万一演员摔伤而影响了拍戏的进度。演员万一摔伤了,可以住院治疗,摔不着则皆大欢喜。再有一场“夜思”的戏,是在黑暗的办公室里,高科长独自一个人吸烟思考问题,不要灯光,要借吸烟的火光一闪一亮,来照射出高科长思考时的状态,这样演员就得自身带着灯,把灯泡用胶布粘在演员拿烟的手心里,一吸烟,左手就打开电门开关,使灯泡发亮,效果就出来了,同时,演员的身后还要背上两个一米来长的电池桶。我当时开玩笑的说:“这哪里是演戏!纯粹是杂技表演。”
还有些记者问:“您演了那么多戏,你最喜欢哪一部?”我经常讲,我几乎没有什么满意的戏。
“您为什么一连演了那么多的侦察员?所以,观众对您又有‘银幕上的侦察员’的美称。”
选我演什么,那完全是导演的考虑和安排。当时,我演的《神秘的旅伴》、《虎穴追踪》、《国庆十点钟》,都已是经过几个人试镜头才定下由我来演的。再有,也许是导演和观众都有一种习惯势力,或先入为主的概念,他们就觉得你像。
还有的记者希望我较全面地介绍一下自己,这可难坏了我!谁看你那喋喋不休的流水账?最好简练些,结果,我想了个自我介绍的方法,不妨写给你——
我与亿万百姓一样,同属草民,热爱艺术,珍惜时间,感情真挚。
喜——自由,怒——欺弱,哀——心死,乐——交谈,爱——读书,恶——浪费,惧——愚昧、专横。
我有很多缺憾,但努力追求完美。
我喜欢和平头百姓交往,因为他们是影视艺术的基本观众,也是我们应该服务的对象,而作为影视的编、导、演,都应该熟悉他们的生活、经历、心态,感知他们的爱与恨、所思所想。至今我仍与这些观众保持密切的往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