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走进“农奴”悲惨世界


□ 崔斌箴


1959年,在平息西藏上层反动分子的武装叛乱之前,西藏依然存在着令人恐惧的农奴制度。农奴主将农奴视为私有财产,肆意鞭打辱骂,甚至把他们剥皮做鼓,剁下手脚做法事,晒干头骨点天灯……1963年,八一厂拍摄了故事片《农奴》,把农奴悲惨的生活搬上银幕,震撼了无数观众,成为反映旧西藏最有影响力的影片。

剧本有四个名字

《农奴》电影剧本的作者是黄宗江。在同时代文化人当中,黄宗江是极富传奇色彩的一位杂家。他读过燕京大学,痴迷演剧,当过水兵,写过剧本、散文,还做过文化使者。担任八一厂编剧之前,黄宗江就因创作《柳堡的故事》、《海魂》而扬名影坛。1959年,平息西藏上层反动分子的武装叛乱后,黄宗江便开始酝酿《农奴》剧本。他先后四次去西藏体验生活,最长时间可达半年,采访了许多翻身农奴。西藏的生活使黄宗江感触很多,总有一种创作冲动,但是一直没有找到突破口。有一天,黄宗江看了一个叫《强巴的生活》的活报剧。戏虽然有点粗糙,却非常朴素亲切。台上在演戏,台下许多观众都哭倒子。黄宗江从这个戏里找到了创作灵感,他决心把酝酿了许久的剧本写出来。
回到北京后,黄宗江开始构思剧本,又苦于找不到令人震撼的线索。一天,他看到报纸上的一条报道一个农奴被农奴主砍伤了,解放军立刻用飞机送他来北京抢救。直觉告诉黄宗江这是个好素材,他立即去医院采访。农奴的话不多,但有一句说的很动情“我现在的手是人的手,现在的脚是人的脚了!”原来农奴入院后,护士细心地把他的手脚洗得干干净净,这是他生平的第一次。黄宗江震撼了,“农奴连自己的手脚在农奴制下都不是自己的,只有解放了,农奴的手脚才成了自己的。”《农奴》就是表达这种变化,旧社会使农奴成了哑巴,新社会让农奴开口说话,要“于无声处响惊雷!”基本线索定下来,黄宗江前后共写了五稿,光是剧本名字就有《装哑巴传》、《强巴的遭遇》、《铁匠与哑巴传》等三、四个。最后,才定名为《农奴》。

导演的三次拍板

八一厂厂长陈播看完剧本,觉得《农奴》是个能够出彩的选题。他找到因拍摄《回民支队》而名扬影坛的年轻导演李俊说:“你拍过《康藏公路》,对西藏比较熟悉。我们决定这个片子由你来拍,争取成为国庆15周年献礼片。”李俊把剧本扫了一眼,感觉不错,就应允下来。
1963年2月,《农奴》摄制组正式成立,厂里从物质上给予了大力支持,可以使用当时最先进的东德艾柯发彩色胶片。但是摄影韦林玉提出采用黑白胶片,他认为:“黑白胶片最能够展示出凝重的基调,而且黑白片也有一种历史沉重感。”摄制组的一些同志觉得:有进口彩色胶片不用,偏偏采用黑白胶片,正如有成桌宴席你不吃,偏偏吃那街头大排挡,有出风头之嫌。李俊经过深思,决心采用韦林玉的意见。1953年,他到西藏拍摄纪录片《康藏公路》时,对那里的社会生活深有感触。那时,农奴的生活往往给人一种黑色的感觉,农奴主的楼房一般是三到四层,顶层是农奴主的卧室,二层是仓库,最底层才是牲口和农奴的住处,黑暗潮湿,光线昏暗,农奴的心情也十分压抑沉重,况且,主人公强巴深受农奴主的欺压,长时间不开口说话,进行“无言的反抗”。在“哑巴”的世界里,黑白更符合强巴的情绪。而且黑白胶片可以实现一种反差感,农奴主和农奴是两种人、两种生活、两种概念、两种命运,是一种天上地下的差别。后来证明采用黑白胶片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影片实现了一种黑白审美的突破。当时的两部黑白片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一个是北影的《小兵张嘎》,再一个就是《农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