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魔山.勾引.情歌


记得大学毕业,同学在互道珍重的同时,更多是对自己未来的希冀。是啊,从幼儿园到大学,我们终于完成了学校教育,长大成人,要步入社会,开始自己的“远大前程”了。可是,对汉斯·卡斯托普来说,离开大学校园,却是人生成长的开始,汉斯·卡斯托普是德国作家托马斯·曼的小说《魔山》里的主人公,魔山是位于瑞士阿尔卑斯山上,一家名为山庄的肺病疗养院,山上大雪覆盖,景色秀丽,但在小说里,山庄却充斥着神秘、疾病、死亡、爱欲和颓废。刚刚大学毕业的汉斯,在即将赴任汉堡一家造船厂的工程师之前,因为表兄约阿希姆·齐姆逊在阿尔卑斯山上的山庄里疗养,他前去作一次短暂的探望,却不料因此误入魔山,染上肺病,在山上一住七年。
  魔山,自有其令人着魔之处。在汉斯·卡斯托普呆在山上的七年时间里,他接受了以往学校教育无法提供的教育,完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成长。难怪译者杨武能先生要把魔山称为“教育特区”。《魔山》也成了现代派“教育小说”的扛鼎之作,魔山以其不可思议的魔力,反证了传统教育的单调与苍白,展示了世界的多样、复杂、神秘和感性,从而还原了教育要面对复杂世界这一主题。
  回想一下我们所接受的学校教育吧,园丁们用自以为是的真理和知识塑造我们,“政治正确”的思政课程、“题海战术”的奥数课程、“哑巴英语”的考级课程,把我们修剪成矫揉造作、以欹为美的病梅。而魔山,则还原了被学校园艺教育所遮蔽的那个世界——那个我们必须要去直面的真实世界,那里充满了苦难——疾病、死亡、绝望和灵肉的挣扎。小说借那个“形式是逻辑,本质是混乱”的纳夫塔之口,说出了那个你“不可能分清哪里是上帝, 哪里是魔鬼, 哪里是死亡, 哪里是生活”的,和以理性的人文主义者自居的塞特姆布里尼眼里完全不同的世界。魔山上的居民,来自不同国家,不同民族,讲不同语言,有着不同哲学思想和生活观念。激情而意气的青年军官约阿希姆,长年开着一个大谈爱情与疾病和死亡的微妙关系的讲座的克洛可夫斯基博士,风情万种俄罗斯女舒舍夫人,在爪哇发了大财的种植园主皮特·佩佩尔科恩,他们都要共同面对同伴因结核病菌的热度,而散发出不正常红色的脸。颓废就像结核病菌一样滋生,把山庄发酵成一座病态的伤城。
  不要以为伤城只会出现在阿尔卑斯山上那座虚拟的山庄里,看看我们现实中的世界吧。那些来去无踪的非典、禽流感、猪流感、甲流病毒,灰暗的天空,混浊的空气,发黑发臭的河流,冗长沉闷的会议,今天天气哈哈哈的乡愿,“我只是来打酱油”式的隐语,原以为只在中世纪和电影里才会出没的海盗,“最可爱的人”曾经战斗过的半岛上的核子危机,还有华尔街的贪吃蛇和美利坚合众国的次级贷款……够了,难道这些还不足以说明这个病着的世界吗?可是,行色匆匆的人们,依旧带着黑眼圈和倦容,拎着用薄塑料袋打包的早点,义无反顾地奔赴这有毒的世界,就像山庄里的人们——更像瓦普吉斯之夜的男女妖精似的纵情狂欢,夜以继日地跳着死之舞。我们身陷有毒生活的诱惑而无力自拔,小说中汉斯无法抗拒舒舍夫人的身体的诱惑,因为她长着一双朦胧的令人销魂的眼睛。现实中,这“鞑鞑人的眼睛”式的诱惑真可谓是无处不在,它引诱经济学家成为资本的代言人,引诱律师成为黑社会的代言人,引诱医生成为红包的代言人,就连向来清高的教师,也被职称、学位、论文、评奖所引诱,斯文扫地不说,有的甚至去跟魔鬼订约,这世界怎能不病得太深?这一切都提醒着我们,不要再继续鸵鸟式的教育了,教育要直面现实世界的多样和复杂——鲜花之外,还有疾病、苦难和诱人的恶之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师道》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师道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