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图兰·朵之呼麦(中篇小说)


□ 郭雪波

  老歌手想将自己的呼麦歌唱艺术传给儿子,儿子拒绝。老歌手绝望之际,一个蒙古族少女走近了呼麦,学习了呼麦,最终成就了呼麦。这是一篇充满蒙古族风情,生活气息浓郁、富于艺术魅力的小说,值得一读。

  上世纪90年代,美国人莱顿从“图瓦”国带走三名牧马人来到美国加州,从此一种匪夷所思的人声艺术惊世出场,震撼了整个西方声乐界。那就是蒙古人的歌唱艺术“呼麦”,被称为真正的天籁。如今,中国已把蒙古民族原生态“呼麦”艺术,列入受国家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为记。

  一

  黄昏时分,风把太阳赶进西边的草窝之后,空阔的草地就安静下来了。

  不经意间,从四处悄悄漫上来一片白蒙蒙的东西,裹住了阿润娜和她的羊群。

  噫!下雾了吗?阿润娜伸开五个手指头,往空中轻轻抓了一把,拿到鼻下闻了闻,就像是摘下一朵崖上花儿,然后欣喜地叫起来,潮潮的,啊,潮潮的——她接着伸出双手轻轻捧住那潮潮的雾,往自己被五月的干风吹皲裂的紫红小脸上拍,一下又一下,就如城里女孩往脸上拍香香的雪花膏一样。

  潮润的雾,把姑娘的俊脸滋润红了,进圈趴下的羊儿们也都仰起鼻孔,贪吸着变潮润的空气。阿润娜对那只喂羔的老母羊说,吸吧,吸吧,来了雾就会来雨,到时你们还可以洗洗身子呢!咯咯咯。

  透过朦朦胧胧的雾,她又听见了那个声音,微妙的、说不上来的、怪怪的声音。关了羊圈栅栏门,她驻足谛听。

  声音就来自前方不远处的一间旧土房,那是村上废弃了很久的文化室。几天前“苏木-达”——草原上这么称呼乡长,开车送来一老一少父子俩安顿在那里住下,当时她想过去看看,却被阿妈拦住了。阿妈吓唬她说,可能又是城里来的坏人,别去。她歪着头问,城里坏人?阿妈说,是啊,忘了去年那土屋来了两个收羊毛的?临走时用两张假百元骗走了满达大叔家祖传的古瓶子?她不解地自语,坏人为什么老往我们草原上钻呀?一旁的阿爸摸了摸她头笑说,傻丫头,别听你阿妈瞎叨叨,苏木-达说了,咱们草原是百宝箱,东西拿不尽!又是大熔炉,来什么炼什么,呵呵!

  她就呆呆地站在那里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那个百宝箱藏在哪里,大熔炉又搭在草原的哪旮旯。

  阿爸阿妈去镇上送羊皮,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一人呆在家里没意思,于是她的脚步就被那个奇特的声音牵引着,就如小牛犊被母牛的奶房牵引一样,慢慢走向前边那座老土屋子。

  昏暗的灯光,从旧毯子做的窗帘垂缝里闪射出一条线,阿润娜的目光就沿着那条线透进去,顿时吐了吐舌头,险些踩翻垫在脚下的砖头。屋地下,站着一个50出头的老头,长发白须,手里拎着一根秃了把儿的马鞭,冲一小伙子吼叫着什么,可是嗓子沙哑吐字不清。一旁木桌上堆着一摞书籍手稿之类,桌边还立放着一把马头琴。地下的那个小伙更可乐了,仰身躺在一条翻过来放的四条腿长凳上,头枕着凳子腿的子,头下边还垫了几块砖,脚底下也垫着很高的砖,整个身体弯如弓形,然后,憋红了脸从被挤扁的嗓子眼里发着怪声。“唔儿——哇儿——”,那声音怪怪的,低哑的,跟她家老绵羊被挤在崖缝里发出的声音差不多。那老者总是不满意他的发叫,训斥说不对不对,急了还扬起手中鞭子轻抽他,命令他再发叫。一遍又一遍,不停地重复着那个似是狼的低吼,又跟绵羊挨刀前的哭声差不多的喑哑而受挤压的颤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