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船坞上的铁


□ 徐 岩

  当人们意识到春天来了的时候,野花正开满北江的南岸。远处看不到冰雪的痕迹了,更看不到群居的江鸥的走向,一些事物随着季节的变迁,也迅速地脱离了一切。
  老黄站在船坞上等送菜的师傅来,他每天早上都是这个样子,腰上系着灰色的围裙,手上戴着白线手套。夜里加班的疲惫照常写在脸上。老黄的脸上有太多的褶皱,也就是皱纹,一条一道地布满他的脸颊,像他一生匆匆走过时留下来的记号,很是完美,那种沧海横流般的完美。
  船是一艘大船,两层高的举架,白色的船身,庞大的身体侧卧在江岸的青草上。在老黄看来,这船曾经辉煌过,在涛涛的江水中劈波破浪,就像他老黄年轻那段时光,在八岔的青石滩地当鱼把头,不也是驰骋甲板、吆五喝六吗?
  岁月催人老,如水迅急流去一般。老黄转眼之间竟成了守船的人。去年年根上,堂弟黄怀志问他愿不愿意帮他看船时,他想都没好好想一下就答应了。他知道堂弟黄怀志的船是一条花十几万元钱从外地买回来的废船,已经不能下水航行,但他还是答应下来。毕竟是生活在船上,咋也比生活在泥屋里要强:感受是不同的。
  老黄站在船坞上,等送菜的师傅刘菜园子给他送两天的新鲜蔬菜。无外乎有茄子、辣椒和土蒜、大葱、鸡蛋之类的家常菜,多半是大棚里扣出来的。打老黄扛行李卷给堂弟黄怀志看船时起,黄怀志便跟手下人交代了,工钱是讲妥当的,在吃喝上别亏了我堂兄,鱼把头出身,当年百里江堤上也是个人物。
  黄怀志的手下人就找了乐业村的大棚户刘菜园子,嘱咐他每天往船坞上送菜,再给船上送了两桶烧酒,附加一些肉块子,算是给老黄弄好了生活。
  船是黄怀志买回来夏天里派用场的,重新修缮之后,拖到江边上开饭馆。经营江水炖江鱼,生意自然红火。可冬天冰雪封江之后,饭馆的生意也跟着停下来,船就由老黄来看。在后舱的一间屋里生个小火炉子,搭个地火龙,床板就是热乎的了。沿江岸并排泊着大小十几条船呢,都抛了锚歇冬。
  老黄的生活算是充实的,他一边替堂弟看船,一边自己动手编渔网。多少年过去了,他还是放不下手中的这份活计,并不是他想挣那一份钱,而是江岸上十里八乡的很多个网滩鱼亮子打鱼的兄弟们都认他编的网,付钱买了网后就四个字:结实好用。其实,这话说起来一点儿也不假,老黄在江边上打了十七年鱼,光鱼把头就当了整整十年,修船补网那是他的拿手好戏。
  老黄编渔网是有技巧的,他选的鱼线绳跟别人的不同,细而不滑,一色的用麻油浸过,结起来不脱扣也禁得起江水的腐蚀。从鱼亮子退出来之后,他原本是不想再编网了,可各网滩那些弟兄们不饶他,往往是隔三差五就借着给老把头送鱼吃的名义,买好网线给他送过来,说今年水大,网就费,该添新网了。抹不过面子,只好把活计揽下来,反正也是闲着,编了网交付的时候,人家还给些钱,就应下吧。
  老黄打了那么多年的鱼,原本是有些积蓄的,可偏偏贪上个败家的儿子,讨债鬼般从他身上挖走了那些血汗钱。老黄的儿子在县城里开了家小型游戏厅,因经营不好没到半年就赔了本。别人又串通他开饭馆,说就开那种鱼村,凭你老爹当过鱼把头的关系,去鱼亮子收购鱼不成问题,城里吃馆子的那些人吃过一段时间便啥都会吃腻的,杀生鱼却是热门,一准儿挣钱。老黄的儿子信了,又四处张罗钱开饭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