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那山那人那片情


□ 高国镜
那山那人那片情
作者:高国镜


  外甥对舅几多情,红花绿鸟黄蜻蜓。
  ——童年的歌谣
  
  大自然也许知道小舅爱花,所以当他踏着清明的脚步驾鹤西去时,京西的山坡上正春花烂漫;我也知道小舅爱花,因此在那个欲断魂的早晨,我采下院子里昨夜才绽放的鲜花,去那个人人都不爱去的八宝山公墓给小舅送行。那院中的樱桃花和玉兰花恰在此时开放———也许小舅再也看不到我给他送的花了,但花儿却能寄托哀思,传递真情。但对小舅的悼念之情,实在不该来得这么早啊。在几个月前的除夕夜,我还在电话里和他说了许多话;在几天前,听说他还抱着我给他刻在铜牌上的诗,念叨着远在云南采风的我。自云南回来后,我总想着马上去看他,可又不愿面对他被病魔折磨过后的面容;我甚至幻想,待他出院以后,再去看他吧。哪承想,小舅没等我到他病榻前,就离开了人世———我没能见到他生前的最后一面,这自然给我留下了终生的遗憾;以至随后的几个月里,小舅的影子总是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哪怕是见了一花一草,一朵云彩一只鸟,我都会联想到小舅的音容笑貌———我们之间那份亲情和乡情,总像一枝花儿,一只鸟儿,在我的心头摇曳着、绽开着,萦绕着、飞翔着,那花儿和鸟儿都含着、衔着,含着、衔着我对小舅深深的思念之情。
  小舅是个平凡的人。而在我儿时的心目中,小舅可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啊。小舅16岁时从故乡的小山沟里走向北京这座大城市,直到66岁又魂归京西的山野———这段生涯恰恰是50年,半个世纪。小舅的童少年应该算个苦孩子,五岁丧父,后又险遇恶狼,又险些抛坡身亡;又赶上日本鬼子进村烧、杀、抢,姥姥家的房子都被烧光了,两群羊都被赶走了。当时简直没了活路。但小舅又得算那个时代或那方土地的幸运儿,他高小毕业就考入了北京国际邮电局,照他唱歌是“从草原来到天安门广场”。建毛主席纪念堂前,他的工作单位就在前门楼子一侧。小舅开着小车,为大使馆送了几十年邮件,小舅还会说多国外语哪;好多老外也会叫我小舅的名字小韩、韩庆山。小舅去世后,外国友人为他送了花圈和鲜花。这是因为小舅生前,曾经临时奉命运送一大轿车外国客人,不料途中突遇险情,他凭着机智和勇敢,在千钧一发之际,不顾自己的安危,从而保住了几十名外宾的生命安全。外国友人称他是好样的,为他送去了鲜花。是的,小舅在他40多年的工作历程中,得到了无数朵先进工作者的鲜花。而今他去了,人们给他送去了似乎比生前还多的鲜花,那朵朵鲜花包含的是对他这个大山的儿子的一片怀念之情。而我这个晚辈送去的一束小花,却带着一缕缕挥之不去的亲情。要说给小舅送花最多的,还得说是京西的大山哪———那恰在此时开放的山花,不就是献给小舅的一个个巨大花篮吗。回望今日的花山,我的眼前不禁浮现出儿时和小舅攀登在故乡的花山中的情景。
  小舅爱山。每回到家乡,我总跟着小舅,满山的转哪。春天里,那山桃花、山杏花、山樱花,顶着亮晶晶的露珠,或是披着金灿灿的阳光,把我和小舅带入如云似霞的花海里;秋天里,山上各种的叶子都变红变黄了,色彩斑斓的,把我和小舅带进一个层林尽染的童话世界。记得小舅给我买过一个望远镜,我就拿着那望远镜,往山头上一站,看山,忽悠一下,忽悠一下,远远的山就扑到我面前来了,吓得我一激灵一激灵的。小舅就指着那一座座远山近岭说,那红金坨的山形像天坛,黄草梁则像天安门城楼;那六月还披着白雪的灵山,有点像北海的白塔……那一刻也真是相看两不厌,只有故乡山哪。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