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医药医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胡之璟治疗崩漏的经验


□ 胡金泳

  胡之璟(指导)
  关键词 崩漏 临床经验 胡之璟
  家母胡之璟老中医,从事临床40余年,幼承庭训,深得家传。既有深厚的理论基础,又有丰富的实践经验,特别对崩漏的治疗,深有体会。家母常说:“崩漏一症,病因多端,病机复杂,每气血同病,阴阳失调,本虚标实,寒热错综,累及多脏,但总不离冲任损伤,经血失约,非时而下,简言之,惟虚实两字而已。然虚有气、血、阴、阳之分,实有热、瘀、郁、湿之别,况临床每多虚实夹杂,相互影响。至于崩漏的治疗,应当遵从‘急则治其标,缓则治其本’的原则,‘先止其血,以塞其流’,然后按‘止血、消瘀、宁血、补血’四大法则调理之。所以见血当治血,留得一分阴血,便有一分生机,但‘离经之血,虽清血、鲜血,亦是瘀血’。故在止血塞流的同时,应当佐以化瘀之味。有瘀血而一味固涩,则闭门留寇,后患无穷。瘀血不去,新血不生,血不归经。然无瘀而化瘀,正气更伤。临床务必仔细辨识,免犯虚虚实实之戒。”今撷其验案数则,介绍如下。
  案1:王某,37岁。2005年8月15日诊。平素喜食酒辣,月事超前,量多期长,色鲜质稠,潮热颧红,时有头晕目眩,梦纷盗汗,赤带绵绵。这次行经2天,为琐事烦怒,突大量出血,其势若崩,伴烦躁胸闷,口干欲饮,小便热赤,大便秘结。舌红、苔薄黄,脉弦数。证属阴虚血热,肝火内灼,迫血妄行。治宜滋阴凉血,泻火清宫。生地、玄参、旱莲草、仙鹤草、龙骨、牡蛎各30g,紫草、地榆各15g,焦山栀、丹皮、大黄各10g,绿萼梅6g。3剂。先煎龙牡,后纳诸药,频服温饮。药后大便通畅,其火得熄,其崩亦止,诸症好转。继小其剂,加减出入,以资巩固。
  按:阴虚生热,虚火妄动,营血沸溢;情绪过激,肝火内灼;膏粱厚味,胃中积热,均可使血海不宁而迫血妄行,则崩作矣。经曰:“阴虚阳搏谓之崩”。又说:“天暑地热,则经血沸溢”。明确指出崩证之因,乃阴虚血热,故治当滋阴凉血,清宫止崩。方中生地、玄参、旱莲草、紫草、地榆滋阴凉血,焦山栀、丹皮、大黄泻火宁血,龙、牡、仙鹤草潜阳止血,绿萼梅疏肝安冲,而无香燥之弊,用药切中病机,故取效亦速。
  案2:何某,18岁。2005年11月3日诊。月经初潮2年来,常先后无定期,经量多时若崩,时而漏下不净,这次淋漓已逾旬日,质稀色淡,面色无华,胸闷头昏,肢软欠温,食欲不振,倦怠懒言,动则汗出,腰酸便溏。舌质淡红、边有齿痕、苔薄白,脉细无力。证属禀赋不足,脾肾两虚,冲任摄纳无权。治宜健脾益气、补肾固冲。固本止崩汤加减:黄芪、熟地、仙鹤草各30g,党参、白术、山药、乌贼骨各15g,茜草、萸肉、血余炭各10g,炮姜、炙甘草各5g。5剂。药后血量渐减,尽剂而愈。后以金匮肾气丸、归脾丸巩固。
  按:此患者初潮偏迟,先天肾气不足;纳呆倦怠,肢软便溏,后天脾运失调。脾肾阳气虚弱,命门之火不足,不能蒸腾化生,统摄无权,冲任不固,则血不循经而崩漏作。方中参、术、芪、草甘温益气,振奋脾阳,生血摄血;炮姜补火生阳,阳回则气固;熟地、山药、萸肉补肾养阴以和阳;加仙鹤草、血余炭、乌贼骨、茜草补血止血而不留瘀。全方融益气、补火、养阴、补血、化瘀诸法于一炉,共奏甘温助阳、固本止崩之功。
  案3:陈某,47岁。2005年6月25日诊。患者月事4月未行,自以为可能已绝经,亦未在意。昨日因故烦怒,突然月经来潮,量多色紫夹瘀块,小腹胀痛,口苦烦渴。舌质黯红、边有紫点、苔薄腻,脉沉弦。证属肝郁化热,瘀热扰动血海,血不循常道而妄行。治宜疏肝解郁,化瘀宁血。血府逐瘀汤加减:当归、生地、白芍、益母草、花蕊石各15g,枳壳、焦山栀各10g,柴胡、川芎、三七、大黄炭各5g,失笑散(包)20g。3剂。药后心情平静,血量渐减,诸症好转,后稍加调理而安。
  按:肝藏血,主疏泄,肝气不疏,久郁化火,扰动血海,冲任失宁,血内溢而崩漏作。又气为血帅,气行则血行,气滞则血瘀,瘀血阻滞胞络,血不循常道而妄行,亦可引起崩漏。故治宜疏肝解郁以定其心,化瘀宁血以安冲任。方中四逆散疏肝解郁,四物汤养血宁血,余药有清热化瘀止血而无留瘀之功。治此类证,除对症下药外,心理疏导亦很重要。
  注:本文中所涉及到的图表、注解、公式等内容请以PDF格式阅读原文。
  
本文原文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